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253章 到來與離去(5800加、求月票!)

“我覺得……我還需要磨練。 ”

羅德沉默良久, 給出了答案。

這是實話, 他感覺【獵魔專家】所帶來的壓力都還沒有完全消化, 如果此時再謀求晉升, 失敗是唯一的可能!

“你要記住, 心靈的堅定, 是獵魔人進階的前提!我們必須不斷靠攏光明, 以此對抗不斷迫近的邪惡!”

老獵魔人虔誠地做了一個祈禱的手勢:“放開你的心, 讓女神幫助你!”

“我已經做了!”

羅德不耐煩地道。

“那是你的心開放得還不夠……”老獵魔人眉頭一皺:“如果不能完成徹底的心靈‘圣化’, 未來就永遠不可能晉升傳說級的【圣武士】!”

“我當然知道!我正在努力!”羅德強行將焦躁壓制下去。

“不錯, 畢竟是波特利家族, 出過六階【神之守衛】的獵魔人世家……你要記住, 你只能走這條路, 這是你的祖先證明過的。 ”

老獵魔人原本的表情一點點柔和下來:“還有一件事, 我要離開了, 接到教會的任務, 前往中部!”

“有任務?為什麼不帶上我?”羅德的鼻子很靈, 一下就嗅出了什麼。

“呵呵……你對任務的熱情, 證明了你對教會的忠誠, 但這一次, 你不行……”老獵魔人搖頭:“任務中的惡魔職業者很危險, 非常危險, 異常危險!不適合‘新人’……嗯, 雖然你已經是三階了, 但也算不上真正的老手。 ”

“聽起來更有意思了, 目標是誰?”羅德舔了舔嘴唇。

“安格斯金家族的一名強者, 他在聯邦中部出現過……”老獵魔人無所謂地道:“安格斯金……你一個人的時候最好不要提這個姓氏, 或許會引來一些不好的事物, 當然……跟我一起的時候沒關系。 ”

“不能說出名字的家族?”羅德偏著頭想了想:“我似乎聽父親提起過, 我一直以為那只是一個故事。 看起來, 這次的目標很強啊, 五階傳說?老頭……你可不要死了。 ”

雖然他覺得這個老師很煩, 并且信仰頑固得好像塊廁所里的石頭, 但畢竟教導了他很多東西。

“如果我死亡, 那也是女神的旨意!”

老獵魔人笑道:“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

你可以自己向教會接取任務, 兌換想要的物品……”

說完之后, 他的身影就消失在迷霧中。

羅德望著他消失的地方, 目光忽然變得沉凝。

他一步步走出密林, 回到一間破舊的租賃公寓, 這是他的暫時落腳點, 跟一群人合租, 自己只有一個單間。

哐當!

羅德打開房門, 發現門縫下被人塞了封信。

他將買來的漢堡果汁丟在一邊, 先打開信封, 瀏覽了一遍, 臉上就浮現出一絲:“他終于回來了。 ”

羅德顧不得吃飯, 直接匆匆收拾了下, 就準備啟程, 離開這個城市。

他來到公寓門口, 一個人突然出現, 攔在他的面前。

他認得, 這是公寓的房東, 一個肥胖如豬, 吝嗇黑心的家伙。

此時, 胖胖的房東就堵在羅德的對面:“馬文……你已經欠了三天的房租了, 如果再不繳清的話, 我就把你趕去睡大街。 ”

羅德一皺眉:“我怎麼記得……我還有押金在你那里?難道還不夠抵償麼?”

“押金?”

房東上前一步, 油光發亮的嘴唇好像兩根香腸一樣上下飛舞, 唾沫橫飛:“你還好意思跟我提押金?你損壞了我的家具, 還有耗水與蠟燭……這些都是錢啊!”

他是吃準了能租他這種廉價公寓的, 都是接近社會底層的破產者與貧窮工人, 可以肆無忌憚地壓榨。

“房東先生, 我想跟你說一句話……”

羅德看了看周圍, 還有湊近的房東:“惡心的蒼蠅, 老子忍你很久了!”

砰!

說完, 他一拳砸在房東的肥臉上, 大步離去。

……

與此同時, 華諾鎮。

蘇魯已經戴上‘鴉之覆面’, 換了個身份, 定居了下來。

以‘心靈奇術’開道, 更改普通人的記憶沒有絲毫壓力, 所以, 他此時的身份就變成了本地一個商人的遠方侄子——霍華德。

這位年青人是一位旅行家, 剛剛瀏覽完大海的風情與恐怖, 因此想要在叔叔家小住一段時間。

他偽造出這個身份, 自然是為了方便就近監視。

蘇魯最近實力提升, 膽子也變大了一點, 想要看看能不能用自己的暴露, 抓住黑死社的尾巴。

至于抓到一些線索之后, 如果能解決, 那肯定自己解決, 積攢經驗。

如果不能的話, 就直接通報教會或者十一局。

只是出乎他預料的, 一連過了很多天, 小鎮都非常平靜。

似乎, 黑死社的勢力并未延伸到華諾鎮這一級。

不過想想西海岸各個城市與鄉鎮的距離, 如果不是主動傳遞消息, 而是被動等待消息的擴散傳播, 好像的確需要不少時間。

蘇魯也就安心下來, 繼續等待。

翌日清晨。

他穿了一身寬松的休閑服飾, 品嘗著本地特色的牛奶與蘋果派,

順帶看報紙。

“羅里市發生可怕襲擊, 市政廳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最先映入眼簾的, 就是一行加粗放大的通用希伯語, 讓蘇魯看得有些嘴角抽搐:“果然……‘神秘長老’布卡迪, 在目睹了古老大蛇的真容之后會出大問題……希望道格威爾家族能應付吧, 不過就算他們不行, 還有聯邦與教會呢。 ”

旋即, 又有一條消息吸引了他的目光:

“弗朗西斯財團斥巨資修建東海岸的電報線路?是奧爾奇·弗朗西斯做的麼?”

蘇魯摸了摸下巴。

在綠樹堡內環的時候, 他與對方做了一個交易, 用專利入股, 換取了大量的積分, 這是他在內環崛起的基礎。

不過, 還是保留了一定的股份。

“希望他們不要忘記我的分紅, 否則的話……”

蘇魯眼眸中閃過危險的光芒, 雖然他很清楚那些財團的把戲, 一開始這種巨資建設肯定虧損, 沒有分紅, 讓他追加投資, 否則稀釋股份, 都是尋常手段。

但是, 如果做得太過份了, 他可不是沒有絲毫還手之力的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