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289章 巫師(加更求月票)

約恩是三人中的壯漢, 提著一面鑲鐵的黑色盾牌擋在前面。

拉弗則是之前嘲諷漢姆的人, 聞言立即來到坐騎邊取出弓箭, 瞄準縫合怪, 手腕卻有些發抖。

“不用怕……縫合怪只是看著惡心, 用劍就可以砍死這個怪物!”

漢姆雙手持劍, 劍尖對準縫合怪, 大聲給自己人打氣。

這個世界的‘詭異’, 大部分都可以被刀劍殺死, 這也是低魔世界的限制。

“嗷唔!”

縫合怪發出一聲似狼似熊, 又好像人在慘叫的聲音, 八條蜘蛛腿飛快移動, 向漢姆撲來。

“殺!”

漢姆看起來受過專業的騎士訓練, 擺了一個標準的劍式, 進步突刺。

噗!

長劍毫無阻礙地刺入縫合怪體內,

一蓬碧綠色的腐蝕性液體四溢, 整柄鐵劍好像陷入一個沼澤, 怎麼也拔不出來。

下一刻, 縫合怪諸多的人手向前猛抓。

漢姆大叫一聲, 手掌放開劍柄, 迅速后撤。

“啊!”

在撤退中, 他腳下一滑, 跌坐在地, 望著縫合怪的陰影將他遮住, 臉上不由泛起絕望之色。

縫合怪高高舉起兩條蜘蛛腿, 前端閃爍著光澤, 仿佛尖刺, 猛地落下。

當!

約恩擋在漢姆之前, 手上的盾牌一震, 浮現出兩個小洞。

“拉弗!”

兩個人狼狽后退, 漢姆大喊一聲。

嗖!

一支羽箭射出, 精準地沒入狼頭的右眼眶內。

但縫合怪卻似乎沒有絲毫疼痛的感覺, 依舊嚎叫著前進。

啪!

從它腹中, 一只粗大的黑熊掌伸了出來, 一把將約恩拍飛。

“完了!”

看到這一幕, 漢姆眼中不由泛起絕望。

“縫合怪不是這麼殺的……”

這時候, 蘇魯已經吃完了烤雞, 提著十字劍入場:“它的要害在后背上, 那才是它的本體……其它的不過是材料!”

“嗷唔!”

縫合怪諸多手臂向蘇魯抓來。

他輕輕一笑, 身軀仿佛變成了幻影, 任憑手臂穿過。

與此同時, 蘇魯腳步一錯, 已經風一樣繞到了縫合怪身后, 長劍筆直刺入了它的背脊, 一道紅線上。

噗!

他一抽劍, 一只通體白色, 長著骨節與尾巴,

好像蝎子一樣的生物就被拖了出來, 釘死在地上。

縫合怪立即仿佛失去了能源與核心, 軟軟地倒了下去。

“這就是這個世界的詭異?雖然只是最普通最低等的, 但的確比較容易對付, 來一個正式騎士就可以解決了。 ”

蘇魯搖搖頭, 坐下繼續休息。

“謝……謝謝你!”

漢姆三個面面相覷地來到蘇魯身邊道謝:“你怎麼知道它的弱點在背后?”

“看書!”

蘇魯撇撇嘴。

不過也清楚, 在這個時代, 書籍是很貴重的財產, 普通人甚至小貴族都未必有他現在的知識量。

“那個……閣下……您是騎士麼?”

拉弗望著蘇魯的十字劍與馬, 還有放在馬上的盔甲, 終于忍不住問道。

“騎士麼?算是吧……”

蘇魯笑了笑:“我應該走了, 祝你們在北境一切順利。 ”

“等一等, 閣下, 請您告訴我們您的名字!”

漢姆認真地道:“西境之人有恩必償。 ”

“蘇魯!蘇魯·波特利!”

蘇魯笑了笑, 又搖搖頭, 望向天邊的一道黑線:“我建議你們先走, 否則恐怕會卷入我的麻煩中!”

踏踏!踏踏!

在道路的盡頭, 一隊騎士出現, 領頭者手持一面描繪了綠葉的旗幟。

“是森林堡的騎士!”

漢姆三人對視一眼, 有些畏懼。

森林堡屬于一位伯爵, 對方是北境公爵麾下勢力最強的家臣。

“蘇魯·波特利?”

騎士們在十數米外停住,

當先的一名黑鐵騎士打開臉罩, 用僅有的獨目盯著蘇魯:“弒殺貴族, 被公爵通緝的重犯!”

“什麼?弒殺貴族!被公爵通緝?”

漢姆幾個嚇了一跳, 在這個世界, 這幾乎是無法赦免的重罪!

“我是森林堡的艾里爵士, 奉命緝捕重犯!”

獨眼艾里盯著漢姆三個, 顯然是要他們這幾個無關人等退去。

“我們走吧!”

約恩與拉弗屁都不敢放一個, 拉著漢姆就要離開。

畢竟, 他們只是流浪騎士, 怎麼敢跟貴族正規軍做對?

“不!”

漢姆的眼神先是有些迷惘, 旋即變成了堅定:“如果沒有蘇魯閣下, 我們剛才就被縫合怪干掉了……你們忘了麼?”

“但那又怎麼樣, 我們不可能為了他違反王國法律, 最多在他被處刑后給他收尸。 ”

拉弗小聲地勸告, 拉著漢姆退到一邊, 恨不得盡快逃離這個戰場。

“嘿……伙計們, 我想到一個主意。 ”

漢姆眼睛一亮。

他們交談都十分小聲, 不敢讓艾里聽見。

但這位黑鐵級騎士卻是露出一個冷笑, 顯然早已將他們記在心里, 當成了蘇魯的同黨!

“我很好奇……”

蘇魯慢悠悠地拔出十字劍:“你們是怎麼找到我的?并且還敢出現在我面前……要知道, 我可是滅掉了一個北境騎士團的中隊的人啊!”

這的確是他的疑惑。

這個艾里怎麼看, 都只有黑鐵級的實力。

而森林堡的騎士也遠遠不如北境騎士團精銳, 哪怕他們人數超過五十, 也絕對不是對方一個中隊的對手。

這個艾里, 難道是來搞笑兼送死的麼?

“桀桀……果然跟傳聞一樣, 很狂妄!”

騎士們分開, 一名沒有穿甲, 而是披著黑袍的老者浮現出來。

他雞爪一樣的手上抓著一枚水晶球, 臉上皺紋縱橫, 溝壑深深, 一雙眼睛卻充滿明亮的光芒。

“巫師?難怪!”

看到對方的第一眼, 蘇魯就恍然, 所有問題都得到了解答。

那位森林堡的伯爵, 居然招攬了一位巫師!

對方應該是通過某種神秘的巫術找到的他, 并且自認有能力解決。

“年輕的巫師……你很有天賦, 卻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 ”

老巫師嘆息一聲:“你不該挑戰狼堡公爵的威嚴。 ”

“如果你真的沒有糊涂的話, 就應該知道, 過錯不在我……”

蘇魯聳了聳肩膀:“還是你認為, 在面對貴族騎兵的時候, 我必須乖乖受死?又或者哪怕反擊, 都不能傷害那些貴族大人?”

在說到最后‘大人’的時候, 他臉上與語氣中, 充滿著戲謔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