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296章 混入(三更求月票)

達然學派, 駐地。

莊園外面, 是由無數樹樁與巖石組成的圍墻, 帶有吸血與突刺效果的藤蔓攀爬其上, 形成了穩定的防御。

“我……銀眼·多姆, 終于回來了。 ”

剃了個大光頭, 紋著詭異刺青的銀眼來到莊園門口, 目中流露出復雜的神色。

“是誰?”

在莊園大門位置, 一朵喇叭花盛開, 從中傳出蒼老的聲音。

“老師, 是我!我回來了。 ”銀眼聲音低沉。

轟隆!

下一刻, 大門轟然洞開, 一名穿著綠袍的蒼老巫師迎接出來, 看到外貌大變的銀眼, 揉了揉眼睛:“你……你是……銀眼?”

他怎麼也想不到, 之前那個講究儀表的學生, 會主動將頭發跟胡須都剃光,

變成一顆大鵝蛋。

“是的, 老師!抱歉我之前辜負了您的期望……”

銀眼謙卑地低頭。

“不……不用道歉, 現在想一想, 是我對你太嚴厲了。 ”

綠袍老巫師擦了擦眼睛, 眼角似乎有些晶瑩:“回來就好!哪怕是中級巫師, 也足夠接任達然學派的派主一職了。 ”

當初, 他覺得銀眼是天才, 對銀眼要求很苛刻, 希冀對方能突破高級巫師的瓶頸, 振興達然學派。

后來因為太過冒進, 動用了一些危險的改造儀式, 導致銀眼出了問題, 很難晉升高級, 這才遠行出走, 尋求解決辦法。

眨眼之間, 已經過去數十年了。

綠袍老巫師已經一百多歲, 接近壽命的極限。

“不……老師!”

銀眼身上的刺青紋身一枚枚亮起, 組成神秘的狂妄之語符號。

在這一串增幅之下, 他身上的威壓不斷上升, 眼眸中浮現出兩枚似乎由無數神秘符號組成的銀環虛影:“高級巫師……我已經是了。 ”

“真的是……高級巫師!”

綠袍老巫師驚訝萬分, 旋即轉為狂喜:“很好……你很好!我達然學派, 必定能大興!”

高級巫師, 是與白銀騎士等階, 甚至還要更強一點的職業。

在黃金騎士與巫王幾乎絕跡的今天, 他們就是站在神秘側頂峰的強者!

“復興?不!這遠遠不夠!我要整合所有的學派, 讓巫師界都臣服在我的腳下!”

銀眼大笑:“不過……我們達然學派也要改名了, 老師……請容我向你介紹一個全新的學派, 一種令人向往的力量……它叫做——狂妄學派!”

……

對于四個學生的機遇與選擇, 蘇魯其實并不關心。

只要狂妄學派的知識與理念、還有魔藥散布出去, 就可以了。

至于成果?

或許需要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緩慢醞釀, 才能真正出現。

此時的他, 已經換了一襲黑色的緊身衣, 戴上了鴉之覆面, 這張面具的易容效果也受到一定削弱, 但還是可以微調臉部肌肉, 變成臉型相近的人。

“這就是……王宮麼?”

蘇魯站在不遠處眺望王宮城堡, 面露一絲笑意。

來到這個世界后, 因為沒有限制, 他的膽子越來越大。

此時, 不由就生出游覽王宮的念頭。

當然, 哪怕再怎麼低魔的世界, 以他現在的實力殺進王宮也不現實。

公爵麾下都有白銀騎士, 宮廷護衛與宮廷法師們的實力必不會很差, 更不用說, 或許還有德拉貢一世留下的神奇物品等底蘊。

蘇魯還是決定, 混進去。

宮廷守衛很多, 他們大多穿著金色的盔甲, 守護著菲萊特林三世與他的王后以及子女們, 數量大概在一千左右, 每日換班。

蘇魯瞄準了一個叫做‘加菲’的。

他個子發型都跟自己差不多,

至于臉龐的差別完全可以用鴉之覆面改變。

并且, 這小子比較孤僻, 與同僚很少說話, 巡邏完之后喜歡去下等人的酒館中喝一杯, 順帶玩到通宵。

于是, 在第二天, 蘇魯穿著加菲的盔甲來到王宮的時候, 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加菲、昆廷……今天你們跟我巡邏花園!要牢記騎士的榮耀, 還有你們的職責!”

一名頭發花白, 胡須剃得很干凈的中年騎士訓誡道, 帶領他們職守與巡邏。

蘇魯靈感外放, 略微有些失望:“范圍太小, 至少……這片區域沒有我想要的東西。 ”

“或許, 在探明地形之后, 我應該晚上再來一趟, 那時就可以派影分身?”

……

就在這時, 隊伍前方側避在一邊行禮, 明顯來了個地位很高的人物。

“納威爵士!”

一個清麗的女聲響起。

蘇魯略微抬頭, 就看到了一襲大紅拖地的宮裙, 這應該是菲萊特林三世最新的一任王后——芙拉·德雷克。

菲萊特林三世已經快六十歲, 歷史上娶了三任妻子, 育有兩子一女。

王后芙拉是第三位繼任者, 可惜只生了一個女兒, 那就是彌賽亞公主。

她長相清麗, 雖然三十多歲, 但看起來就好像十九歲的小姑娘, 有著一頭火焰般的紅色長發。

在她邊上, 還牽著一個小女孩。

這小女孩十三四歲左右,

穿著鹿皮靴, 獵手服, 白金色短發, 有些假小子的氣質。

正在四處張望的小女孩似乎發現了蘇魯偷瞥的目光, 眼睛蘊含著威儀, 又有些好奇, 仿佛發現了什麼好玩的玩具。

此時, 王后與納威爵士的寒暄也接近尾聲。

‘原來小公主想要打獵, 不被允許, 只能在花園里消遣……’

‘我們的任務, 就是保護這對母女?’

蘇魯望著芙拉的背影, 有些詭異地笑了笑。

而彌賽亞似乎發現了他的目光, 狠狠瞪了一眼。

蘇魯玩心大起, 沖著她做了個鬼臉。

小公主的眼睛瞪大, 似乎不相信那些嚴肅如同大理石雕像的衛士中, 竟然還有一個這樣的家伙!

“母后, 我要騎馬!”

她眼珠轉了轉, 抓著在一片遮蔭棚下喝紅茶的芙拉手臂, 以祈求的聲音道。

“好啦, 我的小寶貝, 你可以選擇一匹小馬, 納威爵士會陪伴你的。 ”

被纏得受不了的芙拉無奈道。

“不……我怎麼能勞煩一位尊敬的爵士呢?我想要……他來侍奉我!”

彌賽亞白嫩的小手指著一名護衛在旁邊的甲士, 正是蘇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