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463章 掃滅

冥河!

這是月女士掌握的強大權柄, 死神的源頭。

它流淌于靈界, 無始無終, 唯有死人才能進入, 死神的信徒們相信, 他們死后的靈魂可以通過冥河到達神國, 繼而重生!

新出現的黑袍厄之皇帝, 當然無法掌握冥河, 哪怕只是一條支流!

他所召喚的, 只是冥河的虛影, 借用了一絲力量而已。

即使如此, 也足以湮滅任何一位五階職業者!

這是純粹的死亡之力!能消融一切!

做完這一切之后, 黑袍皇帝瞥了眼教會人員所在的方向, 咆哮一聲, 無奈地消失于虛空。

“不愧是死亡道路的神話級職業者……他發現我們了?”

“根據教會記載, 留下這個遺跡的厄之皇帝, 已經確認隕落, 但他卻給我們一種活著的感覺, 的確十分特殊。 ”

“六階的職業者, 如此強大麼?可惜……哪怕動用奇物, 也只能召喚出虛影一擊的力量。 ”

神職人員們議論紛紛, 觀望著遺跡島嶼:“蘇魯波特利!聯邦的天才, 真是可惜了……”

教會要動手, 肯定會考慮諸多方面。

叫上一群五階來圍攻一位旅法師, 是最不理智的做法。

真正要拿下, 就必須萬無一失!

調動六階的力量, 一戰而定, 才是真正的智慧!

“根據情報……旅法師融合了影武士, 擁有分身的能力……雖然這個能力很難提升, 但不可以小看任何一位天才。 ”

“因此, 阿爾弗雷德大人選擇動用了逆轉懷表, 并且召喚歷史長河之上的一位厄之皇帝, 掀起冥河之怒!”

“死亡道路的職業者, 再加上冥河的投影, 哪怕是幻魔的一個分身在這里, 也會必然隕落, 牽連本體!”

死亡!

這是一個強大的概念。

甚至, 這條道路的高階職業者, 是那些分身者的克星!

死亡的力量, 可以沿著分身與本尊之間神秘的聯系, 直接追溯源頭!

光明女神教會傳承悠久, 自然知道旅法師的情報, 也考慮到了分身的可能。

可以說, 如果蘇魯五階的時候來到這里, 哪怕只是派遣分身,

也會非常危險。

對方根本不跟他廢話, 也沒有圍殺, 就是召喚強大的力量, 一擊致命, 干脆利落到了極點!

“看……冥河的力量消失了。 ”

一個神職人員死死盯著被河水掃蕩過的遺跡荒島。

有些出人意料的, 荒島上的植被、遺跡、甚至小動物們, 都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 懵懵懂懂。

“好厲害的厄之皇帝, 竟然完全約束了那一絲冥河投影的力量, 只針對蘇魯一個人!”

剩下的神職人員紛紛贊嘆:“他死定了, 不論是分身還是本尊, 唯有隕落一途!”

下一刻, 他們的眼珠瞪大, 嘴巴不自覺地張開。

因為在冥河之水退潮之后, 原地竟然留下了一個人形。

不!

那是幾乎無法描述的存在!

對方的每一寸身體, 都似乎由無數細小的神秘符號組成, 身體表面浮現出蘊含極大奧秘的魔法符文。

在他的眉心, 一輪暗紫色的日輪閃耀, 似介于真實與虛幻之間!

神話之軀!靈法師形態!

由于本尊完全是由無數神秘符號組成, 聚散無常, 因此影分身也是真正的神話之軀, 相當于從本尊上分裂出的部分。

而在冥河之水投影的侵蝕下, 蘇魯的普通人形態早已支撐不住, 呈現出了自己的神話形態!

在他的身上, 諸多細密的傷口浮現,

表面有著無數細小的光點閃爍, 不斷彌合修復。

“這是……”

“完全由神秘組成的軀體?能抗衡冥河投影的強大肉身, 只是看了一眼, 我就感覺靈魂被震懾, 更似乎看到了無數的神秘知識……”

“六階……神話之軀?”

光明女神教會的信仰理論部成員們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看到這一幕, 立即臉色扭曲地狂吼:“計劃改變!撤退……將這個重要情報交給阿爾弗雷德大人!”

這個天才, 竟然已經于這麼短的時間內晉升六階?

這已經不是用天賦能形容的了, 簡直是怪物!

甚至, 在他們的心里, 還有一個褻瀆的念頭出現。

以對方的資質, 所表現出來的能力, 或許……真的有登神的可能?

這已經足以名列清理名單的前幾位, 不計代價也要立即清除了。

“果然……是光明女神教會的人麼?”

虛空中線條勾勒, 浮現出蘇魯的身影, 擋在狂信徒們的去路前。

那封鎖荒島的力量, 對他而言就是個笑話。

而蘇魯此時的心里, 也并非十分平靜。

果然……不能太倚賴分身!

分身與本尊之間既然有著聯系, 那就可以被追溯傷害……例如詛咒之類, 而冥河顯然也可以。

經過剛才的故意實驗, 我已經知道了, 如果一個分身落入真正的冥河之中, 或許我本尊的真靈都會不自覺地被吸引出去,

直接隕落……

也就是說……分身并非萬能與不死, 必須心存敬畏, 尤其不能直接正面神靈!

“蘇魯波特利!阿爾弗雷德大人會為我們報仇的。 ”

這些狂信徒望著蘇魯, 表情平靜, 并不畏懼死亡, 因為那是回到女神的國度。

“你們以為……你們已經發出信息了麼?”

蘇魯卻是淡淡一笑:“我的神話領域是夢魘!也就是噩夢!從你們看到我神話之軀的那一刻開始, 你們就處于噩夢之中啊……所做的一切, 在我看來, 只是個笑話。 ”

“什麼?”

一個負責聯絡的狂信徒大驚, 發現自己手上的聯絡型神奇物品已經變成了塊石頭。

“而我在這里殺死你們, 自然是要你們連一點真靈都逃不出去, 永久地沉淪于噩夢之中……”

雖然這一戰后, 他的信息不免外泄, 但能拖延一天是一天, 能掩蓋一點是一點。

“魔鬼!”

“玩弄人心的魔鬼!”

“你的歸宿, 必然是教會的火刑架!”

這些精英們再也無法保持從容, 猙獰地叫罵詛咒。

“敗犬的悲鳴!”

蘇魯眸子淡漠, 右手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