X
第0846章 作死

神秘學研究社。

窗戶被厚厚的紫色窗簾遮擋, 即使是白天也特意營造出昏暗、神秘的氣氛。

黛西與金妮弗臉上帶著濃厚的黑眼圈, 走進社團大門。

“兩位, 請問有什麼事?”

一名女社員迎接出來, 詢問道。

“我們……”

金妮弗望了望周圍, 聲音不由變低了一點。

“我們遇到了麻煩, 想來尋找一些建議, 神秘學方面的!”黛西連忙回答。

“是要占卜解密麼?剛好……安菲學姐在這里, 她是我們這里有名的占卜家。 ”

女社員笑了笑, 將金妮弗與黛西領到一間房屋之外:“學姐就在里面。 ”

金妮弗與黛西推門進入, 看到屋內擺設十分簡單, 兩張相對的沙發,

中間的紅木桌上鋪著黑色的天鵝絨, 上面有一顆巨大的水晶球。

四面的墻壁用了吸音材料, 懸掛著浩瀚的星圖。

“果然……上次見面的時候, 我就有著預感, 我們會再見的。 ”

安菲換上長袍, 笑吟吟地望著她們兩個。

‘這是神棍吧?’

金妮弗心里翻了個白眼。

如果不是真的遇到了很大的麻煩, 甚至心理醫生也無法解決, 她肯定不愿意聽黛西的建議, 尋找什麼占卜師的啟示。

“請坐, 想要茶還是咖啡?”

安菲伸出手, 請兩人在沙發上坐下:“有什麼我可以幫助你們的麼?”

“是的, 我們需要幫助!”黛西雙手握著茶杯, 眼袋很深重:“……聽說過前幾天發生在榆樹街的命案麼?”

“好像有這麼回事……”安菲表現得并不太吃驚。

畢竟聯邦的治安一向不怎麼好, 加上繁重的壓力, 槍擊案時有發生。

“我們兩個是當事人, 親眼看到了……怪物!”黛西聲音顫抖, 連金妮弗也不由緊了緊身上的衣服。

“哦?什麼樣的怪物?”

安菲身體前傾, 眼睛放光。

“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個男人跟一個女人, 但卻能隱形, 只有鏡子中才能看見他們的倒影……而那個男人, 在死亡之后, 尸體立即腐朽, 數秒之內就變成了一具白骨……沒有親眼見到那一幕, 你一定不會相信的。 ”

金妮弗苦笑著回答。

事實上, 最后警方似乎將這件事當成了某個惡作劇, 這也是她們兩個能很快回到校園的原因之一。

“你們被嚇壞了?睡不好覺?”

安菲望著桌上的水晶球:“有沒有想過去看心理醫生?”

“不, 那絕對不是嚇壞了。 ”

黛西與金妮弗連忙搖頭:“自從那晚之后, 我們總會遇到一些很奇怪的事情……在鏡子中看到可怕的人影……或者出現幻覺。 但是……跟真的一樣, 嗚嗚……”

黛西最后有些精神崩潰的哽咽。

“我明白了, 你們應該是被某些邪物糾纏上了……古書《阿克多箴言》上有著記載, 遇到邪祟, 不得接觸、不得直視、不得理解……”安菲很有自信地道:“你們那天的確遇到了‘邪物’, 受到了一點污染, 需要進行‘凈化儀式’!”

“凈化儀式?”

金妮弗與黛西不知道安菲實際上也是個普通人, 聽她說得有理有據, 真的相信了。

“是的, 一個很簡單的凈化儀式, 只要洗去你們身上沾惹的‘氣息’, 其它的靈異就不會再找上你們……”

安菲心里激動, 裝得很有自信。

畢竟, 這可能是她接觸的第一起真正的超自然事件!

不知道如果金妮弗與黛西知道這個真相, 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那麼, 怎麼進行儀式?”

金妮弗連忙問道。

“用水晶祈禱法, 我將利用這顆水晶球, 與污染你們的‘存在’進行溝通與安撫……”安菲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實際上, 她并不知道凈化儀式, 這個流程是另外的古籍上介紹的, 一種溝通‘靈異’的辦法。

是的!她根本就沒有除靈的能力, 只是想見識一下真正的‘靈異’!

“現在, 配合我!”

安菲神情肅穆:“望著這顆水晶球……回想起那晚你們見到的那一幕, 回想起那種感覺……我會幫助你們的。 ”

在她有些迷離的聲音中, 金妮弗與黛西不需要刺激, 腦海中的記憶就清晰浮現。

那明滅不定的燈光, 破碎的玻璃, 當中搏斗的黑影……

以及充滿血腥的味道, 持著匕首的女人……

最終, 畫面定格在了被割喉的男人跪倒在地, 飛快變成白骨的那一幕!

僅僅只是回想, 金妮弗與黛西的身體就不可遏止地顫栗起來。

“是真的!”

通過水晶球的‘共感’, 以及一些亂七八糟的儀式, 安菲卻似乎真的感受到了那種恐懼, 激動得身體不斷顫抖:“我終于見到了一起真正的靈異事件!這下子, 羅德再也不能嘲笑我了!”

“那污染之靈啊, 以我安菲之名義, 命令你……顯形吧!”

看到穩定的‘連接’已經建立, 安菲灑了一把白鹽。

滋滋!

地面上, 一層白色的鹽層被分開, 驀然多出一個清晰的腳印。

滋滋!

房間內的燈火一下明暗不定,

似乎接觸不良。

安菲不知道, 她這種半調子的‘靈異愛好者’, 學會了一點粗淺的技巧就亂用, 是最為致命的。

原本, 金妮弗與黛西身上的‘影響’, 伴隨著時間的流逝或許會漸漸消散。

而她的做法, 則是‘通靈’!

通靈‘污染’她們, 或者不知名的, 卻愿意回應的存在。

這樣子出事的概率幾乎是百分百!

原本普通人無法支撐真正的‘儀式’, 但金妮弗與黛西的遭遇, 她們本身的‘鏈接’, 則是提供了‘引子’與‘靈性’。

在不斷作死與巧合之下, 各種條件終于湊齊了。

燈光猛然一暗。

等到再次閃爍的時候, 密封的房間內忽然多出第四個人!

一個穿著黑色風衣, 臉龐腐爛的男人!

被召喚而來的惡靈!

“啊!”

女生的尖叫劃破了占卜室的靜謐, 卻沒有傳遞出去, 似乎這里已經被分割成了兩個世界。

“幽……幽靈!”

安菲也尖叫了起來, 臉色蒼白, 感覺心臟被狠狠地揪起。

‘遭了!’

金妮弗看到這一幕, 徹底陷入絕望:‘這女人是個騙子, 她根本無法驅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