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308章 集會(三更求月票)

“這恐怕不行。 ”

羅菲斯搖搖頭。

德拉貢王國的貴族們, 并非一直相安無事, 相反, 經常性械斗才是常態。

不過有著一些潛規則。

比如, 大貴族不能主動攻擊小貴族, 除非對方先動手。

并且, 攻擊哪位貴族, 就相當于向他所效忠的封君挑釁。

“為什麼不行?對方是自由騎士領, 沒有封君……并且, 哪怕他是貴族, 之前也殺了我們北境的幾位爵士, 完全可以以此為理由發動攻擊。 ”

格蘭并非白癡, 冷靜地分析。

“但是……那位波特利爵士, 據說與您的未婚妻——彌賽亞公主關系不錯, 這位小公主還曾經拜訪過對方的領地, 甚至有傳聞,

王后有意聘請波特利爵士為小公主的宮廷導師……”

羅菲斯騎士淡淡道。

“荒謬!”

格蘭眉頭皺緊:“這是在向米提斯家族挑釁麼?”

“或許不是……”

肩膀上停著一只渡鴉的學士靠近:“爵士, 請看一看王都的信!”

格蘭接過打開, 掃了一眼, 神情就有些變化, 將它交給了羅菲斯。

“瞬移一樣的能力?”

羅菲斯眉頭皺緊:“果然很難纏……狂妄學派的巫師, 沒聽說過。 ”

“總感覺這次的王都之行, 會很精彩呢。 ”

格蘭不知道想到什麼, 原本陰沉的面色轉而變成期待, 蘊藏著一絲野心。

……

騎士莊園。

蘇魯躺在藤木搖椅上, 望著漢姆教導學徒, 自己則是端起一杯沙刺果汁, 愜意地抿了一口。

“爵士大人。 ”

一名管家端著托盤過來, 上面是烤好的紅豆薄餅:“我收到消息, 狼堡公爵之子, 格蘭爵士已經抵達龍之城, 受到國王的宮廷宴席款待……”

“很好, 看起來他還算理智。 ”

蘇魯抓起一塊紅豆餅, 享受著它的香甜酥脆, 配合冰爽的果汁正好。

“除此之外, 您還有一位訪客, 他自稱是您的弟子。 ”

這管家是最近招募的, 工作起來倒是一絲不茍, 據說是某個貴族旁支出身。

“哦?讓他進來。 ”

蘇魯擺擺手。

沒有多久, 就看到一群刺目的光頭走了進來。

在他們臉上、頭頂、身上、還有墨綠色的刺青,

看起來異常惹眼。

蘇魯則是差點想捂住臉龐:‘我這里是狂妄學派, 不是修道院!銀眼……’

“見過偉大的狂妄導師閣下!”

帶頭的果然是銀眼, 看到蘇魯, 立即躬身。

在他身后, 一排肌肉壯漢同樣行禮, 眼眸中有著仰慕之色。

但蘇魯的感覺十分不對勁。

這不是他設想中的‘狂妄學派’, 反而有點幫派開片的味道。

還別說, 帶上這麼一大群猛男, 足以在龍之城的貧民窟中搶下任何一塊地皮了吧?

“銀眼, 你來找我, 有什麼事?”

蘇魯看著來到一邊的漢姆, 示意他不必緊張, 微笑問道。

“第一是聽聞導師被封爵, 特來祝賀!”

銀眼身后的人送上一大批禮物:“第二就是請導師出席一次會議。 ”

“哦?什麼會議?”

蘇魯來了點精神。

“是巫師集會, 每隔二十年舉辦一次, 所有的學派都會到場, 交流一些學術問題, 我覺得, 這是我們狂妄學派一舉成名的大好機會。 ”

銀眼眸子中帶著狂熱:“我身后的, 都是達然與一些小學派的人, 經過我的說服教育, 他們都自愿加入狂妄學派, 此時我們光論人數的話, 或許已經能夠競爭頂級學派的位置, 只是還差了一位足夠強大的領導者, 這非‘狂妄導師’您莫屬……”

‘聽起來……更像幫派開片, 要來找鎮場子的了……’

蘇魯心里無語,

不過還是答應了下來:“可以……正好, 我對所謂的巫師集會很有興趣!”

他望了眼旁邊的漢姆, 又對銀眼道:“我準備將這里作為狂妄學派的一個據點, 你發動人手資源, 開始對它進行建設吧。 ”

“沒有問題, 我會讓我的一部分弟子留在這里。 ”

銀眼答應得非常痛快, 一些傳承悠久的巫師學派, 底蘊并不比貴族差, 甚至有的就隱藏在貴族中。

整合之后, 他所掌握的資源, 已經不比一般的子爵伯爵遜色。

“很好, 這次巫師集會不用去太多人, 你選幾個跟著我就行了。 ”

蘇魯笑了笑:“正好……我想暫時離開王都這個漩渦, 順便出去探索一下龍窟。 ”

王都之中, 伴隨著格蘭的到來, 肯定有著一連串的陰謀與勾心斗角。

而收下了一枚龍晶的蘇魯雖然不準備賴賬, 但也不準備讓王后心愿達成得如此輕易。

外出未歸, 就成了極好的藉口。

并且, 他想探索龍窟, 也是真的。

所謂的‘龍窟’, 實際上就是龍墓, 也是德拉貢一世的陵寢。

因為對方用了巨龍陪葬, 這個世界上的一部分龍晶, 肯定在墳墓中。

那太可惜了, 蘇魯準備都挖出來, 變成自己突破傳說的資糧!

“龍窟麼?”

銀眼一震:“據說德拉貢一世的陵寢不僅有著衛兵巡邏, 還有可怕的機關,

以及怪物與詛咒……”

看得出來, 巫師們對于德拉貢一世也很有興趣, 做了一定的研究。

說實話, 若不是王國的威懾力還在, 并且那個陵寢中實際上并沒有真正的好東西, 說不定早就被貪婪的巫師們挖了。

半日之后。

數騎從莊園中奔馳而出, 在路過國王大道的時候, 蘇魯望著王都的方向, 莫名地生出些感觸:“那殘暴的開始, 必將以殘暴為結尾。 ”

“導師?”

銀眼疑惑地詢問。

“沒什麼……我得了個預言。 ”

蘇魯摸了摸自己的眉心。

剛才他實際上主要是推測, 但靈感似乎真的觸及了這個世界的夢靈界!

……

他們一行人遠離的消息, 很快傳到了王宮。

“那個騙子!拿了我的訂金, 竟然跑了!跑了!”

芙拉·德雷克低低地怒吼, 四周的侍女早已被趕了出去, 唯有灰袍人還在。

“我絕不會, 絕不會讓彌賽亞嫁給北邊的蠻子, 特別是米提斯家族, 我發誓!”

芙拉望向灰袍人:“你去, 給我殺了格蘭。 ”

“某人很為難, 某人并非白銀之手閣下的對手。 ”灰袍人無奈道。

“沒用的東西, 最后還是要我動手!”

芙拉神情變得極為危險:“我要格蘭跟他的家族一起從這個世界上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