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九百九十三章 去毒殿

又詢問了一會, 對方對火源城的那處遺跡了解不多, 所知有限, 見從他口中也無法獲知更多消息, 張懸搖了搖頭。

此時, 狠人也從水葉王的元神中審訊出了消息, 和對方所說的相差不大, 只是對這個所謂的地圖, 了解的更詳細一些。

據說兩千多年前, 那處遺跡主動出現的, 多方搶奪, 最后落入了毒殿手中。

只是, 不知什麼原因, 毒殿并未派人前去搜尋, 再加上他們一向閉門自封, 久而久之, 對于這個消息, 很多人就不知道了。

異靈族也是多方打探, 才知道了訊息, 幾番輾轉, 這才找準機會, 派出兩大王者, 沒想到這二人,

連毒殿的影子都沒打聽出來, 就栽倒了自己手里。

“金葉王、青葉王的目的是什麼?”

既然他們的目的是地圖, 金、青兩位王者, 自然也有其目的, 只是還沒開始, 就被自己弄死了, 到現在都不知道他們要干什麼。

“他們的目的是……為了斬殺名師學院院長, 也就是……少主你, 制造動亂, 讓人無暇他顧……”紫葉王臉色一紅, 道。

“殺我?”張懸一呆。

之前一直疑惑, 沒想到是為了對付自己, 看來幸虧提前發現先將其弄死了, 不然, 被兩大圣域四重的王者偷襲, 弄不好還真會因此隕落。

可以想象, 兩百多頭圣域級別的異靈族人配合兩個圣域四重的王者, 一旦出現在鴻遠城, 必然鬧出極大動靜, 青源封號帝國名師堂, 都有可能卷入其中, 可能真沒人再理會遺跡的事, 讓其輕易得逞。

“是……”

見少主一臉呆滯, 紫葉王心中無奈。

可能金、青二位, 是青田十大王者中死的最憋屈的。

前去殺人, 被殺者, 連知道都不知道就將其弄死了, 想想也夠悲催的。

“好吧, 他們也算死的其所了……”

想殺自己, 卻死在自己手里, 也算罪有應得了。

“我有個折疊空間, 你先進去!”

該問的問完, 張懸不再多說, 手掌一招, 將紫葉王收進千蟻蜂巢。

好不容易讓許長老相信自己是毒師,

再將這家伙帶在身邊, 估計說什麼對方都不會相信了。

還是先將其收起來為好。

呼!

收走紫葉王, 張懸手掌一抓, 撤掉了七星迷陣, 胡云生等人還沒走遠, 安排對方將那些護衛拿下, 寫了封信, 派人送到鴻遠皇城和名師堂, 這才向靜室的方向走了過去。

靖遠城城主勾結異靈族人的事, 由玉神清頭疼就行了, 至于是換掉還是重新委任, 就不管他的事了。

可以預料, 只要信箋送到, 這位囂張跋扈的城主, 必然會成為歷史。

回到靜室, 就見許長老身上的傷勢已經恢復的差不多, 整個人的精、氣、神也變得更加圓潤, 不過臉色還是有些發白, 似乎魂魄受了極大損傷。

精神一動, 一個甲蟲出現在掌心遞了過來:“剛才我又去了一趟城主府, 悄悄將這個取了回來!”

這個甲蟲是對方以精血喂養, 一旦失去, 必然受損極大, 收服紫葉王后, 取了回來。

至于后者能夠確認他們藏在墨云軒, 肯定也和這東西有關, 不然, 靖遠城這麼大, 哪里都不去, 偏偏在這里搜查。

“這……”眼睛一亮, 許長老露出激動之色, 急忙接過:“多謝!”

這是他本命甲蟲, 一旦死亡, 就算不死也要剝層皮, 本以為, 落到對方手里, 再難拿回, 沒想到, 眼前這位,

冒險幫忙取了過來。

這份恩情, 讓他感動。

“你……沒受傷吧?”將甲蟲收起, 許長老滿是關心的看了過來。

那位強者的可怕, 他可是親眼所見, 從對方手中將這東西取回, 難度之大, 難以想象。

“放心吧, 我沒事……”輕輕笑了一下, 張懸突然身體一晃, 臉色一白:“噗!”

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似乎身體的傷勢太重, 有些堅持不住, 倒在了地上。

“這位朋友……”許長老一驚, 急忙將其扶起, 眼中滿是擔憂和感激。

為了幫自己取回甲蟲, 不計危險, 這種人品令人佩服。

最關鍵的是, 這麼重的傷勢, 為了怕自己擔心, 居然說沒有受傷……這位毒師真是可以結交, 值得用性命托付的好人!

急忙從懷中取出一些療傷的毒藥, 給眼前這位服了下去, 見他神色緩慢好轉, 這才松了口氣。

“這里咱們是呆不下去了, 抓緊時間離開吧!”

調息一會, 張懸吐出一口氣。

許長老點了點頭。

如果不去取甲蟲的話, 對方會以為二人已經逃遠, 向四面八方搜尋。

而現在……肯定已經知道他們還在靖遠城, 縮小范圍尋找的話就簡單多了。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用不用再休息一段時間?”

停頓了一會, 許長老看過來。

雖然逃命比較重要, 但是對方的傷勢要因此加重的話, 他肯定會內疚一輩子。

“無妨, 我的傷勢還能承受, 先離開這里再說, 到了毒殿, 再慢慢治療不遲!”

捂著胸口, 張懸一臉大義凜然的道。

“那好, 咱們準備出發!”

商議既定, 二人悄悄走出靜室, 向城外溜去, 時間不長, 就出了城門。

沿著城外的山林走了一陣, 來到一個山坳, 隨即看到一頭巨大的圣獸出現在不遠處。

“這是我們毒殿的圣獸, 我和薛長老來時乘坐的……”

說到這, 許長老停頓了一下, 神色有些哀傷。

他口中的薛長老, 就是那個略帶瘦小的家伙, 在城主府, 為了救他被紫葉王當場擊斃。

“薛長老是為了救你, 只要咱們能平安回到毒殿, 就算沒有辜負他的一番心血!”張懸安慰了一句。

“嗯!”

知道他的意思, 許長老點了點頭, 不再多說。

二人坐上圣獸, 筆直向龍滄海的方向飛了過去。

龍滄海是鴻遠帝國最大的內陸海, 方圓覆蓋十數萬公里, 其中生存的靈獸強的都達到了圣域三、四重, 十分可怕, 一向是修煉者的禁地。

他們乘坐的這個圣獸, 是一頭圣域一重中期的鐵甲翼龍獸, 速度上并不擅長, 但是耐力絕對極好。

飛行了半天, 就看到茫茫海洋出現在眼前, 蔚藍的天空和微微泛綠的海水, 在遠處靠攏, 猶如進入了一個天水連接的畫卷。

看的時間久了, 會讓人胸懷開闊, 豪氣云生。

“去毒殿的路上, 一共布置了27處毒陣, 就算圣域二重、三重強者貿然進入, 都會被輕易毒殺。 ”

站在飛行圣獸的木屋內, 許長老看著眼前海水, 道。

“27處毒陣?”張懸咋舌。

“嗯, 毒陣的周圍, 是圣域三重圣獸的巢穴, 一旦躲避毒陣, 就會陷入它們的攻擊……尋找毒殿的修煉者, 幾乎都死了, 每年的數量都不下于數百。 ”

說到這里, 許長老搖了搖頭。

“每年……不下數百?”

張懸嚇了一跳。

敢去尋找毒殿, 實力肯定都不會差太多, 最少都達到了圣域, 如此人物, 一年死亡數百, 雖不是毒師親自下的手, 卻和他們有著極大的關系。

難怪這個職業讓這麼多人害怕和敬畏, 的確令人恐怖。

“毒殿藏得這麼隱秘, 傳承如何延續?”

皺了皺眉頭, 張懸忍不住問道。

每一個職業都需要后輩人才的補充, 毒殿藏得這麼深, 很多人找都找不到, 如何拜師傳承, 讓其延續下來。

“傳承弟子, 基本上都是我們毒殿的人出來尋找, 但凡看到有天賦的都會收入門下。 當然也有一部分是收養了很多孤兒, 讓他們從小接觸劇毒, 能夠活下來的, 才有資格拜師!”

許長老解釋。

張懸皺眉。

這樣做和養蠱有些相似, 將所有蠱蟲放在一起, 讓他們自相殘殺,

最后勝出的則為王者。

一群從來沒接觸過毒的孤兒, 陡然接觸, 死傷必定在所難免, 看來為了培養一個毒師, 不知需要多少性命來葬送。

“你沒得到傳承, 又是如何走入毒師這個職業的?”

解釋完, 許長老看了過來。

就算得到毒師傳承, 都未必能夠做到百毒不侵, 眼前這位從來沒去過毒殿, 卻能做到這點, 用毒比他都絲毫不差, 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其實……我在毒殿呆過, 不過, 不是這里的, 而是在軒轅王國下屬的一個小地方, 叫做紅蓮山脈……后來離開那里, 獨自闖蕩, 機緣巧合之下, 得到了一本毒道的秘籍, 慢慢也研究, 才到了如今的地步……”

張懸隨口道。

如果說從來沒接受過毒, 就達到這種水平, 換做誰都不會相信, 所以話語中, 有真有假, 讓對方難以分辨。

“用毒的秘籍?能讓你達到如此實力, 看來這個秘籍不簡單!”

贊揚了一聲, 許長老忍不住看了過來:“不知是否方便, 將這本秘籍借給我觀看一二, 放心, 我可以不翻開, 只是有些好奇, 想看看出自哪位大師之手!”

“這……”

張懸嘴角一抽。

他只是信口胡說, 哪里有什麼秘籍?

難不成……對方再次對他產生了懷疑?

(明天三更, 有月票的先投過來啊!另外, 公眾號最近會將本書出現的美女,

弄了一個美女榜, 請了專門的畫家畫出來了, 今天發排行第十二的, 大家可以關注看一下。 微信搜索“橫掃天涯”添加關注即可。 )

110361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