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286章 白銀(月初求保底月票)

“我……要死了?”

馬斯騎士望著自己的胸口, 滿臉難以置信之色。

他根本想不到, 一次信心十足的陰謀, 圍殺一個賤民, 竟然會將自己弄到這個地步!

“走好不送, 謝謝你的經驗!”

蘇魯說了一句他聽不懂的話, 抽身后退。

嗖嗖!

他速度飛快, 又有影分身作為掩護。

剎那間, 整片沼澤中似乎都是他的影子, 肆意殺戮著被藤蔓束縛的騎士們。

“不!”

安德魯斯與藤蔓糾纏, 絕望地怒吼。

在兩個法術的時效過去之后, 場地上已經只剩一片尸體。

“你怎麼敢?”

他右手顫抖, 指著蘇魯。

這可是北境騎士團的一個中隊!接近整個騎士團十分之一的力量了!

可以說, 這次損失, 幾乎令狼堡公爵的實力損失了一成!

這個巫師難道就不怕公爵暴怒麼?

“為何不敢?反正殺一個也是殺, 殺全部也是殺……你們既然敢來圍殺我, 就要做好被團滅的準備。 ”

蘇魯把玩著手里的匕首, 目中精光一閃, 凝視著屬性欄。

“惡徒!”

安德魯斯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實際上, 他跟蘇魯最大的問題, 在于三觀不合。

本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 哪里可能用相同的行為準則做事?

“你是青銅騎士?”

蘇魯淡漠望向安德魯斯:“可惜……北境騎士團的‘白銀之手’沒有親自來。 ”

“如果羅菲斯大人在的話……”

安德魯斯憤怒大吼, 雙手持劍, 撲了過來。

自從見識到蘇魯的速度之后, 他就明白自己根本跑不掉!

蘇魯身影一閃, 來到安德魯斯身側, 匕首遞出。

“喝!”

安德魯斯不閃不避, 腰間散發出青銅的色澤。

呲呲!

匕首刃尖劃過, 雖然勉強破開皮膚, 卻沒有多深入。

反而是對方怒吼一聲, 揮劍反撩。

當!

匕首與巨劍相撞, 發出清脆的聲響, 雖然努力地在巨劍上磕出一塊缺口, 但蘇魯的身影卻仿佛紙片一樣向后飄去。

“好機會!”

安德魯斯眼中光芒大亮:“雖然你速度很詭異, 但力量還沒有我大!蠻熊秘法!”

他怒吼一聲,

音波向四面傳遞, 帶著一些震懾的效果。

與此同時, 他身上原本爆炸的肌肉一塊塊緊繃隆起, 似乎變成了一頭人型蠻熊, 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 向著蘇魯沖了過來:“秘技——十字星劍!”

雖然不知道這個巫師為什麼腦子傻了跟他打近身戰, 但安德魯斯立即抓住了這個機會!進行了可怕的爆發!

呲啦!

可怕的劍刃刺破空氣, 他在一瞬間揮舞重劍, 劍尖似乎將這蘇魯周圍的空間都徹底籠罩進去。

乒乓!

重劍與匕首再次交擊, 蘇魯的身影飛上半空。

“找死!”

見到這一幕的安德魯斯大喜過望, 以為對方出了個昏招!

畢竟, 身在半空, 無法迅速地變向, 是最好的靶子!

哪怕對方是巫師, 甚至會飛, 在開始時也必然不會太靈巧!

這就是機會!

“秘技——屠斬!”

他算準了對方的方位, 劍刃上浮現出一絲血紅的斗氣, 好像章魚觸手一樣, 不斷向外逸散。

斗氣離體!

這是白銀騎士才能接觸的領域!

蹭蹭!

半空中的蘇魯嘴角同樣浮現出一絲笑意, 腳尖一點, 仿佛踩到了虛空中的某個透明臺階, 進行借力轉折。

下一刻, 安德魯斯孤注一擲, 信心十足的一劍落空, 赤紅色的斗氣光芒斬過一片虛無。

“怎麼回事?”

安德魯斯大驚, 旋即背后一痛, 一柄匕首已經捅進了要害。

在全力施展斗氣離體的秘技之時, 他已經無法再利用‘臨時固化’保護身體了。

【xp+180】

……

蘇魯瞥了眼屬性欄, 早在之前, 湊足400經驗值之后, 他就將靈巧步伐的被動提升到了lv4!

【靈巧步伐lv4:陰影潛行能力增加, 氣息隱匿能力增加, 獲得‘舞空步’效果!】

所謂的‘舞空步’, 就是剛才蘇魯用來坑安德魯斯的能力了, 可以在空中自如地借力沖刺或者變向。

雖然因為等級限制, 最多只能在一次浮空時進行三次左右的轉折, 但一次的誤判已經足夠死人了, 更何況三次呢?

以現在【靈巧步伐lv4】的被動, 蘇魯有把握天下任何一座城墻都關不住他!

“真是……何必呢?”

他望著安德魯斯的尸體, 嘆了口氣, 選了一匹上好的戰馬以及一套盔甲與騎士長劍, 繼續向南方趕路。

國王大道上漸漸恢復了平靜。

很快, 一個路過的旅人看到這一幕, 首先嚇得癱軟在地上, 旋即雙目放光地撲過來, 搜索著這些死者身上的每一枚金幣、銅子、盔甲……要是遇到貪心的農夫, 或許連衣服都會扒了去。

……

當然, 這個旅客也不好過。

他沿著大路來到狼堡, 立即因為身上某些銘刻了北境騎士團紋飾的物品被抓起來, 遭到了嚴格的審訊。

沒有多久, 一隊騎士匆匆趕路,

來到了戰場。

領頭之人是一名穿著白銀色盔甲的騎士, 只有三十歲左右, 相貌英俊, 一頭白金色的長發在陽光下搖曳生輝, 整個人如同一座白銀鑄就的神祗。

他的名字與稱號, 在北境更是如雷貫耳。

‘白銀之光’、‘白銀之手’、‘比亞男爵’、‘北境最天才騎士’、‘北境騎士團副團長’!

他就是羅菲斯·比亞!

三階的白銀騎士!

但此時, 羅菲斯臉上的寒霜卻是嚇得旁邊的侍從戰戰兢兢, 以結巴的聲音稟告:“大人……已經找到了安德魯斯、馬斯、羅利等大人的尸體……”

安德魯斯下轄的中隊全滅, 還搭上另外一名爵士!

整個北境騎士團的武力就去了十分之一, 或許還要更多一點!

“多少年了……”

羅菲斯的聲音冰冷, 仿佛北地的寒冰:“北地多少年沒有發生這樣惡性的事件了?兇手必須得到制裁!”

“以白銀之光的名義!”

“大人!”

這時候, 更加詳細的情報也遞了上來, 一名黑鐵騎士走近, 謙卑地躬身:“根據現場與尸體來看……我們發現他們身上有著被巫術傷害的跡象。 同時也有搏殺過的痕跡, 從傷痕來看, 對手使用的是匕首之類的短武器, 很靈活!”

“這麼說的話, 兇手是一名巫師?或者還要加上一名盜賊?”

羅菲斯淡淡道:“安德魯斯冒然帶領整個中隊出擊,

肯定有著什麼目的, 今晚之前, 我要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