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529章 搬遷總部的念頭

第二天早上胡小蕊如期而至。 天』籟小說Ww『W.『⒉

  李東一見這丫頭又來了, 想都沒想直接給張猛打了電話。

  再不給這丫頭找點事, 李東辦公室都快成胡小蕊的遊樂場了。

  張猛來的很快, 李東撂下電話不久, 張猛就匆匆趕了過來。

  一見李東辦公室還有外人在, 張猛顯得有些拘謹, 李東見狀笑道:“張導, 我給你介紹一下, 這位是南瑞集團的大小姐, 胡小蕊, 也是我朋友。 ”

  說完李東又給胡小蕊介紹道:“這位就是張猛張大導演, 小蕊, 你昨天看的劇本就是張導寫的。 ”

  胡小蕊一聽就有些感興趣道:“昨天那劇本是你寫的?”

  張猛來江北也有段時間了,

南瑞集團在本地還是有些名氣的, 張猛也聽說過這家企業。

  知道胡小蕊是南瑞的大小姐, 張猛連忙客氣道:“胡小姐, 劇本是我寫的。 ”

  “挺有意思的, 不過看著感覺有些壓抑, 你能把劇本改一改嗎?改的歡快一點, 我喜歡看幽默一點的, 你寫的挺好, 可黑色幽默沒多少人喜歡的。 ”

  李東一聽, 這丫頭評價的還挺專業。

  張猛寫的喜劇, 的確有些壓抑, 《耳朵大有福》其實真要較真起來, 算不上喜劇, 更偏向於寫實紀錄片。

  這種題材的電影, 說實話, 受眾有些小。

  張猛自己也清楚這點, 不過張猛也沒急著說話, 而是看了李東一眼。

  改劇本, 這倒不是什麼大問題。

  張猛在喜劇方面還是有些天賦的, 真要想寫喜劇, 也不是寫不出來。

  春晚的那幾個小品, 可都是他寫的, 要是沒喜劇天賦, 老趙也不會把他當御用編劇。

  不過劇本也不是說改就改, 更不是隨便誰就能讓他改的, 胡小蕊他又不認識, 憑什麼她說改就改。

  李東見狀笑道:“張導, 你之前不是說找投資嗎?我和胡小姐商量了一下, 我們兩人共同對你這部電影進行投資, 你看怎麼樣?”

  張猛一聽便欣喜道:“可以可以, 胡小姐能看上我的劇本進行投資, 我歡喜還來不及呢。

胡小姐要是對劇本不滿意, 我可以改, 改到胡小姐滿意為止!”

  張猛現在也是急了, 他一心想轉行, 可卻沒人看的上他。

  找投資這麼長時間了, 一直都沒戲, 現在李東他們要投資, 張猛哪還在乎改不改劇本的。

  如果是劇本剛獲獎的那段時間, 有人說要他改劇本, 張猛還不一定樂意。

  可現在到了這個地步, 改劇本就改劇本吧, 只要他們願意出錢就行。

  這是他的第一部電影, 就算不能按照他的心意來那也沒事, 只要入了行, 有了作品, 下次再找人投資就輕鬆多了。

  見張猛答應了, 李東笑了笑道:“那張導跟我說說, 你的預算是多少?”

  “五百萬!”

  “多了, 四百萬吧, 我和胡小姐一人出資兩百萬, 你看怎麼樣?”

  張猛想都沒想道:“行, 四百萬也可以。 ”

  實際上他對《耳朵大有福》的預算真不高, 之前他想著三百萬將就一下也可以。

  說五百萬, 那是因為李東有錢, 他故意虛報了一些。

  現在李東說四百萬, 已經達到了他的心理預期, 張猛自然沒什麼意見。

  李東也懶得說太多, 他現在只想戰決, 說完投資額度的事, 李東又道:“張導, 我這邊還有幾個小要求, 你聽完考慮一下。 ”

  “李總您說。 ”

  “第一, 拍攝地點不能在東北, 你改一下劇本,

最好就放在江北, 有問題嗎?”

  張猛微微皺眉, 想了想道:“李總, 改背景的話, 可能拍不出那種味道。 ”

  “這就得看張導你的了, 或者可以以東北為背景, 不過實際拍攝地點還是江北, 可以嗎?”

  張猛咬了咬牙點頭道:“可以!”

  “第二, 胡小姐擔任電影的製片人。 ”

  投資方擔任製片人也不是稀奇事, 張猛一聽就道:“沒問題。 ”

  “第三, 拍攝時間要快, 錢我們馬上就可以到位, 你馬上安排人員就位, 儘快開機。 能三天解決的事就別拖五天, 越快越好, 可以嗎?”

  張猛咬牙道:“可以!”

  “行, 那我沒其他要求了。 ”

  李東對張猛要求不高, 第一次就當試水了。

  至於成績如何, 到時候再說吧。

  說完這個, 李東對胡小蕊道:“小蕊, 要不這幾天你陪張導一起忙活一下, 畢竟張導在江北人生地不熟的, 你幫襯一下。 ”

  胡小蕊興致勃勃道:“好啊, 對了, 張導演, 我可以找我喜歡的明星來演嗎?”

  張猛看了一眼李東, 李東笑道:“張導把把關, 只要你感覺合適, 那都不是問題。 如果出預算了, 那也沒事, 後期我們可以追加。 ”

  一聽李東說後期可以追加, 張猛眼睛頓時亮了, 連忙道:“沒問題, 胡小姐喜歡誰, 我馬上去聯繫。 不過就怕他們檔期安排不過來。 ”

  “這個你們自己商量, 小蕊, 我這邊還有點事,

你和張導繼續談吧。 ”

  “知道了, 你去忙吧。 ”胡小蕊現在找到了感興趣的事, 也沒工夫搭理李東了, 揮揮手就打走了他。

  李東失笑, 也沒再說什麼, 將辦公室讓給兩人自己出去忙了。

  ……

  胡小蕊和張猛怎麼商量的, 李東沒時間管。

  反正這兩人聊的很對味, 上午商量完, 下午就出去忙活了。

  胡小蕊在江北可是名人, 南瑞也是大集團, 她想拍一部電影, 還真不是什麼大問題。

  無論是場地還是人員, 對胡小蕊都不是難事。

  不過張猛那邊還得回東北一趟, 他拍電影一個人可不行, 還得有些幫手。

  江北這邊雖然能找到人, 可這些人他都不熟悉, 掌控不了局面, 對他一個新人導演可是個大麻煩。

  他們倆怎麼忙活, 李東也不在意, 沒了胡小蕊折騰, 他這邊也輕鬆了不少。

  ……

  11月18號, 經過一個星期的準備, 遠方的擴張終於拉開了帷幕。

  袁成道和孫濤已經趕赴蘇南和魯省, 袁成道正式開始對魯省進行市場調研和定址考察。

  江浙這邊度要更快一些, 前期王悅已經對江浙考察完畢。

  選址方面, 王悅也做好了規劃, 資金一到位, 王悅便帶著人手去了江浙開始籌備開店事宜。

  就在袁成道剛到魯省的時候, 王悅已經和江浙的省政府談好了投資事項。

  涉及到幾億甚至數十億的投資, 江浙那邊很重視。

  對於遠方, 他們也是瞭解的, 前面遠方就在江浙投資了一座配送中心, 現在遠方大規模進入江浙地帶, 江浙省裡面是鼎力支持的。

  市不同於房地產, 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實體行業。

  帶動就業和促進經濟展, 那在各行各業當中都是領先的, 江浙哪會拒絕遠方投資。

  和江浙省府的談判很順利, 甚至對方還給出了一系列的優惠政策。

  江浙那邊經濟比江北達不少, 給出的條件也好, 王悅打電話回來的時候, 李東剛好在和齊雲娜說話。

  掛斷電話, 李東調侃道:“我現在懷疑, 遠方到底是不是江北的本土企業了?”

  齊雲娜有些好奇道:“李總這話怎麼說?”

  “呵呵!”

  李東撇嘴道:“我算是現了, 江北這邊, 遠方就是不招人待見。 之前沒對比我也沒什麼感覺, 現在我才現, 江北省府對我們可不是那麼友好。 ”

  “王總打電話告訴我, 江浙那邊開出了一系列的條件和支持政策。 你知道嗎?江浙省府甚至明著告訴王總, 只要遠方在江浙的投資能迅到位, 江浙省府在未來三年之內, 對遠方的政策補貼不低於兩個億。

  兩個億不算少了吧?

  這還只是第一點, 第二, 政府會為我們提供過五億的無息貸款。

  除了這兩點, 江浙省府答應我們, 只要遠方在江浙成立分公司, 他們願意在省會地區為我們提供一塊規模不小的地皮, 免費的, 讓我們蓋分公司大樓, 你看看……”

  李東嘖嘖嘴道:“江北省府對咱們多好, 五個億的無息貸款, 那是我上門求來的。 政策補貼, 就那麼幾百萬有什麼用。 至於地皮, 人家根本沒提過這茬。

  其他優惠政策, 有跟沒有也差不多。

  可遠方呢, 在江北提供了上萬個工作崗位, 每年納稅也不少吧, 今年到年底, 我們納稅恐怕過十個億了!

  這麼多錢, 省府那邊對我就這個態度?

  奶奶的, 逼急了我, 我搬了總部, 這邊留個分公司, 讓他們收稅去!”

  李東是真有些不滿, 江浙那邊對比就不說了, 蘇南也差不多。

  蘇南對時代其實是有政策補貼的, 不過時代後來被遠方收購了, 所以補貼才少了下來, 畢竟遠方總部在江北, 稅收繳納比例就不一樣了。

  而蘇南的本土企業, 蘇果還有雨潤, 每年的政策補貼最少都過億。

  這還是最基本的, 蘇南省府那邊對這些本土企業, 還有各方各面的支持。

  蘇南如此, 江浙如此, 到了江北卻變了!

  遠方整體實力也許不算強, 可遠方市, 在江北零售業, 那是真正的巨無霸。

  然而就這樣一個提供大量工作崗位, 每年繳納大量稅收的企業, 政府居然沒什麼支援。

  政策上的支持也就罷了, 甚至連視察遠方集團的省委領導都沒一個。

  杜安民上次來就不算了, 到現在, 其他省委領導一個都沒來過。

  這種落差感, 讓李東很是不舒服。

  不過他現在忍著不說, 可能是杜安民在位, 有些人有些忌諱, 所以不願意來遠方。

  可如果杜安民走了, 還是這個局勢, 那李東就得考慮搬遷的事了。

  聽到李東抱怨, 齊雲娜想了想道:“李總, 可能是我們一直在這方面的訴求太少了, 您應該多去省府那邊轉轉。 ”

  李東摸了摸下巴道:“也許吧, 會哭的孩子有奶吃。 你這麼說倒也有道理, 改明兒我閑下來了, 非得天天去不可。 別的不說, 要是每年能拿到上億的補貼, 跑跑也划算。

  算了, 先不說這些了。

  客隆那邊考察開始了嗎?”

  “開始了, 三支隊伍同時進入了贛省。 ”

  “姚宏沒搗亂吧?”

  “沒有, 姚總最近好像在忙別的事, 客隆這邊他幾乎沒來過。 ”

  “那就不管他, 另外糧油那邊如何了?”

  一說起糧油, 齊雲娜有些興奮道:“已經談妥了, 不過我不止談了江北這邊, 還有蘇南和江浙也談了一些。 畢竟這次投資額度不小, 我怕出意外。

  “而且最近市場上糧油價格也漸漸漲了起來, 遠方這邊, 我準備下個星期開始就漲價。 ”

  “先緩緩吧, 等其他地方漲了我們再漲, 漲價慢一點, 別人漲了, 我們再漲, 那是順勢。 我們要是先漲價, 那駡名就到了我們頭上了, 我寧願少賺一點。 ”

  李東接著又和齊雲娜商討了一些別的事, 談完事已經快中午了。

  打走了齊雲娜, 李東正準備活動一下身體, 手機響了。

  電話是王傑打來的, 主要是問一下李東最近是不是很忙。

  瀾山莊園那邊李東可是有段時間沒過去了, 從上次衝突之後, 李東幾乎就沒去過。

  雖然李東打了電話, 王傑他們也打了電話彙報情況。

  可這麼多錢放在股市, 加上最近行情不錯, 股票漲了不少, 有些事他們也想徵詢一下李東的意見, 看看是不是可以拋售了。

  最後王傑怕這傢伙不來, 還特意道:“小石頭和小雨都挺想你的, 過來看看吧。 ”

  李東看了看面前的文件, 吐了口氣道:“行, 那我下午就過去。 ”

  瀾山莊園那邊的確是得去看看, 不止瀾山莊園, 省委大院那邊的房子自己也要去看看才行。

  看完了, 自己還得趕快安排人手裝修。

  等這個學期過了, 李東就準備安排田小雨和小石頭去那邊上學。

  瀾山這邊, 自己現在雖然和許聖哲打的火熱,可老許蔫兒吧唧的一聲不吭,李東反而有些不放心。

  這老傢伙年紀雖然大了,可也別把人家真的當病貓。

  自己兩次折騰的他顏面盡失,許江華不可能不記仇,自己得防範一下才行。

自己現在雖然和許聖哲打的火熱,可老許蔫兒吧唧的一聲不吭,李東反而有些不放心。

  這老傢伙年紀雖然大了,可也別把人家真的當病貓。

  自己兩次折騰的他顏面盡失,許江華不可能不記仇,自己得防範一下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