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796章 發掘

一處遺跡。

亞歷山大與特德手持法杖, 警惕地前進。

作為第一批法師學徒, 他與特德都已經晉升到了四級魔法師的地步, 再加上隨身攜帶的大量魔法物品, 戰力遠超英雄。

一次出動兩個, 足以見得學院對此次探索的重視。

“化石為泥!”

“照明術!”

巖石的地底, 被硬生生制造出一條通道, 還有光芒照明。

“這片巖石出現得很奇怪, 不像自然形成的。 ”

亞歷山大撫摸著巖壁, 突然道。

“那就是說, 我們可能找對地方了, 魔力庇佑!”特德很是高興:“這片遺跡的地底深處, 很可能存在著‘方尖碑’!”

“是啊, 魔法師的瑰寶, 一切超凡的起源!”

亞歷山大贊嘆地說著, 一揮手, 后面的幾個超弦戰士不得不進入其中, 充當先鋒開路。

一行人往里面走了不知道多久, 某個空曠的回響傳出。

“打通了……果然有一片地下空間!”

特德大喜過望, 直接帶人沖了進去。

亞歷山大伸出手, 嘴唇動了動, 卻什麼都沒有說。

“照明術!”

一發巨大的光球從魔法杖頂端浮現, 沖上天空, 形成太陽般的白晝。

入目所及, 是一片巨大的陵墓狀建筑, 最中心的瑪雅金字塔上, 隱約供奉著一面方尖碑, 周圍是大量的蟲族傀儡守衛。

此時, 它們盡數轉頭, 從眼中綻放出猩紅色的光芒。

“這似乎是傭兵大帝傳奇中提到過的試煉者, 每一個都有英雄實力!”

亞歷山大望著傀儡的數量, 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不暇思索地一揮法杖:“迷宮術!”

層層疊疊的迷宮瞬間浮現, 將戰場分割。

“殺!”

“干掉他們!”

特德躲在超弦戰士身后, 法杖中不斷冒出大威力的殺傷性術法。

這一套流程與配合, 他們已經駕輕就熟。

一番血戰, 在付出超弦戰士死傷慘重的代價后, 終于清理完了這片區域, 打通了通往金字塔的道路。

“是沃蒙語……”

亞歷山大一腳將一個蟲族傀儡的腦袋踢開, 仔細觀察著金字塔表面的符文, 以及眾多白骨殘骸:“真是難以置信……那麼偉大的蟲族文明,

竟然還在實行血腥的祭祀與奴隸殉葬制度……”

“管那麼多做什麼, 快去拿方尖碑!”

特德興奮地登上一級級臺階, 來到方尖碑之前。

那一根根‘弦’, 以及上面留下的印記, 似乎在述說著魔法的真諦, 讓他一下沉迷進去。

“小心, 特德, 可能還有陷阱!”

亞歷山大跟在他身后, 緊張提醒道。

“我已經用魔法檢測過了……沒事!相信我!”

特德不以為然地伸出手, 想要觸摸方尖碑。

啪嗒!

就在這時, 他面前的一塊石板突然翻面, 浮現出一只詭異的豎眼雕刻。

“這……”

“魔法壁障!”

特德反應很快, 瞬間就給自己套上了五顏六色的防護。

但是沒有用!

他的目光被豎眼符文吸引, 那其中似乎蘊藏著無限的奧秘, 深邃而恐怖, 由諸多不可名狀之物構成。

甫一出現, 就占據了他所有的心神。

“真美啊……”

特德喃喃一聲, 腦袋突然膨脹開來, 變成西瓜大小。

他的兩只眼睛不斷凸起, 最終炸裂。

砰!

西瓜一般的腦袋炸開, 紅的白的傾瀉一地。

“啊!”

亞歷山大不暇思索, 法杖一揮:“毀滅法球!”

一發魔法飛彈落在方尖碑前的石板上, 發出劇烈的腐蝕聲。

白煙升騰中, 原本的石板已經被腐蝕殆盡。

亞歷山大臉色鐵青, 不敢靠近, 指著一個超弦戰士:“你……去將方尖碑拿回來!”

超弦戰士神色凜然, 但看到亞歷山大眼中的冷光, 不由渾身一震, 走了進去。

他顫抖地伸出手, 抓住了方尖碑, 用力一拔。

“喝!”

在大喝聲中, 方尖碑頓時被拔了出來。

“一次性的陷阱麼?居然可以躲避魔法的探測?”

亞歷山大長出口氣, 望著特德的尸體, 又不由帶著悲傷:“我的同學, 我的朋友……愿魔力庇佑你的靈!”

……

帝都。

法師塔內。

“有消息了……”

塔克勞手持一顆水晶球, 走進冥想室:“亞歷山大那一隊已經有了發現, 并且挖掘出了第三塊方尖碑。 ”

伊利雅站起身, 眼眸中閃過一絲精光:“很好, 我這就動身, 去接應他們。 ”

“已經……來不及了。 ”

塔克勞臉上浮現出一絲悲傷:“特德太過心急, 已經死于古代陷阱之下……”

“是麼?”

伊利雅怔了怔, 眼前似乎浮現出一個笑起來很好看的羞澀男孩形象, 沉默片刻:“愿魔力庇佑他的靈魂!”

“伊利雅, 有些話我想說……”

塔克勞望著伊利雅, 突然開口:“我雖然追逐知識, 但也明白, 一些禁忌, 不到足夠的位階, 最好不要觸碰……比如這一次, 蟲族遺跡的新發現, 讓我感到很心悸……或許, 蟲族之中, 有著禁忌知識, 比如‘遠古支配者’, 比如‘神明’!”

這兩個詞匯, 都是魔法師們大力發掘古代遺跡之后,

得到的只言片語。

“神明麼?我喜歡這個詞匯, 它是強大與真理的代名詞……而我們魔法師, 本來就是追逐真理的一群人!”

伊利雅不以為然地回答:“不過, 還是感謝你的提醒, 我會小心的。 還有……只要實力足夠, 禁忌就不是禁忌, 這道理我很明白, 或許……你應該盡快提升了, 否則, 你永遠看不到這個世界的精彩以及真相!”

她走出法師塔, 飛快化為消失在天際的一個小黑點。

望著這一幕, 塔克勞只能苦笑。

“伊利雅, 你還是不明白, 真正的‘禁忌’有多麼可怕, 那是連命運都要畏懼的內容啊……”

“不過, 你有一點說得很對, 我的確應該大步向前了……神明, 神明!”

他眸子里浮現出迷惘。

不知道為什麼, 一聽到這個稱呼, 塔克勞就十分渴望, 似乎, 那應該是自己十分熟悉的某種東西, 但隨之浮現的, 卻是深刻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