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455章 靈祭

“狂妄學派, 在騷擾大地母神教會的布局?”

教堂之外, 蘇魯的神情也略有變化。

雖然他當初在傳授的時候留了些手段, 但并沒有把握以此鉗制那些瘋子, 畢竟他們直接祭祀希維納多, 不知道獲得了多少神秘學知識。

但現在, 狂妄學派竟然在主動為難大地母神教會, 變相地支持自己?

“難道是艾倫良心未泯, 呵呵……這我還真不相信。 ”

蘇魯搖搖頭:“能影響狂妄巫師的, 或許只有那個存在了吧?”

“不過, 這也只是錦上添花而已, 哪怕如今的大地母神教會執意為難我, 我也絲毫不懼……”

蘇魯身影消失。

再出現之時, 已經是城內的祭壇上。

此時漸漸到了黃昏。

在龍女王的安排下, 每家每戶都有人出現, 匯聚于王都中心的廣場, 密密麻麻, 無邊無際。

“加上士兵, 絕對超過一萬人了。 ”

蘇魯抬頭望天, 見到一顆啟明星閃爍著光芒。

“靈性!它在白天與夜晚并無分別, 但從神秘學角度來說, 夜晚的靈性會更加活躍……”

“祭祀古老靈界最好的時候, 就是從黃昏進入夜幕的剎那, 代表著白天與黑夜的交替……”

諸多知識, 在他心底閃過。

蘇魯此時, 赫然換了一身祭祀用的衣袍, 有些類似那些傳教士的裝束, 不過是以純白為底色。

他就這麼靜靜矗立在高臺上, 眸子掃視過下方。

“屠龍者?”

“好年輕……”

“不要相信他, 他是魔鬼派來的。 ”

下方的民眾有些騷亂, 還有些別有用心的人在其中挑撥。

但蘇魯沒有憤怒, 沒有咆哮, 就這麼平靜地望了過去。

他的目光似乎帶著安撫人心之力, 令幾處騷亂很快平復下來。

所有人都不自覺地壓低了呼吸, 注視著他的身影, 傾聽著他的聲音。

這是大范圍的‘心靈奇術’影響!

通過各種影響潛意識的手段, 激發觀眾們的情緒, 以達到最好的效果!

看到天色漸漸變得黯淡, 蘇魯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只搖鈴。

叮鈴鈴!

他手腕略微晃動,

清新空靈的聲音, 就在廣場上不斷回響, 蕩滌人的心靈, 令參與者臉上浮現出放松與圣潔的表情。

“贊美古老之靈界!”

蘇魯開口, 聲音并不高, 卻似乎在每一個人的耳邊響起:

“它是無邊無際知識之聚合!”

“它是世界溝通之橋梁!”

“它是開始、是終結……是一切的一切!”

“現在, 讓我們一起來歌頌這偉大的存在!”

……

他的聲線充滿磁性, 又似帶著一種難以抗拒的魔力。

這并不是命令式的霸道催眠, 只是情緒的渲染與共鳴。

但一種威嚴, 已經令祭祀者們不由恭敬地伏下身體, 跟隨著他的聲音, 開始祈禱:“贊美古老之靈界!”

上萬人的靈性震蕩, 匯聚而成的波紋, 令蘇魯都略有些色變。

通過他的視野, 可以看到在起伏不定的祭祀聲中, 一圈圈靈性蕩漾, 形成了波紋, 宛若湖面上的漣漪, 不斷向外傳遞開去。

‘如果是在宗教儀式中, 這被稱作‘圣潮’, 是最虔誠的儀式表現……’

蘇魯靈感蔓延, 主導著這些靈性波紋。

在他面前, 世界似乎分為了四層, 無數靈之波紋不斷調整著頻率, 與三層靈界重合。

“偉大之古老靈界!”

“我贊美你!我祭祀你!我向你獻上微不足道的祭品!”

感受到儀式進入新的階段, 蘇魯面向祭壇, 手上浮現出一柄黑色的小刀。

在祭壇中心, 則是一張石桌, 上面擺放了他特意為這次儀式準備的祭品——傳說級奇物!

首先入目, 就是火奴努努之錘!

這件五階神奇物品在主世界與其它世界都受到限制, 無法發揮完全的威力, 幾乎成了雞肋。

最好的結果, 還是被當成祭品。

畢竟, 在本世界, 它的位階沒有受到絲毫壓制!

并且, 靈性相當之充沛!

當然, 在蘇魯看來, 這只符合了‘靈祭’儀式最基礎的要求。

他深吸口氣, 手中的小刀向虛空一劃, 似乎打開某個無形的通道。

“我將它們獻祭給你!”

伴隨著吟唱的聲音, 蘇魯的小刀又向祭品們一劃, 代表將它們奉送給古老靈界。

嗡嗡!

在靈之波紋下, 數件傳說級物品頃刻間寸寸龜裂, 碎片化為了灰燼。

這是它們所有的靈性都被強行抽出的緣故。

而肉眼可見的, 數顆五顏六色的光團浮現, 飛快沒入虛空通道之中。

轟隆隆!

一種只有靈感才能察覺的‘震動’出現。

蘇魯知道, 這是他的‘祭品’打通了三層靈界, 通往了更高層次而導致的變化!

所謂的‘古老靈界’, 本來就是超過世界三層靈界的概念!

下一剎那, 蘇魯的靈感, 就觸及到了第四層萬靈界, 甚至隱約更上的層次。

浩瀚、古老、龐大……

這對他而言沒有什麼,

但對于那些普通祭祀者來說, 絕對是一個難以忘懷的體驗。

要不是有著儀式力量的庇護, 或許他們的精神會出很大的問題。

‘這種威嚴?怎麼感覺比神祗還要龐大?’

彌賽亞與漢姆沒有在儀式之內, 但僅僅是觀看, 都能感受到一股磅礴巍峨的氣息, 讓他們的靈魂為之顫栗。

“偉大的靈界啊……我有罪!”

萬人之中, 某些人突然開始痛苦流涕地懺悔, 坦白他們是教會、貴族、或者其它勢力派來的釘子。

但在這樣的氣氛中, 紛紛發自內心地反水。

蘇魯對此毫不驚訝, 只是繼續率領眾人, 吟誦著贊美靈界的祈禱詞。

‘這就是古老靈界……不論你贊美還是咒罵, 它都在那里!既不會因為你的祭祀而賜予力量, 也不會因為你的詛咒而降下懲罰……感覺上來說, 跟天意或者說世界意志有些相似……當然, 層次比后兩者還要高!’

‘那麼……‘靈祭’儀式的目的, 是什麼呢?’

蘇魯舉行著儀式, 靈感感受著靈界的浩大與亙古不動, 略有些疑惑。

就在這時, 王城上空。

物質界與靈界的界限鏡子一樣破碎, 出現了一個黑洞, 從中傳出可怕的嬰兒啼哭聲。

諸多由神秘符號組成的白骨浮現, 組合成了一只巨掌, 猛地砸落下來!

“是埋骨之地中封印的存在, 它還是找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