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623章 道丹

徐長青清楚記得, 他昨夜已經殺了這個老道, 并且將他扔進爐里。

第二天, 完好無損的老道竟然又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 還說要繼續煉丹?

這種沖擊與恐怖, 幾乎令他心神失常。

“老爺爺, 這是怎麼回事?”

“我不是早就跟你說過麼, 那個老道士, 他不是人啊!”蘇魯懶洋洋地回答:“而且……欲求道, 如何能不付出代價?”

“我……我不修道了, 我要走, 我要走!”

比徐長青更不堪的, 是李姓書生, 他看到老道士, 真的直接嚇到失禁, 手腳并用, 慌忙逃出了山崖。

徐長青望著紅嬰, 突然沉默了。

他狠狠抓起一把柴刀, 上山砍柴。

梆梆!

梆梆!

他每一下都非常用力, 似乎將面前的木柴當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

夜晚, 子時。

他來到丹爐之前, 打開爐蓋, 毫不意外地看到了李姓書生的臉龐, 那蒼白無神的眼睛, 以及旁邊一截腸子, 令他幾欲嘔吐。

“這什麼鬼丹, 我不吃, 我不要了。 ”

徐長青在心里狠狠說道, 飛起一腳, 將丹爐推下了山崖。

做完這一切之后, 他身心大暢, 提著刀來到老道士房里, 將他亂刀分尸, 燒成灰燼。

……

翌日。

晨曦的光芒撕裂黑暗。

徐長青神清氣爽地走出草廬, 往懸崖邊望了一眼。

下一刻, 他就好像被雷劈的蛤蟆, 呆在了那里。

丹爐還在!還在……

“汝等二人, 乃是有緣, 今日丹成……可分而食之, 入我道門。 ”

老道士從悠然茅草屋內出來, 盤坐于青巖上。

看他這架勢, 應該是要講道。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 令人心發狂……”

深山之中, 不死不滅的道人, 講述五色皆迷之道。

徐長青感覺自己腦袋很脹, 幾乎要炸掉一般。

他看向旁邊的紅嬰。

卻發現對方神情平靜, 肅穆聽講, 似乎早已料到發生的一切。

此時, 卻偷偷挨近:“小青子……真正危險的時候要來了, 等會他一發丹, 我們就趕快跑, 有什麼手段都用出來, 萬萬不可保留, 否則就死定了, 知道麼?”

‘她……果然知道很多!’

徐長青點點頭。

“吾等卑微渺小愚昧之輩……何以近道?唯有求諸于‘外丹’……此丹今日成!”

就在老道講完最后一句之時, 丹爐忽然轟鳴, 外放五色丹云, 形若靈芝。

嘭嘭嘭!

老道士走過去, 掀開爐蓋, 原本的丹云反而內斂, 盡數收攝于爐腹中。

旋即, 一枚枚丹藥飛快炸出, 方向不定。

其中一枚對準了徐長青, 一枚對準了紅嬰。

他下意識地抄手, 將一枚漆黑的丹藥抓在手里, 余溫猶在。

“就是現在, 快跑!”

紅嬰厲喝一聲, 轉身就跑。

徐長青心里一凜, 跟在她的身后。

兩人施展身法, 風馳電掣, 沒入山林。

“為何要走?”

“你不想求道麼?”

老道人的聲音縈繞在徐長青耳邊。

“不要聽, 不要停!”

紅嬰取出一串鈴鐺, 叮鈴鈴的聲音響起, 清脆悅耳, 令徐長青腦袋一清。

但就在這時, 他突然看到前方多了一個身影, 是那個老道士!

對方衣衫襤褸, 面容極不協調, 笑著張開了嘴, 露出稀疏發黃的牙齒:“道為何物?”

“給我死!”

徐長青拿出黑色指骨, 抖成了一柄短矛, 在矛尖冒出一個鬼頭, 發出凄厲的咆哮。

法器——惑神!

鬼叫之中, 他出槍如毒龍, 一槍將道人的臉龐捅穿, 旋即頭也不回地離去。

在收回指骨的剎那間, 他清晰感覺到原本冰寒的骨節急劇發燙,

表面浮現出一道裂痕。

“既已近道, 為何要走?”

老道人的聲音繼續傳來, 他果然是不死不滅的!

“老爺爺, 該怎麼辦?怎麼對付那個怪物?”

徐長青在心里瘋狂問道。

“你也說了, 他是‘怪’啊!”

蘇魯答道:“這是遠遠超出你理解的事物, 怎麼破除?你學旁邊那個紅嬰就可以了, 她看起來比較有經驗……雖然拉著你跑, 只是因為你身懷法器, 能略微拖延對方, 多一個靶子吸引火力而已……”

“什麼?怪!”

徐長青瞳孔猛縮, 腳下速度更快。

并且, 跑到了紅嬰邊上, 湊得更近了。

“你這個家伙, 離我這麼近做什麼?”

紅嬰氣鼓鼓地道。

“大路朝天, 我想怎麼走就怎麼走……”徐長青長笑一聲:“而且不合力的話, 我們怎麼從那頭‘怪’的手里活下來?”

“嘖嘖……大壞蛋, 之前你還說你不知情, 就是在騙人!”

紅嬰嬌嗔一句, 從腰間抽出一道紅綾:“這個怪異不是危險的那一類, 只要跑出荒山范圍就沒事, 但離開前的那一刻也最危險, 我需要你幫我!”

“好!”

徐長青飛快答應。

兩人奔跑之間, 已經看到了荒山的山界, 迷霧消散的地域。

“走。 ”

兩人即將跑出荒山范圍, 耳邊頓時多了老道士的聲音:“回來!回來!”

這次的聲音是如此強烈, 讓他們忍不住想要回頭。

“就是現在。 ”

紅嬰嬌喝一聲,

將鈴鐺丟出。

叮鈴鈴的脆響中, 徐長青一咬舌尖, 一口鮮血噴到短矛之上, 鬼頭咆哮再現。

一道朦朧的黑影, 清晰地浮現在薄霧中, 五官仿佛融化的蠟像。

“疾。 ”

紅嬰手掐法訣, 手里的紅綾飛出, 將黑影籠罩。

趁著這個機會, 兩人一鼓作氣, 跑出了荒山范圍。

霎時間, 身上壓力盡消。

“呼呼……終于出來了。 ”

徐長青喘著粗氣, 望著紅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人家剛剛還救了你呢, 你就這麼跟我說話?哼哼……果然男子最會翻臉!”紅嬰冷哼一聲。

“那是……怪異!”

徐長青望著荒山, 聲音干澀。

“是的, 那個不死不滅的道人, 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存在于此, 或許是上古大劫之前的事情了……”

紅嬰道:“雖然是怪異, 但它是那種不怎麼危險的怪異, 每隔一段時間, 都會重復同樣的事情, 招攬信徒, 作壇講法, 開爐煉丹……”

“不危險?我明明好幾次都快死了?”

徐長青心里無語地吐槽了一句, 卻也清楚, 相對于妖魔鬼怪中最可怕的‘怪異’而言, 這個老道人表現得的確不怎麼危險, 否則他肯定活不下來。

“于是……有修行者希望從中得到好處, 只是后來發現, 修為越高, 越容易迷失在其中, 未曾入道的人最好……”紅嬰道:“我的門派因此派我前來, 總算有所收獲……”

她笑瞇瞇地將‘外丹’收起。

這時候, 徐長青也想到自己懷里的丹藥, 不由問道:“這丹到底怎麼煉的?有什麼用?”

“這是真正的‘道丹’, 一粒便可入道……至于來源?你不是已經知道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