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715章 真身之戰

一處奇異的空間。

明凈的光輝懸于天空, 周圍是一片海洋風暴、大地火焰的虛影。

“光明、大地、風暴、知識……”

月女士的真身神情一變, 望向對面的蘇魯:“你與七神聯手了?”

“不錯……祂們正在為我阻擋你的盟友, 現在……這里只有你跟我!”

蘇魯的真身微笑道。

為了滅掉月女士, 本尊也冒險靈界穿梭至此。

好在祂擁有高等級的靈界穿梭之力, 比其祂神靈更多了一分機動性。

“你……想令我隕落?”

月女士低垂眼瞼:“就憑你一個新晉的真神?”

嗤啦。

在說話之時, 一絲絲黑氣從她身上蔓延, 不斷腐蝕著這片虛空。

大地與海洋之中, 驀然多出了‘死亡’的力量。

鮮花與綠樹枯萎腐朽, 一條條死魚翻著白肚皮, 冒出水面。

這種種變化, 令蘇魯眼皮一跳, 知道月女士是在破開這片七神的封鎖, 而且速度完全超出祂的預料!

“你已經……痊愈了?恢復了曾經的位格!”

月女士曾經重創, 被打落位階, 這才是七神制定這次計劃的根本依仗。

“是的……這是惡魔的賜予。 ”

月女士淡然一笑:“而現在, 我會讓你知道, 同為八階, 新神與舊神的巨大差距!”

……

似靜止不動的虛空中, 蘇魯無語。

‘七神……也被蒙蔽了麼?如果不是我……這一次計劃怕是要大敗虧輸啊……’

讓一個八階的真神收拾之前重傷的月女士, 或許可行。

但面對一個完好的月女士, 想要殲滅祂, 卻是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更不用說蘇魯還是一位‘新神’, 進入八階的時間十分短暫。

‘好在……已經有人, 不, 神靈做過示范了, 如何抹去一位神靈!’

蘇魯不由想到了惡魔。

當初, 對方降臨一尊化身, 就能憑借‘不可知之力’, 消滅了戰斗力堪比七階的上古邪眼。

這一次, 祂的對手是八階真神, 但祂同樣也是八階本尊至此!

想到這里, 蘇魯不再猶豫, 一揮手, 一道彩虹在掌中浮現。

冥河與七色彩虹不斷糾纏, 令月女士神情發生略微的變化。

祂原本以為蘇魯這樣的新晉真神,

能提升位階已經是走運, 卻沒有想到, 對方在其它各方面也沒有落下。

不論是綜合素質、還是各種能力都十分強橫, 不輸祂這個老牌真神。

而一種死亡的預感, 更是在月女士心里不斷警示, 讓祂生出些微的懼意。

似乎……

面前這個年輕的神靈, 的確有著完全抹去祂的實力!

下一刻, 祂的表情劇烈變化, 眉頭帶著一絲疑惑。

祂仿佛回憶起什麼極為重要的信息情報, 但下一刻又忘記了。

嗖!

蘇魯一步踏出, 來到月女士的面前。

他的雙目略微茫然, 這是真靈已經啟動靈界穿梭, 進入靈界第六層, 不可知之地的征兆。

惡魔的本尊就在不可知之地, 之前是通過化身投射力量。

而蘇魯不同!

祂的本尊在萬靈界, 還需要真靈遨游不可知之地, 攝取那迷霧中的‘不可知之力’, 雖然本質如一, 但力量肯定要比惡魔小。

祂的手上、祂的身體中, 飛快浮現出一層迷霧。

這是不可知的力量。

而月女士則是發出了尖叫。

祂終于回想起來, 這是曾經惡魔抹去上古邪眼的力量!

此時的祂, 已經陷入極為危險的境地。

一旦本尊隕落, 神靈的化身也會同時消亡!

……

惡靈世界。

白易豁然抬頭, 只感覺渾身顫栗。

已經失去絕大部分超凡力量的他,

卻還保留著最基本的一點靈感。

此時感知到, 無數恐怖的目光, 似乎從外界注視而下。

光是目光, 就似乎撕裂了他的精神, 讓他幾乎瘋狂。

那種存在, 僅僅只是想象, 都可能將他拉入無解的深淵。

“恐怖……這是何等的……恐怖啊。 ”

“不……不能去想……不能思考……每次思考……就是距離深淵更進一步……”

他此時, 不由羨慕周圍早已昏厥過去的同伴了。

白易咬著牙, 知道自己此時一定非常難看, 他的頭因為多次錘擊大地, 額前滿是鮮血。

即使如此, 他的精神依舊不可遏止地向深淵滑落。

“唉……”

突然, 他耳邊似乎聽到了一聲輕輕的嘆息。

旋即, 那種可怕一下就被隔離了。

他心神一松, 徹底昏厥了過去。

半空之中, 蘇魯的化身面色凝重, 盯著另外一個方向:“邪神的……干預麼?”

……

世界之外。

由光輝女士帶領, 其余六神為輔, 攔住了一波邪神。

祂們以奇形怪狀的七階以上惡魔為主, 希維納多等一干后來加入惡魔陣營的邪神化身也在其中。

“什麼時候……榮耀如您的光輝女士, 都學會使用骯臟而低劣的陷阱了?”

一名惡魔神靈緩緩開口。

祂有著一對星空般的羽翼, 似乎就是星空惡魔一族的祖先。

“呵呵……女神……您想開啟真正的神戰麼?”

希維納多的化身是一名普通老者, 此時滿臉瘋狂之色。

“希維納多……如果你想第二次隕落, 就繼續下去。 ”

光輝女士寸步不讓地道。

“月女士已經向惡魔投誠, 你不能這麼做!”

一頭巨大無比, 被烈焰纏繞的惡魔發出咆哮。

“戰爭……不是早已開始了麼?”戰爭之神輕笑一聲, 淡然回答。

“惡魔……祂太過自負, 真身陷落在未知之地, 如果開戰, 這是最好的機會。 ”知識之神的老者同樣開口:“或者……你們召喚出祂的化身!”

希維納多探向胸口深淵詩篇的手一頓, 臉色沉了下來。

祂感受到了諸神的決心, 以及周圍的陷阱:“真身?!”

諸神一般都是用化身行事, 少有真身降臨的時候, 而一旦如此, 就代表著某種決心。

在這一刻, 哪怕高階惡魔們是混亂生物, 也不由有些遲疑。

驀的, 一種波動傳遍萬靈界。

于靈界第五層烙印了真名的神靈們表情俱都一變:“月女士……隕落了?!怎麼會如此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