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527章 主角

“校長……”

秘境內, 走了九成九的學生之后, 校園內的氣氛一下冷清不少。

黎微微捧著一份報告, 望著辦公桌后的白景:“為什麼不直接簽訂意向再讓他們走, 在這個假期中, 恐怕能堅持下來的學生很少啊。 ”

實際上, 她很清楚, 這次一直封閉式教學的學生們放假, 對于外界根本就是一次神秘學知識擴散。

并且, 很多學生都會受到拉攏。

或許他們的家庭難以負擔魔藥與儀式, 但對其它勢力而言, 卻根本不算什麼了。

“立場不堅定的, 就讓他們走好了。 ”

關于靈印以及一些神秘學常識, 蘇魯早就想擴散了。

實際上, 早在開學之際,

就教給了天網一部分東西。

而現在寒假, 則是向整個世界擴散。

“只有真正的聰明人, 才知道我能給予他們的, 比其它勢力更多……”

蘇魯一點都不著急。

真正的高級神秘學知識, 都在他手里攥著呢。

學校里傳授的, 哪怕到了大三大四, 也只是基礎而已。

真正有志于高階的職業者, 自然知道應該怎麼選擇。

這也是一次忠誠度篩查。

至于其它學生也不是放棄, 至少四年的學習, 能讓他們積累大量對學校的好感, 營造出強大的潛勢力。

“還有……白瞳小姐那里, 楚先生一直希望能出去。 ”

黎微微道。

顯然這段時間, 讓對方給憋壞了。

“嗯, 我去看看吧。 ”

之前是局勢不穩, 現在情況基本穩定, 數年之內沒有什麼大問題, 蘇魯覺得也不該將別人困在秘境之中, 跟坐牢一樣。

他來到學校旁邊, 白家別墅當中。

黎微微豎起耳朵, 就聽到了風中的聲音。

“你弟弟……就是個控制狂!都是神秘世界的第一人了, 膽子還小得跟耗子一樣……”

一個氣急敗壞的男聲傳來, 令她不由偷偷瞥了眼蘇魯的臉色。

蘇魯表情平靜, 走進別墅。

剎那間, 楚孤峰憋屈的聲音就消失了, 變成了討好與諂媚:

“呦, 弟弟你怎麼來了?”

黎微微很想笑, 他以為白景是聾子麼?就算校長不是【風語者】,

高階職業者的五感也有強化。

“是的, 來看看你們, 畢竟局勢已經穩定了。 ”

蘇魯坐在沙發上, 望著白瞳撐著腰, 給自己倒了杯水, 她的身孕已經很明顯了。

“所以……我準備開啟一條通道, 你們跟校內老師都可以自由出入。 ”

“那真是太好了。 ”楚孤峰喜形于色, 就連白瞳都露出笑容。

很顯然, 這種日子她也不好受。

“還有……姐你的孩子, 將會是一個漂亮的女孩。 ”蘇魯盯著白瞳的肚子, 眸子里有種奇異的光華, 突笑了笑道:“叫白靈怎麼樣?”

“呵呵……”

楚孤峰的臉上好像被砍了一刀, 不過還是勉強道:“真是……好名字, 好名字啊。 不錯……就叫白靈了。 ”

……

離開白家別墅之后, 蘇魯打發走黎微微, 一個人散步, 若有所思。

如何與一個世界做對, 是一個很龐大的命題。

從某種程度上而言, 這就相當于在反抗命運了。

每個世界的歷史上, 都有那種一生強勢的帝王, 他們幾乎征服了整個世界, 普天之下, 無有不臣者, 進而延伸出無窮的豪情壯志, 準備與世界斗, 與命運斗, 最終晚景凄涼的, 也不在少數。

“命運無常, 并沒有一個準確的目標, 相反, 你給它多少力, 它就會還你多少力……最常使用的方式, 就是潛移默化……”

蘇魯抿了抿嘴唇:“在這個世界,

我每次靈潮都占據神秘側第一人的實力, 更是躲進秘境中, 與外界隔絕, 不與任何勢力沖突, 世界意志、或者說命運奈何不了我, 就會尋找我的弱點與破綻……所以, 我不會在這個世界結婚生子, 否則百分百生個‘逆子’出來。 搞不好戀人都會反目成仇, 上演一出家庭倫理狗血劇。 ”

“世界意志在這方面沒有辦法, 就只能轉移, 找上白瞳這個身體的親人了?”

在剛才, 他不僅看出白瞳懷的是個女兒, 并且資質應該相當不錯, 更有一種莫名的‘勢’環繞。

“從某種程度上而言, 這就是主角光環了……她將來, 恐怕會反對我。 ”

蘇魯雖然不是絕情之人, 但涉及自身安危, 卻從不憚痛下殺手。

現在不干, 自然不是顧忌白瞳與家人, 而是知道沒有用。

殺了這個, 還有其它的, 到時候隱藏更深, 更加難以收拾, 不如放在自己眼皮底下, 好好監管起來。

“不僅是白靈, 我的學生中, 未來會有幾個反抗我的呢?其中又有幾個主角?”

“要不要提前對他們加以限制?但這或許會激起他們的反抗, 令原本不想針對我的都針對了, 畢竟命運就喜歡這種自掘墳墓的調調。 ”

“怎麼感覺我越來越像反派了?”

蘇魯摸了摸自己的臉, 十分無語。

……

第二年, 開學季。

“又回到了這里。 ”

西門平背著簡單的挎包, 興奮地走進東市神秘學院的凱旋門。

他很清楚自己這個寒假所受到的追捧, 以及家里天翻地覆的變化源自何處, 因此只會更加堅定地抓住這里, 死不放手。

“西門平, 好久不見。 ”

走進寢室, 就看到韓凡正坐在沙發上, 手里拿著一本雜志:“寒假過得怎麼樣?”

“還行。 你呢?”西門平連忙從包里拿出土特產。

“一樣的無聊……我準備以后假期基本都申請留校了。 ”

韓凡嘴角勾起。

“為什麼?”西門平詫異問道。

“對比了兩邊之后, 我發現外面的神秘學發展遠遠不如我們學校……在沒有將老師們的存貨掏干凈之前, 走掉實在太可惜了, 還有圖書館……可惜它死要貢獻。 ”

韓凡搖搖頭, 語氣十分遺憾:“那麼……你考慮好了。 ”

“考慮好了, 我準備簽訂留校合同。 ”

西門平摸摸頭:“或許……我比較適合當老師。 ”

“我也是這樣選擇的, 五年的學徒, 換取神秘知識, 很公平。 ”韓凡放下雜志。

“嗯?”西門平有些詫異了。

他是實在沒錢, 或者說不想跟莫名其妙的人搭上關系, 但韓凡家里很有錢, 居然還這麼選擇, 這就令他有些無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