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481章 深夜食堂

白景餐館悄無聲息地重新開業了。

事實證明, 蘇魯的手藝并非那麼不可替代。

任性時間營業的后遺癥, 就是他原本就顯得慘淡的客流進一步縮減。

畢竟, 他的廚藝只有LV4, 跟一些頂級大廚拉不開距離。

要是提升到LV8, 那才真是想怎麼耍性子都可以, 別人想吃就只能乖乖忍受他的臭脾氣, 因為獨一無二!

但蘇魯懶得這麼干。

經驗值寶貴, 怎麼能浪費?

當初是為了謀生, 現在這點客流量, 說實話也夠了。

餐廳內。

氣氛十分安靜。

被‘折騰’到現在還忠誠的客人, 要麼住在附近, 要麼就是老好人性格。

此時靜靜坐在那里品嘗美食,

倒是很有一些咖啡廳之類的休閑場所風格。

‘話說……我是不是真的可以改一下?總覺得餐廳太吵了……’

‘或者……將營業時間改在深夜, 變成一家深夜經營的食堂?’

蘇魯一邊持著菜刀在案板上運刀如飛, 一邊默默思索。

他比較喜歡黑夜。

那種寧靜、包容的感覺很好。

并且, 黑夜予人掩護, 容易令人放松, 說出心里的秘密!

他瞥了眼自己的屬性欄:

——————————————

姓名:【蘇魯·波特利】(白景)

職業:【催眠師】(一階)

職階:【1】

力量:【1.2】、敏捷:【1.1】、體質:【1.1】、精神:【2.3】

技能:【廚藝LV4】、【搏擊術LV4】、【催眠LV1】

XP:【50】

——————————————

‘在收到藍水晶之后, 我就已經是【催眠師】了, 掌握‘催眠術’的我, 雖然難以企及當初通達心靈界的威能, 但施加一些超凡級別的催眠術影響, 讓人不自覺地親近, 說出秘密, 也不是難事。 ’

‘甚至, 還能通過長期的催眠, 種下心靈種子, 招攬屬下, 這方面比較難, 但可以先嘗試控制動物。 ’

‘最關鍵的是, 這個世界的靈界, 很難接觸……’

自從那次‘感召’之后, 蘇魯已經明白了。

他的神話之軀, 化為了超凡種子, 扎根于世界深處!

通過夢境影響各個超凡者, 代表著夢靈界已經被‘改造’, 連帶著前三層靈界都被限制, 接觸靈界十分艱難。

‘實際上, 這符合我的利益, 我不希望看到超凡者中出現靈界職業者……雖然隱藏了這條職業道路,

但總覺得不會那麼順利……’

畢竟, 這是謀劃一個世界!

當初要不是放棄了神話之軀, 白景這個‘偷渡’的身份絕對不會如此順利。

而哪怕如此, 也會遭到世界的反擊與抵制。

‘雖然如今我的本體很難接觸, 只有在感召與晉升之時, 那些職業者才能夢到, 獲取一定的知識……但是, 在我徹底融入這個世界之前, 似乎被太空衛星觀測到過, 那時候我的身上, 可是有著【靈之法師】的神秘符文。 ’

‘雖然以神話之軀的特性, 普通人看到了肯定會發瘋, 也無法描述, 無法保存, 但如果是世界的反噬的話……’

蘇魯不知道, 他的猜測已經十分接近現實了。

這個世界的反噬, 令他的‘照片’有保存下來, 雖然只是寥寥數張, 但已經足夠對‘新體系’造成沖擊。

這也算是‘儀式’的難度所在——世界本能的反制!

就在他略微出神的時候, 一名時尚女性走了進來, 是黎微微。

‘咦?’

蘇魯抬起頭, 盯著這個‘熟客’:‘重新開業這麼久, 總算來了一條魚。 ’

第一次靈潮復蘇, ‘感召’的人數放在世界總人口上, 就太渺小了。

而這個餐館又并非生意火爆。

直到現在, 蘇魯才見到了一位真正意義上的本土‘超凡者’!

就是這一眼, 黎微微似乎有所察覺,

望了過來, 剛好與蘇魯的目光對視。

她跟之前似乎沒有什麼變化, 真正要說的話, 就是氣質!氣質變得有些不同了。

‘看樣子, 她接受的是施法系傳承, 目前強化的是感知。 ’

蘇魯心里有底。

他設計的兩條道路, 留有很大的‘余量’, 也就是說, 自由發揮的程度很高。

好像物理側道路, 獵人只是一個方向, 古武同樣可以走通。

這些職業者形成屬于自己的一階職業, 并且達到巔峰之后, 就可以通過‘獻祭’、‘感召’等等形式, 感知‘古神’, 獲得二階的信息。

‘他們以為神秘學知識是我本體給出的, 實際上我本體只是給了一階的‘種子’與大方向, 二階的時候, 是他們先‘上傳’自己的一階信息, 我的本體收到了, 再經過‘衍化’、‘推演’, 將二階的職業給他們……相當于一個公共信息收集與推演處理器……這也是世界的改造……不過如果最后我能成功, 拿回屬于我的東西, 那就是收割了全世界所有人的智慧, 以及他們對職業道路的感悟與推演, 這是成為神靈的無上食糧!’

“您好, 想要點什麼?”

蘇魯微笑問道。

他有些遺憾, 為了充分發揮自己的技能, 或許應該圍繞廚臺也設置一圈座位, 方便主廚與顧客交談。

好在客人不多, 自己忙完了, 就可以去找客人聊聊天。

“一份文思豆腐, 謝謝。 ”

黎微微表情略微放松, 找了個位置坐下。

‘她的手放于身前, 身體略微緊繃, 有一種防御的姿態……說明她比較焦慮, 成為‘異類’的不安麼?’

蘇魯端著菜品, 來到她面前, 順勢坐下:“你的文思豆腐, 請用。 ”

“謝謝。 ”

黎微微拿起湯勺, 有些愕然地望著蘇魯:“老板……你不工作麼?”

“都做完了, 陪顧客聊天, 也是我店里的服務之一。 ”

蘇魯微笑回答:“我改進了下這道菜的做法, 想聽聽客人的意見。 ”

“哦。 ”

黎微微望著蘇魯的臉龐, 覺得這個老板的眼睛真好看, 略微放松了一點, 舀了口豆腐:“嗯……更好吃了。 ”

她看似小口品嘗, 但是動作飛快地將豆腐吃完, 滿足地吐出口長氣:“這里的菜……感覺吃完之后, 很放松、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