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606章 惡犬

‘妖’有強有弱, 但對普通人還是很有殺傷力。

只有一些特制的‘符’, 能對它們產生一定的抵抗力量。

村子里的人必須出外勞作, 必須有人保護, 這就是‘護村小隊’的由來!

“符?”

蘇魯想到了冠禮之時村長燃燒的符紙。

那上面的文字在他看來, 就是一個個神秘符號與魔法標識, 當然, 或許在本世界還有其它的名字, 比如‘云篆’之類。

對于普通人而言, 基本是鬼畫符, 一個字都看不懂。

“是的, 那是城里的‘符師’大人們制作的寶物, 每年村子都要用大半產出去換呢……”

李石頭有些心疼地道。

蘇魯又問了幾句, 發現他們沒有‘賦稅’的概念,

但實際上還是要將收獲繳納給最近的‘青陽城’, 從那里換來一年份的符箓。

其中不僅有著專治妖異的‘驅邪符’, 也有治病的‘驅瘟符’、療傷的‘回陽符’等等。

一個村子如果沒有這些儲備, 護村隊早就被層出不窮的妖魔干掉了, 村子也就不復存在。

所以, 這些村子‘上貢’、‘納稅’的積極性都很強, 到了不必派人催收的地步。

李石頭一邊跟蘇魯說話, 一邊領到了自己的武器——某柄已經略微銹蝕的混鐵刀。

“明天在這里集合, 現在解散!”

王虎一聲令下, 少年們都作鳥獸散。

李石頭提著刀回到家里, 難得地不用幫助家人勞作, 獲得了半天的閑暇。

“老爺爺……我應該怎麼辦?”

他坐在庭院里, 在心里默默自語。

“讓我看看, 你們到底是怎麼修煉的?”

蘇魯詳細地詢問起來。

他當然不可能直接給出職業道路, 一條完全陌生的職業體系出現, 必然代表著不同尋常, 與他原本隱藏的目的不符。

他所要做的, 是輔助李石頭, 走這個世界原本就有的道路體系, 晉升至足夠通過深淵通道的階段!

“練武麼?我每天都有練王隊正教的惡犬三式!”

李石頭連比帶劃, 主動為蘇魯演示了一套武功。

“惡犬撲食!”

“黃狗撒腿!”

“狂犬吠月!”

……

“呃……這名字, 樸實無華……”

蘇魯默默感嘆一句, 不過仔細一看, 發現這幾個動作雖然簡單, 但有著一種千錘百煉的味道, 不知道經過了多少代人完善。

其中‘惡犬撲食’是爪功, 也可以化用到刀法、鐵爪之上。

‘黃狗撒腿’是腿功, 有點‘無影腳’的風采, 如果練熟了還能增加腿腳力氣, 跑得更快。

最后的‘狂犬吠月’, 限定必須在夜晚, 看得見月亮的時候習練, 就更有點‘呼吸吐納法’的意思。

如果是在無魔世界, 這樣一套‘功法’, 大抵可以算得上那些武館的壓箱底功夫了。

不過在這個世界, 只是大路貨色。

畢竟, 人都死光了, 再壓箱底有什麼用?

“呼呼……”

雖然只是比劃了幾個姿勢, 但李石頭還是有些微微喘息:“老爺爺……怎麼樣?”

“不怎麼樣, 武功練到大成, 能斬殺妖魔麼?”

蘇魯問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

“應該……可以吧, 好像王虎隊正, 他已經練出了‘氣’, 曾經斬殺過‘木妖’、‘血妖’……是我們村子里最強的武者!”

李石頭訥訥回答。

“你給我聽好了……”蘇魯傲然道:“我的能力, 在于幫助你推演功法, 你給我的功法越詳細, 我能反饋的就越多越好……從你的‘惡犬三式’來看, 你們的武道, 大概有三重境界!”

“第一重‘煉精’, 能讓人精力充沛, 筋骨皮膜俱通, 自身對邪異的抵抗性加強。 ”

“第二重‘煉氣’,

體內生出氣感, 真氣外放, 能傷妖邪, 這就是那個王虎的境界。 ”

“第三重則是‘煉神’, 精神增強, 不懼一些迷陣與幻陣, 并且能完美發揮身體的每一分潛力。 ”

“至于再上面還有沒有境界, 我就不知道了。 ”

……

“老爺爺, 你好厲害……”李石頭詫異道:“我曾經聽王虎隊正說過類似的話, 但他說得不太清楚, 似乎自己也不是很懂, 更沒有說過‘煉神’的境界。 ”

“那是自然。 ”蘇魯傲然道:“我已經為你補全了‘惡犬三式’, 其中的最后一式很有味道, 你今晚抓緊練習, 明天或許能多一分自保之力。 ”

下一刻, 李石頭的腦海中, 就多了許多有關‘惡犬三式’的信息。

其中的‘惡犬撲食’已經換成了一套凌厲的刀法。

‘黃狗撒腿’主要變成了一套輕功。

至于‘狂犬吠月’, 更是變成了‘天狗吞月式’!

“氣, 可以看成一種特殊能量!符水只能增強你自身的抵抗力, 卻無法外放傷敵, 但‘氣’可以……小子, 你如果想要在護村隊中活下來的話, 就給我好好練這個‘天狗吞月式’, 爭取早日練出氣感!”

蘇魯教訓的聲音傳來。

“是, 老爺爺, 我一定會努力的。 ”

李石頭站起身, 拿著鐵刀, 開始練習刀法。

這一次, 他練得無比認真, 感覺身體里面更是有著一股暖流, 在抵消著他的疲倦。

村子里在今天就給出符水與假期,

就是為了讓這一批少年適應, 同時也是最后的機會。

練武這種東西, 有時候積累到了, 就差一層窗戶紙。

捅破了, 就上升一個境界, 捅不破, 一輩子都是不入流。

而現在, 在蘇魯的提點下, 李石頭無疑進入了一種絕佳的狀態。

“呼呼……第一千一百刀!”

他沉浸在刀法的玄妙中, 不知不覺, 就到了天黑之際, 月圓之夜。

“天狗吞月式!”

李石頭盤膝做好, 對著月亮開始吞吐。

如果說‘狂犬吠月’只是通過音節震蕩體內, 效率極低的話, 那‘天狗吞月’, 則是直接以呼吸法入門吐納, 效率高了十倍不止。

不知不覺中, 一夜過去。

李石頭站起身, 精神抖擻, 渾身發出炸豆子一般的悶響:“我原本只是粗通皮膜, 但現在, 感覺筋骨都開始‘通’了, 很快就可以煉精大成!”

“老爺爺……你究竟是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