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283章 陰云(600加,月初求月票!)

翌日。

狼堡之內。

弗蘭克公爵望著蘇魯:

“蘇魯·波特利……你的勇武令人欣喜, 你的仁慈與憐憫是更寶貴的品質……請讓我表示謝意。 我允許你向我提出一個要求!”

這句話一出口, 蘇魯頓時感覺周圍許多火熱的目光注視著自己, 嫉妒幾乎不加掩飾。

在很多騎士侍從、護衛看來, 這就是一條成為貴族的捷徑啊。

只要不是傻子, 肯定會選擇封地!

“我對知識有著非同一般的渴求, 如果能盡情閱覽公爵大人書房所有藏書的話, 那將帶給我無上的喜悅……”

蘇魯其實對這個一大早就派馬斯過來將自己抓到狼堡的大公很不爽,

不過還是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這有些無奈。

畢竟這個時代, 知識更多的還是掌握在貴族手中。

“真是……出乎意料的請求, 我答應了。 ”

弗蘭克沉默下, 在一片惋惜或者說幸災樂禍的目光中, 答允下來。

當然, 雖然答應了, 實際上一些真正珍惜的藏書, 比如記載了超凡職業, 又或者騎士訓練的書籍, 是肯定不會給他看的。

但蘇魯對那些也沒有多大的興趣。

他行了一禮, 跟著仆人來到書房, 立即興奮地抽出一本《獵巫歷史:森林女巫的興起與毀滅》, 就這麼站著閱讀了起來。

‘原來這個世界也有巫師!’

‘不過他們的地位很微妙, 既被畏懼, 又被渴求……就連德拉貢王國的宮廷, 也豢養了一批宮廷法師。 ’

‘在民間, 更是有著各種關于巫師的邪惡傳說, 還有偶爾爆發的獵巫運動……’

……

“他竟然……完全沒有讀懂我的暗示……這個鄉下人!愚蠢的豬玀!”

大廳內, 眾多仆從退下之后, 蒙法利夫人的面色有些扭曲。

原本以為十拿九穩的拉攏, 變成如今這個局面, 連她也很意外。

“我的妹妹, 你要失望了……對方似乎根本不在意封地……”

弗蘭克聳了聳肩膀:“倒真是一個很有趣的小家伙呢。 ”

他的層次很高, 多一個少一個黑鐵級騎士根本不算什麼。

倒是旁邊跟隨的一批人,

特別是馬斯騎士, 對此非常不忿。

這可是一位公爵的拉攏, 王國頂尖貴族伸出的橄欖枝, 一個區區的賤民怎麼敢拒絕?

雖然對方是黑鐵級騎士, 已經相當于準勛爵, 但畢竟不是真正的貴族!

馬斯·吉爾望著這一幕, 在目送弗蘭克大公離開之后, 疾走數步, 來到一名騎士面前:“安德魯斯騎士, 好久不見!”

“馬斯爵士……聽說你被那個小不點一劍擊敗?”

安德魯斯騎士又高又壯, 馬斯已經是普通人中的高個子了, 但他硬是比馬斯還高一個頭, 滿臉橫肉, 性格也是十分粗魯兇殘。

馬斯臉上肌肉一抽:“他是速度型的騎士……”

“藉口……如果你晉階成為青銅騎士, 渾身防御力大增, 他的劍只能給你撓癢癢……”

安德魯斯大笑一聲, 突然握緊拳頭, 骨節炸響, 皮膚上浮現出一層青銅般的光芒。

“你……你突破了?”

馬斯·吉爾滿是驚訝地問道。

在這個世界, 貴族們以騎士團為麾下最強武力, 有著一套獨特的分級手段。

最低的, 是騎士侍從, 也叫騎士扈從, 是掌握了一些發力技巧, 經過刻苦鍛煉, 卻沒有晉升職業級的普通人。

然后, 則是黑鐵騎士, 也稱為正式騎士, 能在拼搏后獲得爵士的爵位。

再上去就是青銅騎士, 他們的力量更大、速度更快、并且可以將身軀一部分臨時硬化,

足以抗衡刀劍甚至長槍突刺, 乃至弩箭的射擊!

一位青銅騎士, 不論加入任何一位貴族的陣營, 都會立即獲得冊封, 不必再建立功勛證明自己。

至于更上的, 則是白銀與黃金騎士。

白銀騎士的斗氣防御已經能遍布全身, 哪怕不穿重甲也是戰爭中的殺戮機器。

這在整個北地目前只有一位, 正在北境騎士團中擔任副團長的職務, 掌管大部分團務。

因為名義上的騎士團領主都由歷代大公擔任的緣故, 對方實際上就是真正的騎士團團長。

最后的黃金騎士, 已經成為了傳說。

或許在王國的王都之中, 有著那麼一兩位, 但也僅僅只是傳言。

“是的, 我突破了。 ”

安德魯斯大笑:“我已經是北境騎士團的中隊長, 下次見到我, 記得叫一聲大人!并且……收起你的小心思, 我只是看著魯莽, 并不是傻子, 你想挑撥我去對付那小子?我有什麼好處?”

在諸神黃昏時代, 能自己鍛煉到堪比二階職業者地步的人, 怎麼可能是傻子?

馬斯臉色一陣變幻, 原本他已經想退縮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 一想到蘇魯的年紀, 還有那種面對任何事情都很隨性的笑容, 就有些控制不住:“我不會付出太多的……他畢竟不是貴族,

只是一個平民!”

一場有些艱難的談判, 頓時開始。

……

夜晚。

蘇魯回到旅店, 品嘗著旅店老板女兒的手藝。

對方長得一般, 但作為一個廚娘還是很盡職盡責的, 加了醬汁的豬肉香腸顯得特別美味。

雖然狼堡里面也招待了他一頓, 但想到那個午餐, 蘇魯面皮就有些抽搐。

在偶然的機會下, 他看到了公爵的廚房。

陰暗、潮濕、骯臟……各種廚具亂放, 地面上滿是雞鴨等牲畜的糞便, 與蔬菜谷物幾乎緊挨在一起。

水桶腰的廚娘身上滿是污垢, 動作粗俗地擺弄著烤架與菜刀, 順帶還能與仆役打情罵俏。

總之, 畫面相當辣眼睛。

“據說這個世界……就連宮廷的廚房, 也是差不多的水準……真是令人絕望啊。 ”

蘇魯旋即發現, 旅店老板變得更加恭敬, 或許是自己能被請入狼堡的原因。

這直接導致覬覦他錢袋的貪婪目光變少了許多。

“不管了……略微休息一下, 過幾天就去王都。 ”

蘇魯暗自做著計劃:“再怎麼樣, 都要試試盜一下龍墓!”

這是今天閱讀的收獲, 那位德拉貢一世死后, 他的繼任者給他修建了相當華麗的陵寢, 并且似乎還將隕落的巨龍陪葬在周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