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155章 故人(一更求訂閱)

原本熱鬧的酒吧, 此時已經變成修羅場。

不少混混倒在地上, 頭破血流, 敢拔槍的牛仔更是早就死了。

只剩下酒吧老板被打成豬頭, 提在黑衣騎士的手中, 還在本能地抗辯:

“你在說什麼……我不知道……”

“你想死麼?”

黑衣騎士極有氣勢地將左輪塞進老板的嘴里:“我最后問一遍!”

“我真的不知道……老大他一向不會讓我們知道他在什麼地方……”酒吧老板的聲音有些變調。

事實證明, 在死亡面前, 一個匪徒怎麼可能堅韌不屈?立即就將所有知道的都賣了。

“真是可惜……”

黑騎士環視一圈, 一個個比對著地上匪徒的臉龐:“切……一個上通緝榜的都沒有,

真是浪費時間!”

那些頭破血流的倒霉蛋十分無語。

他們最多算外圍, 真正殺了人的兇悍匪徒, 肯定是跟著葛雷德的精銳部隊混啊。

甚至, 都不能算從屬關系, 只是這個酒吧老板向葛雷德‘進貢’過, 因此面前算對方罩著的而已。

由于這個原因受到襲擊, 實在是無妄之災了。

“女人!你竟敢?”

這時候, 從酒吧最里面, 沖出來兩個壯漢, 看到這情況, 想也不想地向騎士撲來, 速度很快。

“【士兵】?”

黑衣女騎士冷笑一聲, 修長的大腿充滿了野性力量, 一個橫掃。

砰!

一名【士兵】撞在吧臺上, 大量酒瓶碎裂。

她身體一旋, 又一個高抬腿, 重重踹在另外一個大漢的胸膛。

“如果是之前的我, 或許面對兩個職業者圍攻要束手束腳, 但現在不會了!”

格麗充滿自信。

但下一刻, 她背后突然浮現出一個陰影。

是那個撞入吧臺的大漢, 他渾身浴血, 酒水與碎玻璃渣滿身, 此時眼珠通紅, 一個熊抱。

【士兵】的抗性, 或者說恢復速度, 還是很強。

普通人被那麼一踹, 大概早就骨折躺在地上起不來了, 但他好像只是皮肉傷。

格麗一不小心, 就被狠狠抱住, 看到另外一個大漢撲了過來。

兩相夾擊之下, 即使她晉升了二階的【游騎兵】, 也有些吃不消。

畢竟, 【游騎兵】的長處, 還是在騎行上。

“呦, 你們好啊!”

就在這時, 酒吧大門洞開, 一個年青人閃了進來。

他雖然嘴角帶笑, 但不知道為什麼, 格麗感覺一股恐怖的威壓撲面而來, 就好像幼年時在草原上碰到了獅子一樣。

靈壓!

蘇魯望著恍惚的三人, 毫不猶豫地抬手拔槍。

砰砰兩聲之后, 兩個【士兵】脖子中彈, 倒在地上抽搐。

這種致命傷, 就不是普通的職業者能靠體質硬扛自愈的了。

“沒事吧?”

蘇魯吹了吹槍口的青煙, 望向格麗。

一段時間不見, 她竟然晉升了二階【游騎兵】!

不得不說, 這有些超出蘇魯的預料, 看起來, 對方在一階停留的時間肯定比較長, 積蓄十分雄厚。

這才能在得到晉階信息之后, 很快就突破。

當然, 比屬性欄的瞬間突破, 還是差了許多。

“還有……恭喜你, 晉升二階職業者!”

蘇魯露出一個笑容。

“是你……假肖恩!”

格麗的表情卻有些奇怪, 她大步上前, 雙手搭著蘇魯的肩膀, 似乎想要給他一個熱情的擁抱。

但下一刻, 她右膝蓋屈起, 向著蘇魯狠狠一撞!

“我靠!”

關鍵時刻, 曾經苦練的格斗意識, 還有【游蕩者】的能力幫了大忙。

蘇魯雙手一撐, 掙脫格麗的束縛, 腳下邁著靈巧的步伐, 剎那間遠去數米, 避開了這個死亡膝頂,

有些冷汗地喝問:“你做什麼?”

“我做什麼?你這個混蛋!”

格麗咒罵一聲:“上次還沒告訴我名字就跑了……”

一提到這個, 她就一肚子火。

“呃……”

蘇魯有些難堪, 尷尬地笑了笑:“抱歉……上次我有急事。 ”

嗯, 購買材料, 煉制藥劑, 提升屬性, 的確都很急, 生死攸關啊。

“那這次呢?”

格麗拿起一個酒瓶, 順手砸在了一個想要逃走的混混頭頂。

“這次……”

蘇魯嘆了口氣, 瞥了眼漲到九百以上的經驗值:“我想覆滅葛雷德匪幫!”

只要再收割一波, 他就滿足晉升【奇術師】的要求, 如果事情發展到最壞情況, 也還有一拼之力!

“覆滅葛雷德匪幫?”

格麗給自己倒了杯啤酒:“為什麼?”

“為了正義!”

蘇魯說了個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 又問格麗:“你呢?為什麼會在這里?”

“這件事……”

格麗瞥了瞥外面:“出去說!”

這畢竟是犯罪現場, 待太久有風險。

“好!”

蘇魯一口答應, 隨便搶了匹馬, 與格麗在夜色中并肩而行。

夜間騎馬很需要技巧, 并且路上或許還有很多坑洼, 容易造成失蹄事故。

但蘇魯發現, 格麗騎得特別穩, 她的騎術原本就很精湛, 此時更似乎提升到了一個神奇的地步, 甚至能與坐騎溝通。

‘【游騎兵】的特殊能力麼?’

蘇魯若有所思, 旋即就聽到格麗的聲音傳來:“你跟在我后面。

這樣有她探路, 可以避免一些危險。

兩人一前一后, 借著月色前進, 沉默了下, 格麗先開口道:“上次之后, 我終于積攢夠了足夠的金龍, 購買到了二階的職業信息, 并且, 還遇到了一位好老師!”

“老師?”

蘇魯有些驚訝, 這說得當然是超凡側的。

“是的……他教導了我許多東西, 并且幫助我成功就職。 ”

格麗對于這位老師很是尊敬:“但是出于某個原因, 我不能對你說他的名字。 ”

“好吧。 ”

既然對方有著難言之隱, 蘇魯肯定不會問到底, 只是好奇道:“那你今晚是……”

“這是老師給我布置的任務!”

格麗很痛快地回答了:“掃蕩葛雷德匪幫在查爾斯市的窩點, 并打探葛雷德的行蹤……如果找到了, 立即通知老師!”

‘這聽起來……像是一場狩獵?莫非格麗找的老師是某個實力很強的賞金獵人?’

這實在很有可能, 蘇魯不由陷入沉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