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130章 購買(一更求訂閱)

鐵蹄酒吧。

格麗正在喝咖啡, 同時打量墻板上的懸賞令。

‘狩獵‘屠夫’葛雷德太危險了, 他不僅本人是超凡者, 手下還有一個匪幫……難怪賞金那麼高……‘俠盜’佐倫倒是只有一個人, 可惜他行蹤不定, 在貧民中風評不差……我不是太想緝捕他。 ’

‘我手上的積蓄, 只有一百二十七枚金龍, 距離兩百金龍還差得太遠……’

就在這時, 她面前坐下一人。

對方看起來很年輕, 面容平靜, 略微擠出一絲笑意:“你好, 女士!”

格麗沒有多說什麼, 亮了亮腰間的槍套, 繼續吃早餐。

西部的女兒, 可不是會被相貌玫瑰與甜言蜜語擊倒的貨色。

“聽說……你是這附近最厲害的賞金獵人,

我正好有事, 需要一位保鏢!”

蘇魯絲毫沒有尷尬, 自顧自地坐了下來。

“雇主?”

格麗的神色正式了點。

既然來的不是追求者, 而是雇主, 自然要換一種態度:“你準備讓我做什麼?先說好……違背法律的事情我不做, 再多錢也不行!”

她上下打量著蘇魯。

嗯, 西部牛仔打扮, 兩側配槍, 只可惜, 一點都沒有真正荒漠牛仔的硬漢氣質……不是她喜歡的類型。

“我想去自然保護區一趟, 最好能見見那里還生活著的高索原住民, 聽說他們的部落保留了一些原始文化特征……”

蘇魯道:“自我介紹下, 我叫肖恩, 一位民俗學者!”

“你想去高索原住民的村落?”

蘇菲嘲弄地望著蘇魯, 身體向后一仰, 兩條大長腿毫無淑女形象地搭在了桌上:“你是想去找死麼?還是想讓你的頭, 變成他們的裝飾品?”

嗯, 在聯邦宣傳中, 高索原住民十分兇殘野蠻, 特別是原生態部落, 甚至保留了‘獵頭’的習俗。

基本上, 在征服者威廉的屠殺之后, 幸存下來的高索原住民雖然臣服在聯邦的鐵蹄之下, 但對外來者肯定抱有可怕的敵意。

“所以……我需要一個保鏢, 特別強力的那種, 格麗女士!”

蘇魯聳了聳肩膀:“為此……我愿意付出五十枚金龍的報酬!”

“五十枚……金龍?”

格麗的喉結動了動, 大長腿收好, 略微端正下坐姿。

這可是一筆大生意!

這些加上她的積蓄, 已經很接近二百的數目, 再省吃儉用一筆, 或許就能在黑市中購買到她心儀已久的東西!

“很好……你的報酬打動了我, 最后確認一下, 你只需要我保護你去高索原住民的部落?”格麗最后確認道。

“沒錯, 剩下的事情都交給我!”蘇魯點點頭。

“先付一半的訂金, 我們簽訂契約, 由酒吧老板作證!”格麗想了想, 答應下來。

“沒問題……”蘇魯露出一絲笑意:“本人肖恩·奧托, 之后的一切就拜托你了。 ”

……

雖然蘇魯付錢很痛快, 但兩人并沒有立即啟程。

原因很簡單, 他沒有馬!

一開始說這話的時候, 蘇魯發誓, 他清晰地從格麗的眼中看到了鄙夷的神情。

“在中西部, 烈酒、馬與左輪, 就是牛仔的生命!”

格麗搖搖頭:“據說你還是康格尼州人?”

“我自小在外地長大……”

蘇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跟著格麗, 來到了一家牧場。

“可供騎乘的馬很重要, 很多時候, 它就代表著生命……在這方面, 我推薦老馬, 新馬雖然強壯, 短期沖刺強, 但不擅長蓄養馬力, 也不懂得認路, 野外尋找水源, 還不夠溫順……”

馬欄之中, 格麗親熱地撫摸著馬頭, 用面頰貼著它們。

“這方面……你選吧,

你是專家!”

蘇魯沒有絲毫意見。

他的確不認識路, 在這方面的求生經驗也沒有對方多。

而經過查探, 這位格麗女士, 的確是一位正派的賞金獵人, 經驗也豐富, 所以才動了雇傭的念頭。

幾經挑選之后, 格麗為蘇魯推薦了一匹黑色的老馬。

當然, 說多老也不至于, 剛剛十五歲, 過完了生命的一半。

它有著自己的名字, 叫做黑杰克, 離開的時候, 蘇魯還看到了牧場主人的不舍。

“你會騎馬麼?要不要我教你!”

將韁繩交在蘇魯手上, 格麗神色戲謔。

“不會, 但我自學得很快!”

蘇魯接過韁繩, 右手撫摸著馬頭。

靈感略微勃發, 就接觸到了黑杰克的靈體!

萬物有靈!即使馬也一樣。

但它的靈體, 明顯比人類的要小許多, 也渾噩多了。

就好像剛剛初生的雛鳥, 很難分清好壞, 極容易產生親近感。

“這……”

格麗看著黑杰克只是嗅了嗅肖恩, 就上前親熱地舔著對方的手, 不由驚訝:“怎麼回事?”

即使比較溫順, 也沒這麼容易就馴服到這個程度吧?

“或許……我們天生合得來?畢竟我也有牛仔的血統!雖然很早就離開家鄉了……”

蘇魯隨意找了個理由, 翻身上馬。

“希望你不要拖我后腿……我們今天還有許多事要做!”

格麗隨后跟上, 要準備前往高索原住民的部落,

不是簡單的事情。

他們需要在荒野中前行很長一段時間, 需要補充大量食物、清水、藥品、帳篷等等。

當然, 更少不了槍械與火藥!

雖然聯邦已經大體征服了中西部, 但那只是在城市與鐵路沿線周圍。

在一望無際的荒野上、在蒼莽的叢林中, 依舊有著大量原住民, 他們對任何外來者充滿敵意。

而危險, 絕不僅僅于此!

惡劣的自然環境, 兇殘的野獸, 甚至是同樣的聯邦牛仔, 都有可能帶來危險!

哪怕是賞金獵人, 也不可能次次豐收, 任何一次出行, 都是拿性命在賭博。

是以, 在蘇魯豪擲五十金龍之后, 就連原本對他不屑一顧的格麗, 都被生生打動了。

報酬這麼豐厚的任務, 可是很少見!

至于危險性?任何任務都有危險!

真正能活到積攢一筆足夠的財富, 爽快退休的賞金獵人, 終究是極少數!

他們很多人, 都變成了馬匪的戰利品, 或者路邊的枯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