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260章 消失之畫(6000加,求訂閱)

深夜。

一支由光明女神教會人員組成的小隊, 來到了華諾鎮上。

“已經確定, 目標就在旅店之內, 一共三人……”

黑暗的街道上寂靜寥落, 只有皮靴與石子路的摩擦聲輕輕響起。

在一個拐角處, 某個一直負責盯梢的本地教會成員閃了出來, 壓低聲音道。

“教會會記錄你的功勛的, 現在, 回去好好睡一覺。 ”

領頭者是一名中年人, 笑容很和善。

“謝謝……為女神奉獻, 是我應該做的。 ”那個盯梢者有些受寵若驚, 又行了一禮, 這才飛快離開。

“主教大人?”

在他旁邊, 一名教士突然開口, 帶著詢問的意思。

“這次抓捕黑死社成員, 必須做得干凈漂亮……”中年主教劃了一個祈禱的手勢:“最近的聯邦很不平靜……查爾斯市、尼亞市、波吉市、還有最近的羅里市接連出事,

駐守的教會成員犧牲慘重, 雖然他們是蒙女神的榮光, 升入了祂的天國, 但對于我們而言, 這是恥辱!”

“但是……只要是行動, 必然會有意外。 ”

有意外, 就可能出現傷亡!

在這種情況下, 讓本地人參與, 至少有熟悉地形的便利。

“放心, 這次行動一定會成功, 臨行之前, 大主教特意將一件神奇物品交給了我。 ”

中年主教笑了笑, 打開手提箱。

里面, 是一幅胡桃木制作的油畫框, 正面用黑布蒙住, 無法看清楚上面的內容。

“原來是它!”

幾個教士興奮地點頭。

“開始準備……”

中年主教又走了幾步, 令不遠處的旅店清晰地印入眼簾。

他笑了笑, 拿出油畫框, 對準了旅店, 扯下了黑幕。

一股詭異而無形的力場散開, 驟然將對面的旅店包裹。

如果是站在正面的話, 就可以看到在畫框內的油畫原本是一片空白。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 上面的痕跡就一筆筆多了起來, 仿佛有一個無形的畫家, 正在臨時起意地進行創作!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四周寂靜無聲中, 一幅油畫終于完成。

它的主體是一幢殘破的旅店, 四周則是一片濃郁的黑暗。

接下來, 在眾人驚訝、憧憬等等復雜的目光中, 對面的旅店赫然消失不見。

似乎, 現實世界的整座旅館, 都被封印入了油畫當中!

“好了, 等我們回去之后, 再將里面的人提出來一一甄別。 ”

黑衣主教將油畫收好, 蓋上油布, 輕松地說著。

如果不是這幅油畫需要時間‘繪畫’, 并且目標越強, 繪畫時間越長, 期間不能脫離一定范圍, 否則必然失敗的話, 它絕對算得上一件十分強力的傳說級奇物。

哪怕是現在, 面對一些不動的目標時, 它的效果也非同小可。

教會的隊伍很快退去。

不遠處的一座屋頂上, 蘇魯正很有興趣地偷窺著這一幕:“神奇物品?效果真是……非凡啊!”

只可惜, 有些好過頭了, 憑空消失不見一處旅店, 還有里面的人, 明天小鎮上肯定要炸開鍋。

“感覺光明女神教會現在變得謹慎了不少啊, 明明只是幾個小角色……”

他不得不感嘆一聲。

看來在吃了幾次虧之后, 教會也在飛快成長。

并且, 底蘊很厚, 僅僅只是積蓄的神奇物品就很厲害。

“希望它們不會在未來的某一天, 被用來對付我……”

蘇魯嘆息一聲, 身影漸漸隱沒于黑暗。

……

“呼……又要過新年了。 ”

翌日清晨, 蘇魯迎著和煦的陽光, 愜意地瞇起了眼睛。

他記得上一個新年中,

先是爆發了尼亞市襲擊, 旋即綠樹堡內環就損失慘重。

在聯邦歷280年到來之際, 尼亞市居然又不見了!

聯邦的發言人們, 該怎麼掩飾這個必被提到的問題呢?還是順勢推出杜克法案?

蘇魯活動了下身體, 望向屬性欄:

“力量:【24】、敏捷:【60】、體質:【43】、精神:【100】……”

在利用自己的魔藥技能還有神秘學知識, 檢查過那兩支‘圣血藥劑’, 確認沒有問題之后, 蘇魯便直接使用。

而它們則是為他帶來了03的體質增幅。

“可惜……效果也是逐漸遞減, 如果超過三支, 大概就只有消除疲勞跟療傷的作用了……”

這是所有藥劑學的通病, 至少在高階, 接觸某些特異知識之前, 是改變不了的難題。

吃過早餐之后, 蘇魯手提行李箱, 跟羅絲夫婦道別, 準備去趕蒸汽火車。

“女神啊!”

“老杰克的旅店呢?”

“我昨天還記得它在這里的?”

“里面的人, 還有市里的老爺呢, 都不見了?”

“這一定是惡魔的詛咒!”

路過旅店之時, 那里已經圍了一大圈人, 看著消失的旅店議論紛紛, 臉上浮現出畏懼的表情。

蘇魯裝作好奇地觀望了一會, 又看時間來不及, 才飛快向鎮內的火車站點趕去。

嗚嗚!

伴隨著汽笛聲, 蒸汽火車冒著大量白煙, 駛離了華諾鎮。

他找了個沒有人的角落, 就這麼靜靜等待著。

沒有多久, 一個狗熊般的壯漢就擠了過來:“怎麼?有些不想離開麼?”

他當然是羅德, 已經早一步混上了火車。

“不……只是突然有點感慨, 還有鎮子上旅店的消失……”

蘇魯搖搖頭。

“我好像聽過那件神奇物品的描述, 它來自某一個倒霉蛋的獻祭儀式……那個人本來是個畫家, 瘋狂地癡迷著一些異常的事物, 從中尋找靈感……直到有一天, 他在畫室內失蹤, 現場只留下了那副空白的油畫……”

羅德似乎聽說過那件神奇物品:“后來又有了幾次失蹤事件之后, 終于驚動了教會, 發現失蹤的人進入了油畫中, 超過一定視線后就會徹底消失……老杰克他們你不必擔心, 教會確認無辜之后, 肯定會將他們放出來的, 或許還會將房子還給他。 ”

“有趣的玩意, 它有名字麼?”

蘇魯好奇問道。

“它就叫做‘沒有內容的油畫’!用來對付不會移動的敵人倒是擁有奇效, 哈哈……”羅德浮現出一個不屑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