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607章 草妖

翌日。

李石頭加入了護村隊, 與幾個同伴一起, 手持弓箭、刀槍等物品, 圍繞村子與農田開始了巡邏。

天氣晴朗, 惠風和暢, 芳草萋萋……

游走在野外, 李石頭的鼻尖嗅到了野花的芬芳氣息。

如果不考慮那些隨處可見的妖異的話, 倒是一副非常不錯的郊游畫面。

“都給我注意點!野外的‘詭異’很多, 雖然大多都是‘妖’級別的, 但一不小心還是會死人……更何況, 還有一些無法解釋的‘怪誕’, 隨機出現、隨機消失……碰到了連王頭都只能自認倒霉……”

領隊的呂豹冷聲道。

他是村里的獵戶, 手持一柄黑色的長弓, 在沒有巡邏任務的時候,

能打來許多野味, 是村里人羨慕的對象。

“明白了。 ”

幾個少年大聲回答。

李石頭望了望, 發現除了兩個正式隊員之外, 跟著他的還有兩個村中少年, 一個叫做鐵蛋, 父親是鐵匠, 胸前戴著一塊小小的護心鏡, 另外一個則是徐長青, 自幼死了爹娘, 吃百家飯長大的孩子, 顯得有些瘦弱。

據說他父親是個讀書人, 給他取了一個文縐縐的名字, 不過大家還是叫他‘小青子’的時候居多。

就在這時, 徐長青腳下一個踉蹌, 似乎是被石頭絆了下, 慘叫一聲, 倒在路邊, 一頭栽進了草叢里。

“走路都能摔?”

呂豹銅鈴般的眼睛一瞪:“你是來保護人的還是被人保護的?”

李石頭趕緊上前, 將徐長青一把拉了起來。

突然間, 他瞳孔一縮, 連忙后退:“小青子, 你頭上長草了!”

“嗯?”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過來, 看到徐長青的頭上, 一根根青草頑強地冒出頭, 綠油油的一片。

“草妖!”

呂豹冷哼一聲:“最低級的‘小妖’, 沒什麼殺傷力, 但一直放著不管的話, 這些草根就會鉆破你的頭皮, 頭骨, 最后是腦袋!”

說到這里, 他又不屑地冷哼一聲:“我們出村前都喝過符水, 對妖異的抵抗力堪比‘煉精’大成的武者, 這種小妖難以寄生, 你能中招, 說明你太廢了, 武功連皮膜都沒有練到。

“副隊正, 小青子他經常連飯都吃不飽, 還要為各家做工, 哪有功夫練武?”

李石頭忍不住辯駁了一句。

蘇魯在他的心里, 卻是嘿嘿地感嘆:“好啊!好一塊良才美質……光棍頭頂綠油油……如果是穿越開局的話, 必然大殺四方啊。 ”

李石頭一句也聽不懂, 但望著不斷生長的茂盛青草, 知道再這麼下去, 小青子就完了, 不由在心里急切問道:“老爺爺, 你能救他麼?”

“我什麼都做不了, 但是你可以。 ”

蘇魯輕笑一聲回答:“沒看到那個呂豹冷眼旁觀麼?就是在等你們動手!”

“我?”

李石頭詫異道。

“就是你們, 你以為現在是開玩笑麼?一出村子, 隨時都要面對死亡, 這頭小草妖根本不算什麼, 是最好的試煉對象了。 ”

蘇魯道:“不過你千萬不能去硬拔, 否則會將你朋友的頭骨都一起拔出來……為今之計, 快刀斬亂麻!”

“我知道了。 ”

李石頭拔出混鐵刀, 盯著徐長青:“小青子, 忍一忍, 不要動!”

他深吸口氣, 一刀橫斬:“惡犬撲食!”

噗!

刀鋒自徐長青頭頂掠過, 割下一片青草, 與此同時, 將他的頭發也割掉大半。

嗞嗞!

那些青草發出詭異的聲音, 根部開始蜷縮。

“啊……我的頭, 好癢好痛。 ”

徐長青倒在地上, 頭頂一粒粒長著觸須的草籽彈出, 仿佛長著兩條腿的小人,

紛紛跑進草地里。

“看到了沒有?石頭用的是正確做法, 它們不經嚇, 嚇嚇它們就自己跑了, 如果你們是‘煉氣’武者, 那更簡單, 用真氣直接將那些草妖殺死。 ”

呂豹上前檢查了一下, 給了徐長青一腳:“沒死就給我起來。 ”

“哦。 ”

徐長青狼狽地爬起, 摸了摸光禿禿的青瓢頭皮, 對李石頭道:“多謝相救……”

“沒……沒什麼。 ”

李石頭收刀入鞘, 同樣松了口氣。

“好樣的, 干得不賴, 那一刀深得快、準、狠三味啊……”

另外一名正式隊員拍了拍李石頭的肩膀。

有著這樣的隊員, 他們放心!

徐長青望著這一幕, 黯然地退到一邊, 明白這是人之常情。

“好小子, 我看你已經筋骨俱通, 修為都快跟我一樣了。 ”

呂豹嘖嘖稱奇:“等到你突破, 進入煉氣境界, 就是未來的隊正。 到時候, 村子里有什麼好吃的你先吃, 漂亮的女人你先選。 ”

李石頭聽到前面半句還沒有反應, 但聽到后面半句, 臉皮就變得漲紅, 一路直到耳朵, 讓呂豹等人哈哈大笑。

笑過之后, 一行人繼續上路。

“夜晚的‘妖’很多, 有的有實體, 比如剛才的草妖, 有的沒有實體……我們主要對付的就是它們。 ”

呂豹帶著他們來到田壟上, 望著正在耕作的農夫們, 感慨道。

“那……‘魔’呢?”

李石頭問了句。

“遇到‘魔’?”呂豹搖搖頭, 似乎回想起了什麼不堪回首的往事,

將它驅逐出腦海:“魔的攻擊性很強, 實力很可怕……遇到那樣的災難, 我們能撐住, 再給村里發信號, 就是萬幸了。 而我可以肯定, 一旦我們遭遇‘魔’, 你們一個也活不下來。 ”

看到少年們慘白的臉色, 他又大笑:“不過放心, 魔哪是那麼容易碰到的?我們幾年也未必遭遇一頭。 ”

李石頭無語地望向田壟。

由于青壯都在護衛巡邏的緣故, 在田地里耕作的, 大多是一群老弱病殘還有女人。

只有在農忙搶收的時候, 護衛隊才會加入勞作之中。

他視線掃過, 在幾個女人身上停留了下, 發現不是思念之人后, 又轉移開目光。

“咦?”

就在這時, 李石頭看到一個正在喝水的少女, 似乎有些不對勁。

乓!

她喝水的陶瓷碗落在地上, 在黃泥地面滾了幾滾, 里面的水流了一地。

少女的面容呆滯, 慢慢褪去所有血色, 突然轉身, 向旁邊的密林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