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119約定郊游

“你的?”云七呵呵一笑, “我聽娘親說, 這鮫人淚珠項鏈是天縱先帝御賜給我外婆的, 后來外婆送給了娘親做嫁妝, 你又是從哪里得來的?”

“我……”

云七搭得再與她廢話, 直接點了她的穴位, 將她變成了個木頭人, 伸手解下項鏈收入囊中。

“七少爺, 韓氏頭上的戴著的這一對展翅金鳳釵也是我家小小姐的。 ”秦姑姑指了指韓智蘭的頭頂。

云七瞇眼一笑, 伸手拔出了這一對釵, 頓時, 韓智蘭的滿頭長發披散下來, 她發質蓬松毛燥, 這一散, 像個頂著雞窩頭的瘋婆子。

“……”

她欲哭無淚, 因為痛到深處, 反而麻木的哭不出來了。

“哈哈哈……”

云七更加高興, 原來自己還是個名副其實的富二代啊!

她真是想不通這聶家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家底這麼豐厚, 為什麼要把女兒嫁到云家做人小老婆, 明明可以選擇更好的人家嫁了。

難道僅僅因為聶蓁蓁是個天生的懦弱廢材?

“云七, 你在干什麼?”

云七正樂不可支時, 屋外傳來一聲氣急敗壞的厲喝。

云七轉頭一看, 就看見云雪珠和云雪瓊姐妹兩氣勢洶洶的跑了進來。

兩人一看滿屋子都是丟棄的衣物, 柜子, 箱子也狼藉的倒了一地, 心, 立刻被驚愕和憤怒填滿了。

“母親, 你怎麼了?”云雪珠奔到韓智蘭面前, 伸手解了韓智蘭的穴位, 韓智蘭卻好像沒有反應過來, 依舊呆呆的站在那里, 又目失神, 嘴里不停不停的念叨著:“沒了……全沒了……全沒了……”

云雪瓊氣的抽出腰間長劍, 直指云七:“云七, 你好大的膽子, 光天化日之下, 你竟敢公然搶我娘的東西!”

“真是好笑, 明明是我娘的東西, 怎麼成了你娘的了?”云七淡然自若的勾唇冷笑, 然后看向族長道, “族長大人, 你來評評理。 ”

族長“咳”了一聲, 摸著胡子道:“這本就是側夫人聶蓁蓁的嫁妝, 云七拿回理所應當。 ”

“理當你娘個屁!”

云雪瓊氣的雙眸發紅, 喪失了理智, 因為云七搶的不僅僅她母親的財產,

還是她們的財產。

從前她發下誓愿, 此生非太子哥哥不嫁, 現在她被靈幽宮宮人削了一只耳朵, 再想嫁太子已是癡人說夢, 既然嫁不到心愛之人, 她寧愿一輩子不嫁。

她需要很多很多的錢來傍身, 以防今后老無所依, 哪里還管族長在不在此, 當即憤怒的凸著眼珠子尖叫著咆哮, “你個死老頭子, 分明被云七收買了, 這是我的東西, 這全部都是我的東西!”

“你?!”

族長當著眾人面被一個小輩辱罵, 氣得臉紅脖子粗, 只說了一個字, 就掙命似的咳了起來。

“云七, 你去死吧!”

云雪瓊再無法控制自己暴怒的情緒, 持劍就朝云七刺去。

云七不退反進, 手一伸輕易的就夾住了劍身, 指尖輕輕一擰, 長劍斷成兩截, 還不等云雪瓊反應過來, 一抬腿, 云雪瓊發出殺豬般的尖叫, “轟”的一聲, 砸到桌子跌倒在地。

“五妹妹!”云雪珠大叫一聲, 顧不上神神叨叨的韓智蘭, 撲到了云雪瓊面前, 想要扶起她, 又覺得她剛剛說的話很不入耳, 母親的財產, 怎麼全部都是她的東西了, 難道就沒有她一份?

不, 她是云府嫡長女, 母親的東西應該全部屬于她才是。

今日母親明明說安排好一切, 讓她和云雪瓊都不要插手,

所以她們才沒有過來, 可是下人去回報說連云勤云勉二位長輩都被打了出來, 她們又驚又懼, 左思右想之后, 還是跑過來了。

她恨歸恨, 卻不像云雪瓊一樣喪失了所有理智, 她還是扶起了云雪瓊, 然后轉過頭死死盯著云七, 眼里閃過淬毒的狠光, 咬牙道:“云七, 你趁著父親不在, 仗著自己玄力高強, 強行搶奪嫡母財物, 欺辱毆打嫡姐, 像你這樣不忠不孝, 不仁不義的人, 當受千人唾罵, 萬人踩踏!”

“哦?”云七眸光流轉, 瞥著云雪珠, 輕嘲一笑, “你孝不孝順我倒不太清楚, 不過看來你很愛護自己的妹妹嘛, 那你明明不喜歡太子, 又為什麼非要勾著他不放呢, 你妹妹可是一心愛慕著太子呢, 你就不要占著茅坑不拉屎了嘛。 ”

“你?”

“怎麼, 舍不得讓給你妹妹了是不是?”

“……”

“那你還敢說我欺辱嫡姐, 你欺辱你妹妹比我更甚, 至少我是直接用拳頭解決問題, 贏的光明正大, 而你是用殺人不見血的刀……”

“你……”

“你什麼你, 老子可沒時間跟你廢話。 ”

云七不再看她, 而是徑直走向族長:“族長, 這嫁妝單上沒有勾兌的彩禮就是沒有找到的, 你再做個見證, 讓韓智蘭寫個欠條給我。 ”

族長止住了咳:“你想怎樣就怎麼樣吧。 ”

韓智蘭還沉浸在失神之中,

被云七一巴掌打醒了, 她早已喪失了所有的抵抗能力, 魂不附體的看著云七。

“春銘, 拿紙筆來!”

“是。 ”

紙筆現成, 很快就拿了上來。

“剩余嫁妝, 限你一個月之內全數歸還!”

就這樣, 韓智蘭被迫寫下欠條, 欠條之上除了她的簽名, 還有見證人族長的簽名, 云七讓人抬著一箱箱一柜柜的嫁妝, 笑瞇了兩眼, 帶著一紙欠條揚長而去。

雖然只是奪回了一半嫁妝, 心情也爽的不要不要的。

……

隔日, 是學院休沐日, 云七正好可以繼續處理奪回的嫁妝。

這嫁妝是聶蓁蓁的, 她又不是真正的云七, 對于這些嫁妝, 她雖喜歡, 可沒有理由據為已有, 她問聶蓁蓁, 聶蓁蓁對這些嫁妝似乎提不起興趣來, 她正滿心擔憂和糾結著, 云正風回來她要如何面對。

俗話說, 嫁雞隨雞, 嫁狗隨狗, 她嫁到云家十幾年, 雖然不得寵, 也從來沒想過要離開云家, 離開云正風。

在云七提議要帶她離開云家時, 她一時間沒了主意。

生是云家的人, 死是云家鬼。

她一直奉行這樣的原則。

如今想要讓她打破原則, 她沒有勇氣, 她不愿打破。

云七瞧她一副矛盾的痛苦模樣, 心里有些失望, 她真不知道云正風那個渣男有什麼可留戀的, 值得聶蓁蓁這樣守著他。

失望歸失望,

她也不好逼她, 她是末世人, 聶蓁蓁不是, 她不能以她自己的思想要求一個古代婦人。

聶蓁蓁不愿離開云府, 她又不可能整天守著她, 府里的這些牛鬼神蛇都被她得罪光了, 她害怕這些人會趁她不在狗急跳墻, 害了聶蓁蓁, 所以她只能先哄了聶蓁蓁說春風福利院缺少人手, 央求她和啞婆婆去春風福利院幫忙。

去春風福利院幫忙, 聶蓁蓁倒是一萬個愿意, 只要不讓她徹底離開云府, 離開云正風就行。

到了下午, 聶蓁蓁和啞婆婆收拾好細軟, 云七正準備送她二人去春風福利院時, 府里迎來了兩位貴客, 趙燕染和趙玉姝兄妹兩。

幾日未見云七, 趙玉姝甚是想念, 所以一到了休沐日就攛掇著趙燕染來云府找云七玩, 趙燕染巴不得見到云七, 二人一拍即合。

云七忙的要死, 哪有空搭理這兩個無事佬, 恰好, 這兩個人帶了幾個侍衛, 云七正愁沒人替她在清風院守著好不容易才奪來的嫁妝, 于是現抓了侍衛來用。

趙燕染和趙玉姝又熱情滿滿的非要跟著云七一道去春風福利院, 云七想著欠了他們的人情也就同意了, 嫁妝中, 能存錢莊的她都帶上順道存了錢莊, 還有一部分聶蓁蓁說要捐給春風福利院的,

她也帶走了。

實在帶不走的, 都暫時留在了清風院, 有皇宮侍衛守著, 她相信云府沒有一個人敢踏入清風院。

一路上, 趙玉姝嘰嘰喳喳個沒完沒了, 聽得云七耳朵都起了繭子。

臨離開之前, 趙玉姝又提議道:“云七, 今天忙了一天, 不如明日我們去郊游吧?”

云七不想去:“忙了一天, 都累成狗了, 你還讓我去郊游?”

趙玉姝委屈的扁扁嘴說:“人家就是看你累嘛, 所以才想請你去清泉山莊泡泡溫泉解解乏。 ”

云七站在春風福利院的天井下, 抬頭望一望天空的陽光, 搖頭否決:“都要入夏了, 還泡個屁溫泉。 ”

“……嗚嗚, 云七, 你這是過河拆橋, 用完了我, 就棄之如敝屣了。 ”

趙玉姝哭著扯著她的衣袖, 不停的擦鼻涕眼淚, 委屈的不得了。

云七抽抽嘴角:“……”

什麼叫用完了她?搞的好像她是一個負心漢似的, 明明是趙玉姝死活要纏上來的。

趙燕染一聽趙玉姝臨時提議要去清泉山莊, 心下的哈哈大笑:“瞧, 這個草包滾的, 活像一頭豬。 ”

“是啊, 是啊, 這草包比豬還要蠢, 哈哈……”

“……”

沒想到, 鳳凰山莊竟然是聶蓁蓁的嫁妝, 這可真是跌破人眼球了。

“哈哈, 云七, 你真好……”

云雪瓊和云雪霜的嘲笑言尤在耳, 就見到趙玉姝高興的鼓起了掌。

“……”

趙燕染喜氣盈眉,

卻沒有笑出聲來, 而是默默偷笑。

忽一想, 他激動個什麼勁, 還暗搓搓的偷笑, 至于嗎, 不就泡個溫泉麼……

難道……他他他, 變態了?

呸呸呸, 他才不是變態, 他好像聽誰說過這麼一句話, 沒有光屁股在一起洗過澡, 就算不上真正的兄弟。

嗯嗯, 他只是想和云七做真正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