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292章 改造(三更求月票)

狂妄學派!

它的核心, 自然是狂妄之語!

自從獲得這一門被動之后, 蘇魯就有以它為核心, 打造出一條全新職業道路的想法。

這個世界, 就是最好的試驗場!

‘神靈的偉力, 真是不可思議……希維納多賦予了這門語言神秘!它就擁有了‘神秘’, 就算希維納多已經隕落, 就算是在這個世界, 狂妄之語依舊能溝通神秘, 醞釀超凡, 雖然比主世界有所削弱, 但足夠了!’

從無到有地打造一條職業道路, 如果能夠完成, 必然能令蘇魯對職業體系的理解達到一個極深的地步。

當然, 此時的他并未想這麼多, 而是想進行一次實驗!

有關這個世界, 有關諸神黎明!

‘為什麼有諸神的黎明與黃昏?這本質上還是世界支持不支持的問題……而一個世界為什麼要允許超凡之力出現?’

‘或許……這只是一種規則, 靈潮不過是世界的呼吸, 有的世界一次呼吸是三百年, 有的世界則是一千年……’

‘而還有一種可能, 則是世界的自我防御機制……為了應對某種災難, 有限地復蘇靈潮, 給予超凡者支持……’

‘希維納多雖然隕落, 但畢竟是一尊神靈, 一旦讓祂的語言傳播開去, 會給這個世界帶來怎樣的變化呢?實在令人期待。 ’

……

沒有錯, 蘇魯在這個世界想要扮演的, 就是一個‘傳道者·蘇’的角色!

畢竟諸神黃昏已經夠悲劇了, 上層還要把持超凡渠道, 豈不是讓原本就急劇減少的職業者再次跳水?

至于超凡力量傳播開, 引發的貴族們敵對, 以及這個新體系可能的反噬?

呵呵……蘇魯正發愁自己的經驗值來源太少呢!

……

國王大道。

蘇魯開始嘗試性地教導銀眼四人狂妄之語。

可惜, 這門神之語言難度實在太高, 特別是對發聲部位的要求。

漢姆他們三個嗯嗯啊啊了半天, 將自己嗓子都折騰啞了, 還是發不出一個完整而準確的音節。

反倒是銀眼這個老頭眼睛一亮, 想到了某個辦法。

“你是說……人體改造?”

蘇魯望著銀眼。

“是的, 大師!”

在蘇魯面前, 銀眼表現得很謙虛:“這一門神秘語言對聲帶的要求太高, 但我們達然學派, 不, 很多生命學派都有改造人體的技術, 完全可以利用各種方法改造聲帶, 達到合適的要求。 ”

巫師們追尋知識, 不惜一切, 連人都不想當了, 所謂的改造聲帶自然更不放在眼里。

銀眼是一個行動派, 得到蘇魯同意之后, 立即開始研究怎麼改造聲帶的問題。

他算是一個改造專家, 蘇魯則在旁邊不斷提著建議。

很快, 兩人就拿出了一套完整的方案。

“手術改造什麼的太過繁瑣麻煩, 最好的方法, 是通過魔藥!”

蘇魯一錘定音。

實際上, 在教導這四人之后, 他才發現自己有些想當然。

希維納多的‘狂妄之語’, 可不僅僅是一門語言, 或者說, 不能當成一門純粹的語言。

想要吟誦出口, 必須達到一種身體與心靈的協調, 追尋一種精神的共振。

當初, 他是在古神之夢中, 通過‘狂神的學識’直接灌頂, 才能學得那麼快。

換成普通人, 哪怕是巫師, 沒有幾年休想入門。

“所以……必須動用魔藥學, 在銀眼拿出的改造藥劑中, 加入一枚只有我能制作的‘種子’!”

這枚‘種子’, 以狂妄之語制作, 包含了一點希維納多的信息。

這是速成‘狂妄之語’的關鍵!

當然, 速成就有缺陷, 帶著可怕的后遺癥。

比如……會被一切的源頭, 蘇魯的正版‘狂妄之語’克制!更有可能聽到某些不該聽到的聲音, 看到某些不該聽到的事物, 某些天生‘靈感’太高的家伙, 或許還會夢到希維納多!

雖然那尊神靈已經隕落, 但在這種情況下, 發生什麼實在不好說。

“不過麼……得到力量, 總得付出風險。 ”

蘇魯望著面前四瓶銀眼拿出來的魔藥, 有些愕然地看向他:“想不到……你還算是一個魔藥學大師?”

只是隨口一提, 銀眼這家伙就能拿出符合他期待的, 改造聲帶與喉嚨的魔藥, 這讓蘇魯都有些小小的吃驚。

他自己都辦不到這點!不過如果給他藥方的話, 倒是能依照配方給配置出來。

“呵呵……”

銀眼矜持一笑。 他所在的達然學派, 是連把血液換成水銀都做得到的瘋子, 改造聲帶只能算個小手術, 有過類似的研究, 留下了眾多寶貴的人體實驗數據, 他只是將配方略微修改了一下而已。

“好了, 我要進行最后一步, 你們最好閉上耳朵。 ”

蘇魯笑了笑, 再次開口, 吐出一種刺耳而尖銳的音符。

那好像一個狂人的吶喊, 帶著諸多的雜音, 又仿佛吵雜的歌劇院, 將數千上百人的聲音匯聚在了一起。

銀眼還好, 漢姆、拉弗、約恩等三人, 哪怕捂著耳朵, 都感覺刺耳無比, 惡心想吐了。

然而, 就在這樣的音符中。

四枚光點浮現, 落入魔藥瓶中, 迅速溶解了進去。

“趁現在, 喝下去!”

蘇魯停止了‘吟唱’, 沉聲說道。

“好的, 大人!”

漢姆第一個上前, 拿起藥瓶, 灌進了嘴里。

“唔?”

他眼珠一瞪, 感覺喝下去的不是魔藥, 而是一團黏膩無比的‘果凍’, 吞不下來又吐不出去, 堵在了喉嚨口。

下一刻, 火熱的感覺傳來, 咽喉位置好像要融化了一樣。

漢姆臉色漲紅, 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倒在地上。

這不僅是身體上的痛苦, 還有靈魂上的。

他的靈仿佛遭到了某種污染, 記憶在飛快地支離破碎, 眼前浮現出了藍的、紅的、白的各種光點。

隱隱約約間, 他耳邊又傳來了一個聲音, 似乎有人在他耳邊低聲細語, 卻又偏偏聽不清楚。

惡心、難過、想要吐血……

各種感覺紛至沓來。

“不想死或者變成怪物的話, 就不要管聽到的囈語。 ”

蘇魯的提醒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