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565章 羊皮卷

‘葛列格里目睹一樁神秘事故, 還與惡魔祭祀有關……不去教堂一次, 就顯得很不正常。 ’

‘并且……以我現在的狀態, 除非倒霉得遇到戰爭之神剛好降臨分身, 或者教宗攜帶神器排查, 又或者與神眷者當面, 還剛好撞到他被神祗注視的時候。 其它情況下應該都無法抓到我的破綻……’

藍橋大學。

蘇魯的身影漸漸浮現, 他收起紅色筆記本, 好像沒事人一樣走了出去。

那頭【虛空異魔】, 已經被他‘處理’掉了。

對方實在是一個‘大禮包’, 不僅給他提供了一筆還算不錯的經驗, 本身記憶之中, 還有諸多世界的坐標。

雖然大多都是惡魔禍亂過的世界,

但也有一些價值。

并且, 殘留下來的惡魔特性, 日后可以成為羅德的禮物。

畢竟, 這可是一頭六階惡魔的特性, 普通【煉獄惡魔】得到, 哪怕不能直接晉升, 也必然能實力狂漲一截。

只是, 由此又會向深淵更進一步, 只能說有得有失了。

出了校門, 蘇魯乘坐上一輛公共馬車:“去附近的戰神教堂。 ”

馬車緩緩啟動。

蘇魯則是暗自揣摩著那張伯里斯得到的羊皮卷。

它很普通、很尋常……普通到可以直接被擺在大學圖書館里任人翻閱, 哪怕是蘇魯此時拿出來把玩, 也對周圍沒有一絲一毫的影響。

但蘇魯知道, 這卷羊皮紙很邪異。 伯里斯就是被它所蠱惑。

并且, 一位六階的【虛空異魔】, 都忍不住誘惑, 冒險降臨, 奪走了它。

這也導致它自身泄漏了氣息, 被蘇魯在夢靈界堵住, 徹底的隕落。

一位神祗化身出手, 蘇魯有七成把握, 那頭惡魔哪怕備份了身軀, 徹底死亡的概率也超過七成。

‘能讓一位六階惡魔都不計生死地想要拿到手的……我看不出它的不平凡, 或許因為我不是惡魔道路者?’

‘并且……低階惡魔也發現不了它的特殊, 唯有高階惡魔才可以?’

蘇魯望著羊皮卷上的內容。

那一個個用黑色頭發繡出的字母并不復雜,

是古希伯語。

‘普通人不認識, 但伯里斯是神秘社成員, 說不定特意學過這方面的內容, 也是他倒霉……’

蘇魯搖搖頭, 凝神觀看。

這上面記載的, 似乎是一首詩篇, 描述一個人的妄想, 他自言去過‘地獄’, 又回到了人間, 從而創作了這幅作品。

……

“在黑暗的深淵中, 思緒于巖漿間蠕動……腐爛與死亡縈繞周圍, 巨蝎在惡臭之地中穿行……”

“這是初章, 寧靜的詩篇, 它于寧靜中綻放, 讓你的靈脫離身體, 聽到美妙的聲音。 ”

“它期待著知音……不論那個人來與不來, 是你或不是你, 它一直存在, 并且必將與深淵一起長久……”

……

“有些莫名的熟悉感。 ”

蘇魯沉吟了下, 成神之后, 根本不會有遺忘的記憶。

他只是在自己的記憶殿堂中略微檢索了一下, 就找到了熟悉感的根源。

“白鷹聯邦……波吉市……深淵詩篇事件!”

“資料中, 歌頌深淵的詩篇總共有七個章節, 聽到朗誦的人身上會發生很可怕的事情, 懷疑為模因傳染型詛咒, 當地十一局與教會束手無策……并且, 那時候出現的深淵詩篇, 只是殘章……想不到, 在這里我又見到了一部分。 ”

七階的位格, 已經能天然抵抗大多數詛咒。

蘇魯只是覺得很有趣:“贊美深淵的七章詩篇……是誰放在圖書館里的?值得調查一下。

就在他思索之時, 馬車已經在一座戰神的教堂前停了下來。

蘇魯下了馬車, 跟著其它信徒一起, 進入神圣的大廳。

戰勝之神的標志是一枚帶血的徽章, 象征著鐵血與強權, 一位牧師正在為信徒布道。

那柔順的長袍絲毫不能掩蓋他身上壯碩的肌肉, 看起來風格十分不搭調, 就好像隨便找了個戰士來扮演牧師一樣。

但沒有辦法, 戰神的牧師就是這樣一個風格, 他們往往還兼職【戰士】, 每一個都能砸得普通人乃至低階職業者一臉血。

戰爭之神的教會鼓勵信徒們習練戰斗技藝, 牧師群體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蘇魯坐在長椅上, 安靜地聽著這位牧師宣講戰爭促進文明那一套理論。

等到布道完成之后, 他跟著信徒上前, 打開錢夾, 投了十幾枚閃閃發光的金幣進入募捐箱。

牧師的眼睛頓時亮了, 上前一步:“這位教眾兄弟, 你的名字是?”

“葛列格里·法雷爾。 ”

蘇魯心里充滿惡趣味地瞥了眼神像, 心里思索如果那位神靈的目光剛好注視到這里的話, 會是一個什麼樣的表情。

不過, 這基本不太可能。

但下次如果自己的真身與戰神遇到, 便可以很自豪地拍拍祂的肩膀說一句:“大兄弟, 我打賞過你哦!”

……

好吧, 這畫面太美, 蘇魯也只能想想而已。

“原來是法雷爾男爵。 ”

對面的牧師再無知, 帝都貴族譜還是背熟了的, 臉上的笑容更加熱情洋溢:“我是吾主的【主教】, 你可以稱呼我為萊納。 ”

“我想進行一次告解。 ”

蘇魯望著告解室道。

“當然……為迷惘的羔羊解惑, 是每一位牧師的職責。 ”

萊納一怔, 旋即答應下來。

……

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 將藍橋大學發生惡魔事故的事情告訴了牧師, 蘇魯便走出教堂的大門。

‘嗯……實驗結果, 看來戰神無法每時每刻都關注著祂所有的神殿啊……其它神靈也應該是這樣。 ’

‘只要我不是挑釁地呼喚祂們的全名, 或者身邊剛好是神眷者與教宗, 那被發現的幾率很小……’

‘只要神的目光不注視過來, 就幾乎沒有人可以看破我的代替偽裝……’

‘找個時間, 可以去七神柱上逛一逛。 ’

帶著一種惡作劇成功的滿足感, 蘇魯回到別墅, 在管家雷諾的服侍之下享用了一頓豐盛的晚餐。

旋即, 他來到書房, 準備仔細研究一下手上的深淵詩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