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454章 反應

德拉貢王國。

王都。

一則消息飛快在貴族沙龍與酒館中傳播。

龍女王的老師, 屠龍者——蘇魯·波特利歸來!并且準備于王都舉行一場祭祀儀式!

這得到了女王的大力支持, 調動直屬的軍隊為其保駕護航, 由此引發了一系列的軒然大波。

某個貴族集會內。

“女王是認真的麼?”

一名白發老者端著葡萄酒杯, 神情凝重。

“一場萬人級別的祭祀, 太可怕了, 絕對不能讓她做到。 ”

旁邊一名臉上涂了厚厚的白色粉底, 猶如病鬼的青年貴族尖叫道。

“但是……屠龍者方面。 ”

與會的貴族十分遲疑。

下一刻, 一個年輕的騎士沖進會場,

急促道:“不好了……女王的宮廷法師與劍士突襲了幾個莊園, 將洛克大師、黑魚大師紛紛逮捕!”

這幾個都是貴族支持的四階職業者, 可以說是他們在王都的最強力量。

但現在……竟然被直接拿下?

所有貴族額頭不由浮現出冷汗, 知道了女王的決心。

“看來……是無可避免了。 ”

年老貴族起身, 環視周圍一圈:“暫時的蟄伏, 是很有必要的。 ”

面對龍女王與屠龍者聯合起來的王權, 哪怕是貴族聯盟, 都要暫時退避。

……

“儀軌也完成了。 ”

高空中, 蘇魯靜靜俯瞰著王都。

在王都中心的廣場位置, 一個巨大的祭壇已經搭建, 并且在王都周圍, 有自己布置的儀軌。

除此之外, 大批軍隊有條不紊地進入王都, 維持著秩序, 一些準備也在進行中。

“儀式的時間, 就定在今天的黃昏。 這種速度, 已經是最快了……不知道哪一方會先反應過來?”

蘇魯目光似乎望到了城內的大地母神教會。

對于這個主流信仰而言, 自己要做的事情, 無疑是很大的挑戰, 簡直是原則問題, 無法原諒!

他向前一步, 已經來到了教堂上空, 靈感蔓延而下。

……

教堂, 議事大廳內。

“女王這是要撕毀一直以來與教會的默契麼?太過份了!”

諸多被召集來的主教議論紛紛, 全部都望著主座上教宗大人。

大地母神在此世界的教宗, 赫然是一名面目普通的中年女性, 一看就令人感覺溫柔與和藹。

但此時, 她緩緩站起身, 表情肅穆:“這是對吾主的褻瀆, 這次儀式必須被破壞……我要你們去向神的信徒宣布, 這是邪神的儀式!”

貴族們可以讓步, 但教會在這方面絕對不行!

哪怕明知必死, 哪怕是以卵擊石, 也不得不如此!

“可是……龍女王與巨龍……還有軍隊。 ”

一個主教躊躇開口:“我們在城內的武力, 連女王軍隊都對付不了……而據我所知, 教會內部的超凡者, 還沒有晉升【變形德魯伊】的, 屠龍者方面……”

他話還沒有說完, 就看到教宗冷冽的目光, 以及周圍教友或同情、或厭惡的面孔。

“多倫主教, 我懷疑你對吾主的虔誠!”

教宗擺擺手, 兩個武力部的騎士直接進來, 將他拖了下去。

“多倫主教將會受到信仰的審查……”

教宗緩緩宣布, 而所有人都知道, 這個主教完了。

一時間, 所有人都噤若寒蟬, 不敢再說什麼。

“教宗大人!不好了。 ”

就在這時, 敲門聲響起, 一名黑袍主教起身, 出去片刻后回來, 神情前所未有地凝重:“最新消息……我們在王領、西境、北境……的教堂, 都接連遭到了巫師的襲擊!損失很慘重, 并且還在不斷擴大……”

“巫師的襲擊?”

女教宗一怔:“狂妄學派?”

“的確是狂妄巫師!”黑袍主教立即回答。

“該死的屠龍者!”

女教宗冷哼一聲:“他同時也是那些狂妄巫師的導師, 但想不到……作為瘋狂派的領袖, 艾倫還會聽從他的調遣?”

“屠龍者是狂妄導師?他還能操縱那些狂妄巫師?”

這消息還算隱秘, 一些沒聽說過的黑袍主教頓時面露驚容:“怎麼辦?如果我們不及時制止, 教會的根基……”

優秀的神職人員, 培養起來并不容易。

首先, 至少得讀書識字, 這就需要數年的學習, 還需要掌握一些醫療知識, 甚至是信仰系職業。

現在狂妄巫師們瘋狂襲擊各地教堂, 就是在砍伐大地母神教會這株大樹的根基。

“艾倫親自出手的話, 外界沒有一座教堂能抵擋住, 只能教宗大人您能抗衡了。 ”

女教宗雖然還是四階的【大主教】, 但憑著大地母神教會流傳下來的底蘊, 以及數件大威力的神奇物品, 勉強可以有五階戰力。

這是一個教會的底蘊!

“可惡!”

女教宗站起身, 氣得臉色通紅:“如果再給我幾年時間……教會中完全可以培養出數位【變形德魯伊】!”

大地母神教會當然也有遠古時代自我封印的五階與六階底蘊。

不過五階的職業者, 大多數比德拉貢大帝還不如, 被漫長的諸神黃昏消磨殆盡。

唯有六階神話之軀, 才能獲得更加漫長的壽命, 熬過長達千年的黃昏與寒冬!

只是這樣的存在太過強大, 此時的世界靈潮濃度還無法支持, 依舊處于沉睡之中。

可以說, 此時正是教會最弱的低谷時期。

在阻止儀式與救援教堂之間, 女教宗頓時陷入了躊躇。

“教宗大人, 只要您駕臨紫羅蘭領, 艾倫必須得回防, 各地教堂面對普通狂妄巫師, 應該還能支持。 ”

一名穿著麻袍的苦修者緩緩開口:“萬人級別的儀式, 向古老靈界進行祭祀, 實際上并非邪惡, 只是中性……我們按照女神的教誨, 阻止太過強大的職業者出現, 這個儀式只是五階或者六階職業的前置……哪怕能完成, 之后能否晉階也是未知, 而哪怕屠龍者成為了六階職業者, 也無法適應這個世界, 必須離開或者自我封印, 等到世界能容納六階職業者之后, 我們教會的底蘊也應該出現了, 那時候會有更多的辦法!”

“而一旦教會的根基被摧毀……重建信仰, 就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 ”

女教宗頓時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