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680章 自然

白銀市, 某處。

一份王國機械大學的最新期刊, 從某個秘密的渠道, 被送到了這里。

一只手將它拿起, 細細閱讀了起來:“液態金屬的量產工藝突破?”

這只手的主人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 抬了抬眼鏡:“著作人詹姆士、摩菲?”

他想了想, 拿著期刊走到地下室。

在那里, 一座‘回’字形的長桌赫然屹立, 上面零星地坐著幾個人影。

“自然至上!”

幾個甜美的女聲率先開口。

“自然至上!”

中年人做了一個手勢, 高呼口號, 旋即將手上的期刊遞給了圓桌上最近的一名金色卷發女人:“這是王國大學中的最新科研資料, 詹姆士已經于液態金屬的研究上取得突破!”

“技術的進步, 文明的發展……最終只會導致毀滅, 人類就應該回歸原始與自然。 ”

上首的一個女人開口, 用力按住了期刊雜志:“詹姆士早已列入我們的‘清除名單’, 現在……將他提前!我得到了預言, 液態金屬的發明, 將會提升文明的高度, 讓我們離毀滅更近一步。 ”

“是, 十二先知大人。 ”

金色卷發的女人恭敬回答:“論文的第二作者——摩菲呢?”

“他是一個真正的天才, 竟然入學半年就能做出這樣的成果……同樣列入清除名單, 不能給他成長起來, 危害人類的機會了。 ”

十二先知用一種莫名的語氣道。

“遵命!”

金色卷發女人聲線甜美地答應下來。

中年男人肅立在旁邊, 額頭沁出冷汗。

‘或許……再過一段時間, 就可以聽到那個天才的死訊了?但這都是為了全人類, 為了整個文明。 ’

他可是深刻知道自然社的實力的, 并且也甘心為了它的理念而奮斗。

那些史前遺跡, 以及先知們留下的只言片語, 就是最好的證據!

……

訓練場上。

蘇魯進入機艙, 開始嘗試駕駛一臺七米高的機甲。

“一般而言, 我們將超過五米的機械裝甲稱為‘機甲’, 五米以下的是‘殖裝’……機甲適合大型戰爭, 而殖裝適合小型戰斗……不過也不一定。 ”

詹姆士的聲音從通訊器中傳來:“現在,

你可以嘗試一下這臺‘金剛’了……它是王國軍隊中的標準機甲, 配備神經鏈接、輔助系統、Ⅲ級能量源……”

“唔……”

蘇魯悶哼一聲, 感覺到一股刺痛從尾椎骨開始, 一路蔓延至整條脊椎。

與此同時, 他意念一動, 金剛就抬起了右手:“這就是神經鏈接技術麼?不錯的感覺……”

“神經鏈接雖然能讓機甲師做出各種靈巧而復雜的動作, 甚至殘疾軍人都可以, 但也有缺點……那就是當機甲被創傷的時候, 會給予大腦強烈的痛苦刺激, 尤其是背后的神經鏈接要害, 雖然已經有鋼鐵合金重重保護, 但如果被傷害, 可能造成永久性的癱瘓……”

詹姆士的聲音繼續傳來:“尤其是你這樣的超感者!這一點千萬要小心。 ”

“我明白。 ”

蘇魯讓自己的靈感蔓延至整個機甲, 頓時有了第二個身體般的錯覺。

旋即, 他操縱金剛, 做出了一系列復雜的動作。

“完美!”

場外, 詹姆士看著這一幕, 眼睛發亮:“這就好像是第二個身體, 還是有觸覺知覺的那種, 只要稍微訓練一下, 就可以超過大部分精英部隊……接下來準備戰斗測試!”

“可以!”

蘇魯感受著操縱機甲的體驗。

“嗯……機艙內壓力很大, 如果不是騎士的體魄, 普通人恐怕會很吃力。 ”

他操縱金剛,

拿起一柄戰刀, 旋即看見另外一臺‘金剛’從場外走了進來。

“首先是反應測試!你的對手是比爾博, 精英戰士、退役教官!放心, 我調低了他手上槍械實驗彈的威力, 破不了金剛的機甲防護……”

詹姆士對著對講機說道。

“開始吧!”

蘇魯比了個手勢。

另外一臺金剛頓時舉起了手里的槍械。

操作艙內, 比爾博左眼有著一道疤痕, 此時望著蘇魯, 臉上閃過一絲冷意。

‘自然社的命令, 我無法拒絕……可憐的摩菲, 你的厄運從遇到我開始……’

‘不過, 我不能就這麼直接殺人, 最好偽裝成一場意外!’

哪怕是決定去完成任務, 比爾博也有自己的意志:‘這樣一來……我的情況或許能好點, 還能繼續為組織奮斗, 至于摩菲?沒人會關注一個死了或者廢了的天才。 ’

作為精銳軍人, 他抬起了手上的槍械, 冷靜地扣動扳機。

砰砰砰!

三道實驗彈發射出來, 被蘇魯靈巧地躲過。

“嗯……反應不錯, 可惜了……”

比爾博臉上露出一絲獰笑, 突然間連續開槍。

砰砰!

比之前更響的聲音傳來。

聽到這個聲音, 詹姆士的神情一變:“這不是實驗彈, 這是實戰彈藥?出事故了?比爾博, 快停下!”

他驚駭地望向試驗場, 發現蘇魯的機甲險之又險地躲避開了雙殺彈道。

但就在這時, 似乎有些失去平衡,

倒在地上。

“機會!”

看到這一幕的比爾博眼睛一亮, 毫不客氣地繼續扣動扳機。

“不!”

詹姆士抱住頭。

但下一刻, 他看到失去平衡的金剛一號以一個奇怪的姿勢, 好像變成了一個球, 滾動著躲過了彈道, 拉近距離, 用肩部狠狠撞向了金剛二號。

轟隆!

比爾博操縱的機甲摔倒在地, 手里的槍械高高飛起。

蘇魯手中戰刀突出, 直接撬起一塊鋼板, 刺入某個部位。

“啊!”

比爾博慘叫一聲, 整臺金剛二號仿佛被斬掉頭的青蛙, 四肢偶爾抽搐下, 卻再也無法完成什麼動作。

咔嚓!

機艙門被打開, 蘇魯一臉陰沉地走了出來:“他想殺了我, 我是在自衛!”

“是的, 我知道!”

詹姆士飛快迎接上去, 神情肅穆:“我會給你一個交待的。 ”

他叫來衛兵, 打開了艙門, 將癱軟的比爾博帶了出來。

“說……誰讓你干的?”

詹姆士神情陰冷地發問。

“呵呵……自然至上!”

比爾博似乎已經失去了反抗能力, 唯有目光盯著詹姆士與蘇魯:“如果說有人指使, 那也是全人類的意志!”

“你是自然社成員, 他們潛伏得這麼深?”

詹姆士的臉色一下難看到了極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