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746章 故事

“希維納多的真身……隱藏起來了, 我找不到祂所在……”

“不過……祂也發現不了我, 畢竟這還是一個中立的世界, 并非誰的神國, 祂也只有‘7’的位階……”

“只是, 祂隱藏得很好, 我就不能先暴露。 ”

蘇魯低調地收斂了自己身上的光輝, 降落在一片森林邊緣。

曾經, 這里是附近農民取之不盡, 用之不竭的寶庫, 但現在它所帶來的, 就只有恐懼。

分叉的枝椏宛若各種殘肢斷臂, 猙獰地向四方舒展……樹上掛滿的也不是香甜可口的果實, 而是各種奇形怪狀的猙獰物品。

比如……一顆顆布滿血絲的眼球, 有的還在向下滴血。

整個森林的畫風一下變得十分獵奇。

蘇魯身上所有的氣息內斂, 如同一個普通的農夫, 踏著踩上之后會發出尖叫的黑草, 來到一株果樹之前。

這株果樹的樹干上有著三個扭曲的樹洞, 形成了一張驚聲尖叫的人臉樣式。

啪!

蘇魯直接伸手, 摘了一串眼珠下來, 隨意捏爆一個。

“嗯……聞起來是葡萄味的, 口感應該不錯, 除了會讓吃的人發瘋之外, 沒有其它副作用了……”

他贊許地點點頭。

此時, 這棵果樹才似乎終于反應過來, 發出一聲宛如女人般的高亢尖叫。

“想要拿走……我的果實……必須……回答我……一個問題!”

從扭曲的樹干上, 傳出果樹的聲音:“什麼動物……早上有八條腿, 中午……有四條, 晚上……變成兩條?”

“滾!”

蘇魯表情一冷:“拿這種問題來, 根本沒有誠意。 ”

他轉身就走。

“卑劣的盜竊者!”

后方, 果樹華麗麗地怒了。

它的枝椏盡數活動起來, 仿佛靈巧的手臂, 向蘇魯席卷。

當然, 最終只能無奈地抽中地面與泥土。

“嗯……看起來還是有著一定范圍限制, 它的根須不能離開土壤……否則的話, 森林大遷移?那人類世界就更沒得混了。 ”

蘇魯辨認了下方向, 走向一個農村。

……

“在很久很久以前……”

打谷場的草垛上, 坐著一個抽煙斗的老爺爺。

在他旁邊, 圍了一群天真的少年與孩童。

他們有男有女, 目光靈動, 唯一的相同點就是都有些面黃肌瘦, 眼眸里夾雜著渴望。

白胡須老爺爺吸了口煙斗, 開始將故事:“那時候的土地里, 長出的莊稼能堆滿整個倉庫, 森林里到處都是香甜的果實與蘑菇, 小矮人與精靈永遠熱情好客……它們居住在屋子那麼大的蘑菇里。 ”

“艾德森老爺爺……”

一個小男孩舉手道:“可是現在, 爸爸媽媽說森林是禁地, 里面有可怕的吃人怪物……”

“咳咳……你們不想聽我講故事了麼?”

艾德森緩緩吐了個煙圈, 頓時令小孩子們都閉上了嘴巴。

“我們這里可是整個斯坦瑞大陸的核心地帶……諸多童話的發源地……在我年輕的時候, 曾經聽過一位還沒有發瘋的吟游詩人, 傳唱過有關豌豆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 是平原上一個農夫的兒子, 他年輕而英俊, 家里很窮, 有一天, 他去森林里砍柴, 遇到了一位小仙女……”

“小仙女受了傷, 一只翅膀破碎了, 她躲在花骨朵后面, 嚶嚶哭泣。 ”

“農夫的兒子問道:‘美麗的小人兒啊, 有什麼我能幫你的麼?’, 小仙女感受到了他的善意, 怯生生地從花朵后面走了出來, 說著:‘我缺了一只翅膀, 不能飛了。 ’”

“農夫的兒子是一位心靈手巧的人, 他很快找到了辦法, 用綠葉與花瓣,

為小仙女重新制作了一只翅膀, 小仙女飛了起來, 高興地圍著他繞圈子:‘善良的人啊, 感謝你的幫助, 請收下我的謝禮。 ’, 她飛入花叢, 沒有多久, 就抱著一顆跟她腦袋一樣大的豌豆種子出來……種下去之后, 你的愿望會得到實現。 ”

“農夫的兒子將豌豆種子帶回家, 種在了籬笆里面, 每天用泉水澆灌……很快, 豌豆就發芽了, 藤蔓長啊長啊, 一直長到了天上……”

“天上?”“天上有什麼?”小孩子們迫不及待地追問了起來。

艾德森停頓了片刻, 直到一個小女孩上前, 給他捶打肩膀, 才滿意地繼續講述:“豌豆里面有小仙女的魔法, 可以滿足人的一個愿望, 傳說有人從天堂得到了數不盡的財富, 但那不是我們的故事……農夫的兒子爬上藤蔓, 爬啊爬啊, 他爬入云端, 爬到了藤蔓的頂部, 看到了一座城堡!”

“那城堡很高很高, 距離藤蔓頂端還有一段。 ”

“在城堡里面, 居住著一位美麗的公主。 她有著一位睿智的獅子老師, 以及一名可惡的癩蛤蟆嬤嬤……這一天, 公主剛好一個人往窗戶下望, 看到了農夫的兒子。 ”

“農夫的兒子喊道:‘請幫幫我, 美麗的女士。 ’”

“公主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癩蛤蟆嬤嬤說過……長得跟你一樣的男人都是壞人。 ’”

“農夫的兒子連忙回答:‘以小仙女的名義,

我不是壞人。 ’他將自己幫助過小仙女的事情講了出來。 ”

“公主這時候, 想到了睿智的獅子老師, 它跟小精靈一族是很好的朋友, 因此放下繩梯, 讓農夫的兒子爬上了最后一段。 ”

“他們彼此相愛了, 在睿智獅子的幫助下, 離開了天上的城堡, 回到了地面上, 從此過上了幸福快樂的生活。 ”

……

“感覺有點爛尾啊, 為什麼見面就相愛了?后面太快了吧?”

一個陌生的聲音插入進來。

艾德森抬起頭, 就看到了一個年輕的外鄉人, 他站在旁邊, 似乎已經聽了很久。

“誰知道呢……反正就是一個童話故事, 或許是當年的吟游詩人遺忘了最后的部分吧……”

艾德森磕了磕煙斗, 盯著蘇魯:“現在可很少見到你這樣的外地人了。 ”

在以前, 村子里食物富裕, 對待外來客還算熱情。

但現在, 情況卻是完全不一樣了, 沒有誰能要求某人在自己都吃不飽的時候拿食物去救濟外人。

并且, 還有瘋了的吟游詩人例子在。

艾德森的眸子里頓時泛起一絲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