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356章 再見(三更求月票)

半個小時之后, 一個面色疲倦的中年女人來到了門口。

“好久不見, 塞西莉亞。 ”

蘇魯感覺時光一下子回到了從前, 不由笑著打了個招呼。

“你是……”

塞西莉亞揉了揉黑眼圈深重的眼睛, 突然上前給了蘇魯一個擁抱:“蘇魯……原來你還活著。 太好了!”

“呃……”

蘇魯有些無語, 不過馬上就明白了。

塞西莉亞不是內環的人, 一些事情都不清楚, 只知道那里受到襲擊, 蘇魯隨后成為了‘失蹤人口’, 八成就以為自己死了。

“咳咳!”

一個咳嗽聲傳來, 是威廉·杰斯萊, 刻板的面容愈顯蒼老, 他瞪了蘇魯一眼:“你跟我來!”

他雖然是內環中的人, 但事發之時在這個研究所內,

同樣幸運地躲過一劫。

不過此時, 威廉的神色并不是很好看。

他將蘇魯帶到一間會議室, 粗暴地關上了大門, 將塞西莉亞攔在外面, 壓低聲音:“既然走了, 為什麼還要回來?”

聽出了些許不滿的蘇魯很理解。

要是按照以前的規矩, 自己長期失聯的舉動, 很大可能被視為‘叛逃’學派。

當然, 現在學院已經改成了實驗室, 自己離開的性質就變了, 最多算是沒有打辭職報告就離職的成員。

至少在聯邦的法律層面上, 沒有可以指責之處。

至于綠樹堡本身的束縛?抱歉……之前作為總樞紐與‘誓言見證者’的奧術之靈已經完蛋了, 蘇魯搶在新的契約開發出來之前就離開, 算是鉆了個空子。

“這個……游歷聯邦之后, 我覺得還是綠樹堡最適合我, 并且……我要拿回一些屬于我的東西!”

蘇魯坐下, 十指交叉, 平靜地回答。

哪怕可以用經驗值推演, 他還是希望從物質界獲得【旅法師】的后續職業信息, 畢竟消耗太過恐怖。

除此之外, 制作‘封印之牌’, 需要大量珍惜的靈性材料, 綠樹堡是最齊全的倉庫。

以前討厭勢力的束縛, 但傳說之后, 眼界與身價立即就不同!

不過這些, 就不必跟威廉說了。

“屬于你的東西, 你是說……電報?”

威廉深沉地嘆息一聲, 點燃了煙斗, 緩緩吐出個煙圈:“據說, 你已經將專利賣給了弗朗西斯財團。 ”

“是授權, 我占據一定股份與分紅!”蘇魯皺了皺眉頭。

“我雖然是內環的人, 但這件事了解的不是很多……”威廉又深深吸了口煙絲, 將海泡石煙斗在煙灰缸內磕了磕:“但是……你‘失蹤’的事情, 當初是在電學派系中討論過的, 差點就要定性為‘叛逃’, 還是斯萊登·沃特大人欣賞你的天賦, 強行壓了下去。 ”

這意思, 就是如果蘇魯想要跟綠樹堡內環出身的奧爾奇硬拼, 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在威廉眼里, 蘇魯還是之前那個低階職業者。

畢竟, 沒有報的蘇魯起身, 禮貌地道別。

走出會議室, 他看到塞西莉亞身邊又多了一個人, 是安德魯!

“好久不見。 ”

此時的安德魯, 穿著一身正式研究員級別的白大褂, 望著他矜持地點了點頭, 神情不冷不熱。

“那麼, 再會。 ”

蘇魯聳了聳肩膀, 走出大門。

隱隱約約的聲音, 從背后不斷傳來。

“安德魯, 你怎麼能這樣?你忘了當初威克多爾為難你的時候, 都是蘇魯在幫助你!”塞西莉亞不滿的聲音傳來。

“但是……我已經是正式研究員了。 ”

安德魯的聲音傳來:“不僅如此, 我馬上就會被斯帕導師看中, 收為正式的學徒……蘇魯,

他離開這里太久, 已經跟不上我們了。 ”

“你變了!”

“人總是會變的, 學姐, 要接受現實, 我們跟他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再聯絡也沒什麼用。 ”

……

翌日, 蘇魯坐在一家餐廳的街邊位置上, 一邊喝著咖啡, 一邊閱讀今天的報紙。

“奧爾奇電報局即將赴白鷹市證劵交易所上市!諸多投行與經濟分析師一致看好, 預計股價將迎來一波暴漲……呵呵……”

他看到經濟版塊的一個報導, 臉上不由浮現出戲謔的神色。

“呦……這不是蘇魯·波特利先生麼?”

就在這時, 一個有些夸張的打招呼聲音傳來。

蘇魯抬頭一看, 就見到了奧爾奇·弗朗西斯。

對方穿著一身體面精致的西裝, 燙金領帶, 持著一根頂端鑲嵌寶石的手杖, 黑色的絲綢禮帽與酒紅色的長發十分相配。

看起來, 就好像一位上流社會的紳士。

不, 他已經是了。

“奧爾奇……”

蘇魯翹起了二郎腿:“你是準備來跟我談一談分紅與配股的事宜麼?”

奧爾奇臉上戲謔的表情一滯。

通過某個渠道, 得知蘇魯·波特利出現的他, 耗費了大量人力物力, 追查到蘇魯的住所, 又殺到對方面前, 就是想營造出一種強大的心理壓迫。

但誰知道, 對方似乎并不在意這個, 讓他頗有一拳打空的吐血感覺。

“分紅與配股?”

他坐在蘇魯對面, 一堆保鏢開始清場:“作為電報公司的董事長, 我不得不遺憾地通知你, 由于你之前幾次缺席融資董事會議, 導致股份不斷下降, 已經觸動我們合同里設立的紅線, 由我出資, 贖買了你的股份。 ”

奧爾奇注視著蘇魯, 似乎想看到對方震驚、憤怒等等的表情。

可是他失望了, 蘇魯的表情仍舊十分平靜, 好像一潭湖水, 沒有絲毫波瀾:“是麼?那你是來給我送錢的?”

“你……”

奧爾奇的表情一下變得陰沉。

他上前一步, 壓低聲音:“當初白塔之中, 你做了什麼,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識相的就立即滾, 否則的話, 我就將證據交給綠樹堡, 讓你成為叛逃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