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594 馬克西米蘭

疾病、瘟疫、死亡……

夢靈界是世界信息的匯聚。

位于此地, 大量的信息就不斷向蘇魯涌來, 夾雜著海量的絕望與恐懼等情緒。

不過他畢竟是一位神靈, 這些負面情緒沒有絲毫影響。

諸多情報, 匯聚于他的腦海:

“這個世界主體文明是一個名為馬克西米蘭的王國, 是一個偏科技側的世界。 ”

不同的世界, 由于規則不同, 科技發展程度也不一樣。

總體而言, 微魔或者無魔的世界較為適合發展科技。

而超凡與神秘濃郁的世界, 則是超凡力量與神秘占據主流。

至于將不同世界的科技移植到其它世界?不是不行, 但有一個規則不相容的問題。

即使是蘇魯, 在一開始穿越主世界的時候也不是立即就將兩個世界的科技融會貫通, 而是花費了整個大學的時間, 將自己的物理學等級提升上來, 才有了之后的發明與創造。

“主要智慧種族, 還是類人生物……”

“原本一切皆好, 但由于‘微魔’存在, 邪神組織還有市場, 雖然他們的詛咒只能讓人做做噩夢的程度……一切都源于二十年前的一場意外!”

“錯漏百出的儀式、胡編亂造的咒語、唯有足夠血腥與殘忍絕望……并且儀式指向了‘月亮’!”

“哪怕條件不太滿足, 但如果神靈愿意, 還是可以回應這種模糊的祈禱……月女士回應了, 祂注意到了這個世界!”

“由于這個世界比諸神黃昏還要不支持靈性, 月女士并未投影或者降臨化身, 祂只是給予了這個世界一個小小的禮物——瘟疫!”

“旋即, 人類社會的噩夢就開始了。 ”

這是蘇魯從夢靈界中得到最主要的信息。

畢竟夢靈界中儲存的‘資料’太過恐怖龐大, 從這個世界‘出生’到現在, 過去成百上千億年, 經歷了數次物種大滅絕。

那些遠古時代的資料, 同樣沉淀在夢靈界最深處, 但蘇魯顯然沒有觀看的興趣。

他只是選擇了一些最重要的, 得知了這個世界絕望的來源。

“悲哀的世界, 悲慘的國度……一個邪神遠遠地打了個‘招呼’, 放在主世界分分鐘就被七神教會鎮壓, 但在這里, 卻是滅世級別的災難!”

“嗯?”

蘇魯感覺到, 這個世界在期待‘改變’。

在外力可怕的影響之下, 它并不排斥來一場‘靈氣復蘇’!

可以說, 如果蘇魯選擇與它合作的話, 不需要付出多少代價, 就可以引領靈性降臨, 完成一次世界級靈性的‘支配’!

“但是……真的要靈潮降臨麼?雖然利用超凡力量, 人類能很快戰勝瘟疫, 但世界靈性標準提升, 代表月女士也可以投射更多的力量過來啊……到最后怕是得不償失。 ”

蘇魯沉吟了下, 選擇降臨。

他準備先好好看看這一個世界。

穿過三層靈界結構之后, 他降臨在一座陌生的城市之內。

整座城市建筑主體用黑色, 呈現出一種哥特式的風格, 喜歡建造尖頂。

但此時, 街道上沒有一個人影, 門戶緊閉, 窗戶封死, 很多門扉上都畫了黑色的‘X’符號。

甚至……整座城市都是一片死寂, 令人感到莫名的壓抑。

“接二連三的瘟疫爆發, 整座城市都變成了一座死城?”

蘇魯望著自己的雙手, 更加令他感覺壓抑的, 則是這個世界!

“二階!這個世界的上限, 竟然只有二階!這比諸神黃昏還要可怕啊……難怪月女士不愿意降臨。

“由于這是個‘微魔’世界, 我一個神祗化身, 都被壓縮成了超凡生物, 連壽命都有了限制……如果沒有靈潮復蘇的話, 這個身體實力低微, 可能被一群凡人拿武器干掉!”

“換成本尊來的話, 要麼世界崩, 要麼本尊崩, 難怪神祗看不上諸神黃昏的世界, 更不用說這個窮鄉僻壤, 比諸神黃昏還要壓抑的世界了。 ”

壓抑、痛苦……

這是蘇魯化身的第一感受。

他現在能發揮的力量, 也就二階左右, 一旦要強行施展什麼‘神跡’, 很簡單……施展過后, 化身直接崩潰。

投入與收益完全不成正比, 這大概就是諸神看不上此等世界的最主要原因了。

就連月女士, 也只是在這個世界投射下了一個‘影響’, 相當于打了個標記, 準備等到靈潮復蘇之際, 再降臨掌控。

“瘟疫麼?”

蘇魯跟著心靈中的感覺, 走進一間建筑內。

這是周圍最高大的建筑, 似乎是某個教堂, 窗戶上的彩色玻璃上描繪著一些宗教性的場景。

“戴納迪爾克……”

作為神靈化身, 一些本能還是存在, 比如‘語言文字通曉’。

因此, 蘇魯看著周圍的文字, 立即明白過來, 這里的確是一間教堂, 而土著們崇拜的對象, 名為戴納迪爾克, 翻譯過來, 就是‘生命之神’!

他們認為這位神祗沒有性別,

是一切生命的起源。

“可惜了……由于世界的關系, 集合再多的信仰, 也制造不出什麼‘神異’……要是換在一個靈潮復蘇的世界, 一個世界的信仰, 至少會吸引來一些邪神, 或者虛空惡魔?但現在, 這個戴納迪爾克, 不過是一個死物。 ”

望著教堂正中那座被塑造得無比完美的神像, 蘇魯冷笑一聲。

不過笑過之后, 他還是專注地盯著神像。

凡物喜歡用自己的形象塑造神明, 幾乎是所有智慧種族的通病——自戀!

因此從神像之上, 可以看到這個世界土著的一些特點。

它們外形跟主世界的人類差不多, 但皮膚更白, 耳朵略尖, 眉心之間更是有著一道紅線, 仿佛未曾睜開的第三只眼。

望著神像的形象, 蘇魯也開始了對自己的‘微調’。

他現在的實力只是一般, 如果太過‘異類’, 被土著圍剿掉, 那就真是個笑話了。

‘微調’過自身之后, 他來到教堂后面, 應該是神父的休息間, 隨手找了套黑色的教士服換上。

他外貌經過多次超凡洗禮的微調, 已經相當不錯, 這里的教士服也很修身得體, 如果再捧著一部書籍, 那就是經典的神父形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