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238章 油畫(為從此戒掉LOL盟主賀!)

“瑪麗, 把浴室清理一下。 ”

蘇魯緩緩走下樓梯, 對女仆道。

“好的, 先生!”

瑪麗抱著水桶與抹布上樓, 旋即就傳來一聲驚呼:“女神啊……”

她后面似乎還有話語, 不過壓低了聲音。

“哈洛克, 你看好家!”

蘇魯笑了笑, 對哈洛克道。

二哈抬起頭盯著他, 表情有些疑惑, 鼻子嗅了嗅, 又慵懶地低垂狗頭。

“至于你……瑪格麗特!”

蘇魯叫來自己的女房客:“你自由了……”

他將幾本手抄本交給瑪格麗特:“這是你祖父留下的神秘學知識……只是抄本, 正本在警署。 ”

“謝……謝謝。 ”

瑪格麗特有些疑惑, 但十分欣喜地收下了:“感謝您的羅里節禮物!”

哎呀!遭了!我忘了給先生購買禮物了。

少女瞥了眼蘇魯, 神情有些惴惴。

“不必客氣……你可以離開了, 如果遇到你所說的那些大蛇之信徒, 請帶去我的問候!”

蘇魯覺得自己要主動點了。

做完這一切之后, 他回到臥室, 突然間, 嘴角勾起, 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

旋即, 他的身體漸漸虛幻, 化為無形。

“干得漂亮!”

真正的蘇魯從衣柜里面走了出來, 注視著影分身消失。

如今的影分身, 在控制范圍之內, 可以完美地完成他的一切想法, 感覺好像開了兩個視角一樣。 并且因為本來就是‘影子’與‘虛幻’, 所以可以盡情捏臉, 比如偽裝成如今的他。

剛才的實驗, 就連哈洛克都發現不了異常。

“這樣的話……我就可以去參加歐文的晚宴了。 ”

蘇魯瞥了眼屬性欄:

——————————————

姓名:【蘇魯·波特利】

職業:【奇術師】(三階)、【影武士】(三階)

職階:【3】

稱號:【黑騎士】

力量:【24】、敏捷:【60】、體質:【40】、精神:【100】

靈感:【80】(100)

技能:【尸姬創生lv1】、【馬伽格斗術lv7】、【靈魂出竅lv6】、【靈壓lv4】、【靈之鎖鏈lv1】、【神奇物品制作lv4】、【魔藥煉制lv1】、【心靈奇術lv1】、【影分身lv1】

被動:【通用希伯語lv3】、【基礎物理學lv5】、【獵魔學識lv4】、【古希伯語lv3】、【古拉姆語lv4】、【神秘學識lv5】、【強壯lv4】、【靈巧步伐lv1】、【狂妄之語lv1】

xp:【20】

——————————————

“經驗值還是不足啊, 實際上, 我也想提升【奇術師】的附屬技能, 還有【靈巧步伐】、【靈之鎖鏈】等等, 可惜【影武士】的分身技能更加適合晚上的冒險。

“至于日后的職業規劃……【奇術師】的后續【造夢大師】還沒有找到, 倒是【次元行者】的要求似乎比較容易滿足……以后必須抓緊步伐的鍛煉了……雖然我近期不準備再提升職階。 ”

如今雙職業都是三階的他, 完全有把握單挑任何一個四階職業者。

而提升的靈魂本質, 導致收獲的‘真靈經驗’不斷縮減, 必須沉淀一段時間, 積累更多的經驗值。

……

夜晚。

歐文的別墅前, 噴泉中的水流倒映出各種光芒。

一輛輛豪華尊貴的馬車停在別墅之前, 下來一位位盛裝打扮的紳士與淑女。

他們都是羅里市上流圈子中的人物, 此時匯聚一起, 應邀前來, 為道格威爾家族的繼承人, 歐文·道格威爾慶祝他的生日。

大廳內, 專門請來的音樂團正在賣力演奏。

小提琴與大提琴匯聚成悠揚的交響樂, 舞池里早已有成對的男女在翩翩起舞。

蘇魯穿了身筆挺的燕尾服, 打著黑色的領結, 手持一杯香檳, 靜靜注視著這一幕。

‘歐文還是無法違抗他父親的意志, 必須在這里主持慶典……這就是命運詛咒的可怖?’

他對這個詛咒, 以及后續的發展, 乃至疑似的‘議長’都很有興趣。

但毫無疑問, 在這個夜晚, 這幢別墅是羅里市最危險的地方,

沒有之一!

因此, 蘇魯選擇用影分身前來, 本體埋伏在外面, 隨時準備逃跑或接應。

‘目前的分身……只能烙印【影武者】一系的能力, 有些可惜, 否則的話, 我還想近距離好好看一下那口古井……’

但要本體去觀看, 蘇魯肯定是不干的。

他不想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而將小命丟掉。

在神秘學世界中, 好奇跟危險差不多可以劃等號。

這次要不是獲得了分身能力, 他也不會有膽子前來晚宴。

“很平常的宴會……”

沒有了靈感, 但蘇魯還有敏銳的觀察力, 他不著痕跡地走了一圈, 除了花園之外, 并未發現哪里有問題。

“嗯?”

他來到走廊前, 突然怔住, 望著上面的一排油畫。

那是道格威爾家族的歷代祖先們, 之前聽歐文介紹過。

但現在, 這些快要腐朽的油畫明顯經過翻新, 露出嶄亮的光澤, 每一個人物都栩栩如生。

強尼、歐內斯特、還有小歐文與大歐文!

“道格威爾家族的人相貌都十分相似啊, 藍眼睛、高鼻梁、特征明顯……”

蘇魯望了眼大歐文, 覺得對方很眼熟。

他看了看下方的介紹:“歐文·道格威爾, ???—154, 道格威爾家族歷史記載中第一任正式家主, 參與了羅里市的建設與命名……”

“這位道格威爾家族的祖先, 出生不詳, 卒于聯邦歷154年?跟我之前的推測差不多……他也算不錯了,

奠定了道格威爾家族的基礎, 或許還是一位職業者。 ”

與波特利家族相比, 道格威爾家族雖然低調, 但十分有內涵。

人家的家主, 幾乎是每一代陰影議會的‘議長’, 如今更是幾乎暗中掌握了整座城市!光是這點, 蘇魯感覺波特利家族的祖先們會臉紅的。

“如果我是歐文的話……起步一定更快, 選擇也一定更多……”

就在這時, 他聽到音樂猛地振奮。

掌聲之中, 穿著復古盛裝、臉色蒼白的歐文, 正被一個中年人領入宴會中心。

他的表情茫然而恐懼, 好像一只無助的麋鹿。

“那就是歐文一直抱怨的夢中盛裝?”

蘇魯望了過去, 看到歐文穿著一套紅色打底的禮服, 有些制式軍裝的味道, 肩膀與胸前還有專門為懸掛勛章而留出的空余。

“就是……感覺太復古了一點, 起碼是一百年前的流行款式了。 ”

他吐槽了句, 突然怔住, 身體開始不自覺地顫抖。

“幾乎……一模一樣!”

蘇魯抬起頭, 望著道格威爾的初代家主油畫, 又望了望舞池中的歐文, 嘴唇努動了下, 卻沒有任何聲音。

油畫上, 被清理一新的大歐文表情玩味, 睿智的眼眸筆直地望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