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324章 刺殺(三更求月票)

王座之廳內。

兩具尸體被簡單清理了下, 擺放在一起。

他們是德雷克家族的芬威克與芙拉兄妹, 此時表情安詳, 好像只是在沉睡。

弗蘭克大公站在王座之前, 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今天, 在他的指揮下, 北境軍隊獲得了一場酣暢淋漓的勝利。

他們打破了龍之城, 擊敗了王室軍與西境軍, 最后攻入了王宮。

“但是……這不是我想要的。 ”

弗蘭克大公的臉色驟然陰沉:“是哪個白癡, 竟然弒殺了德雷克公爵?又是哪個傻子, 逼死了芙拉王后?”

王后雖然是弒君者, 但需要審判, 而不是死于亂軍之中。

而芬威克更不簡單, 作為王國僅有的四大公爵,

他有兄弟子女、有效忠的封臣, 他們還在西方的封地上。

一旦知道發生的事情, 必定會與狼堡不死不休!

雖然這兩方原本就不怎麼和睦, 但跟這樣的情況還是兩碼事。

“是你!你在將王國推入戰亂的深淵!”

弗蘭克盯著走進來的格蘭, 怒吼咆哮:“原本……我們只需要俘虜德雷克大公, 審判芙拉·德雷克, 把大義牢牢抓在手中, 再扶持一位親近我們的國王上位, 就可以完美地解決一切, 但現在, 什麼都被你搞砸了。 ”

貴族就是一門妥協的藝術。

只要芬威克不死, 以他為人質, 就能輕易令西境臣服。

但現在, 難度豁然上升了不知道多少倍。

并且, 打破了貴族交戰、不斬首腦的‘潛規則’, 這讓古板而恪守禮儀的弗蘭克更加無法忍受。

“時代已經變了, 我的父親!”

格蘭披著白袍, 手握十字劍, 意氣風發:“德拉貢與其旁支已經統治這個王國太久了, 它需要換一個主人, 我們米提斯家族是最合適的。 ”

“閉上你的嘴, 否則我就將你吊在旗桿上……”

弗蘭克又一次怒吼起來:“還有最重要的, 彌賽亞公主在哪里?”

在兩位王子死后, 彌賽亞已經是菲萊特林三世唯一的合法繼承人, 并且還正式坐上了王座, 號召力與意義十分重大。

在弗蘭克的計劃中, 雖然這個小女孩因為其母親的罪行, 無法繼續擔任國王的職務, 但至少可以在宣布放棄一切世俗權力之后, 加入大地母神的教會, 成為一名苦修士。

還必須置于北境勢力的監管下, 以免被陰謀家利用。

畢竟, 名義上成為國王的人, 還是彌賽亞!

但是, 現在這個小女孩竟然失蹤了?

“她……不見了, 根據幾個宮女的供述, 彌賽亞公主應該是與芙拉一起在王座之廳內的……但是, 她消失了, 我檢查過, 這里沒有暗道……”

格蘭顯得十分疑惑。

“那我們不得不面對最壞的可能, 那就是彌賽亞逃到西邊, 與德雷克家族的人合流……王國必須再經歷一場慘烈的內戰。 ”

弗蘭克嘆息一聲。

與傾巢而出的北境人不同, 德雷克家族在西方還保留了不少實力。

并且, 在敵人的地盤上客場作戰, 肯定會受到一定的削弱。

“公爵大人!”

就在父子二人都在思索的時候, 一名騎士慌張地跑了進來:“那個巫師……蘇魯·波特利來到了外面!宣稱將斬殺格蘭大人!”

“我?”

格蘭臉色一緊。

“讓羅菲斯與埃里克盡快過來。 ”弗蘭克大公神色凝重:“我的兒子, 你盡快換上普通士兵的衣服, 離開這里!”

“是……”

雖然很不情愿, 但格蘭還是應諾道。

但下一刻,

他的動作就頓住。

蘇魯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王座之廳中, 戲謔的目光望著他:“少狼主……功成名就的感覺如何?”

“蘇魯爵士!”

弗蘭克沉聲道:“你準備做什麼?謀殺一位公爵的繼承人麼?這會讓你在大陸上臭名昭著的。 ”

他在暗示會承認蘇魯的貴族身份, 希望能以此保住兒子的性命。

“真是抱歉……但實際上, 什麼爵位的, 我根本一點都不在意啊!”

蘇魯笑了笑, 身影突然上前。

“不!”

格蘭大叫一聲, 揮舞著手中的十字劍。

他實力不錯, 甚至達到了正式騎士的級別, 但在蘇魯面前, 根本不夠看的。

噗!

蘇魯輕輕一折, 就將匕首捅入了格蘭的身體, 望著他一臉猙獰地倒在地上:“那殘暴的開始, 必然以殘暴為結尾……從巔峰墜落的感覺如何?”

“啊!”

這時候, 咆哮著的弗蘭克才揮舞著巨劍殺到。

蘇魯一側身, 右腳抬起, 就將公爵大人踢飛了出去。

“保護公爵大人!”

“有刺客!”

這幾下實在發生得太快, 等到警戒的士兵反應過來, 格蘭已經倒在了一片血泊中。

轟!

一片白銀斗氣的光芒閃爍。

光團之中, 一臉嚴肅的羅菲斯沖了進來, 望著地上的尸體, 怒吼一聲, 向蘇魯拔劍突刺。

巨大的白鴉掠空, 卻只劃過一片殘影。

“不夠, 你比愛德華差遠了!”

人影一閃,

蘇魯已經來到了王座之廳的門口。

“放箭!”

一蓬箭雨落下, 卻只能無奈地穿過殘影, 扎在地面上。

“他在那邊!”

“包圍!”

“騎士呢?上去糾纏!”

外面傳來大軍的怒吼, 這是對付高階騎士的經驗。

哪怕白銀甚至黃金騎士, 斗氣也總有消耗完的時候!

“于大軍之中, 刺殺少公爵, 又毫發無傷地離去, 果然無愧狂妄導師之名!”

斷手的埃里克嘆息一聲, 出現在羅菲斯身邊。

“追上去, 配合軍隊, 不惜代價, 留下對方。 ”

弗蘭克大公慢慢爬起, 每一個詞都好像從齒縫里面擠出來的一樣。

“遵命, 公爵大人!”

兩個人奉命沖出, 卻發現蘇魯此時僅僅只到了王宮邊緣。

似乎那種瞬移的能力, 距離有限?

他們心里一喜, 追了過去。

……

蘇魯掠過高高的宮廷外墻, 進入一片居民區。

就算有意放慢速度, 能追上他的人也是屈指可數。

此時, 就只剩下了羅菲斯與埃里克二人。

他豁然轉身, 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不好……”

羅菲斯心里一寒:“這是……陷阱?我們離開軍隊太遠了!他們來不及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