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632章 要害

在潘書的想象中, 鎮妖校尉姜玉楓應該只是被困在迷霧之中, 找不到什麼出路, 甚至可能已經依靠本身實力與厲害法器, 給予了那‘怨魂’比較大的傷害。

但現在, 他看到的完全跟想象不符!

那位七品校尉, 只能在柳樹之下苦苦支撐, 一副隨時都要倒斃的樣子。

咯咯!

潘書的牙關發顫, 小腿有些抖。

這個時候, 他看到柳樹下雕塑一般的干尸, 突然整齊劃一地轉過頭來, 直直盯著他看。

它們大多都是本地的居民, 也有鎮妖司的同僚在內, 臉頰消瘦, 宛若皮包骨頭, 仿佛剩下的血肉, 都被插在他們身上的柳枝吸收。

在諸多目光的注視之下, 他小腹中的面具忽然浮現出一張布滿獠牙的猙獰大嘴, 一口狠狠咬下了大塊血肉。

“啊!”

潘書慘叫一聲, 額頭冷汗淋漓, 幾乎跪倒在地:“這……這是某種攻擊?剛才我的法器護住了我, 否則我已經死了?”

他看向旁邊, 發現剩下的那三名巡檢表情呆滯。

突然, 他們的身體干癟下去, 仿佛被無形的管道吸走了身體內的所有血肉, 就這麼倒地身亡。

“危險!”

徐長青同樣感受到了可怕的危險, 在他的臉頰、手臂、脖子上, 一只只眼睛睜開。

通過這種極限開眼的方式, 他看到了更多靈性的流動。

他看到了柳樹正中, 一個模糊的人形。

以及從對方身上蔓延出來的, 一根根虛無的柳樹枝條。

‘原來, 柳樹的枝條有兩種, 一種實質, 還有一種, 普通的法眼都未必能發現……那個人, 是怨魂麼?’

徐長青心里默道。

剛才, 就是一波無形‘枝條’的攻擊, 除了他與潘書之外, 其它人全滅!

“潘兄!”

一念至此, 徐長青高喝一聲:“要拼命了, 小心無形的枝條, 你吸引它注意, 我要去相助姜大人。 ”

在這個時候, 唯有姜玉楓, 才是突破口。

畢竟, 他雖然看起來十分狼狽, 但畢竟在柳樹下支撐到了現在!

嗖嗖!

就在徐長青說話的同時, 那無形的枝條又抽打下來。

“好, 拼了。 ”

潘書臉上浮現出一絲狠色, 嘴里念念有詞。

旋即, 他慘叫一聲, 整條左臂消失不見。

得到了如此巨大的血肉‘供奉’, 他體內的面具似乎極為滿足, 浮現在他的臉龐之上。

面具中心裂開一道縫隙, 兩邊布滿猙獰利齒, 對著虛空一咬!

咔嚓!

一截虛幻的柳枝斷裂, 落在地上, 簌簌抽動。

其它的枝條仿佛受到了什麼刺激, 放棄了徐長青, 向潘書涌去。

“機會!”

徐長青眼睛一亮, 快步沖上前去, 來到柳樹籠罩的陰影之下。

咔嚓!咔嚓!

諸多的干尸雕塑行動起來, 組成了一道人墻。

半空之中, 真實的柳條宛若鐵鞭, 高高揚起, 就要抽打而下。

“不要過來……”

就在這時, 一蓬血紅色的光華, 從姜玉楓那里爆發。

這光輝是如此濃郁, 漸漸有向暗紅色發展的趨勢。

被籠罩在內的干尸雕塑與柳條一下行動滯澀, 仿佛內部生滿了鐵銹。

“我會為你牽制住這些人與枝條, 你去主干那里……找到柳樹的要害!”姜玉楓的聲音斷續傳來:“機會……只有一次。 ”

這位鎮妖司校尉, 果然還沒有完全放棄掙扎!

“好!”

徐長青轉了個方向, 沖向柳樹枝干。

轟隆!

與此同時, 他感覺強大的阻力從空氣中傳來, 仿佛置身于深海湖泊之中, 周圍都是沉重無比的水流!

受到這種刺激, 他身上眼睛睜開得更多了。

識海之中, 冥想的那一顆‘詭丹’正綻放出暗色的光輝。

“小心, 你最多再維持這個狀態十個呼吸。 ”

在他心里, 蘇魯冰冷地提醒:“還有……那不是一棵樹, 也不是怨魂, 而是一個人!”

“一個人?!”

徐長青驚訝地看過去。

此時, 在更高的靈視之中, 他看清楚了柳樹內那個模糊的人影!

那的確是個人!

一個巨型樹人!

他的身體變成了樹干, 雙腿化為了無數的根莖, 他的雙臂撐開, 蔓延為柳樹的樹枝, 而他密密麻麻的發絲, 則是衍化為無數真實與虛幻的柳條!

“失控的修仙者?”

徐長青沒有時間想太多, 按照蘇魯的指點, 打出了‘攝魔拘鬼符’!

嗚嗚!

召喚出的無形之物, 猛地沖入柳樹。

巨大的柳樹開始顫抖, 一個個干尸機械地扭過頭來, 有的還由于太過用力, 脖頸出發出骨骼碰撞破碎的聲響。

天空之中, 一根根柳條不再凝滯, 恢復了一點行動力。

這代表姜玉楓已經無法牽制它們!

“不夠, 不夠啊!”

徐長青又打出一張攝魔拘鬼符, 這也是他手上的最后一張高階攻擊符!

柳樹的顫抖更加劇烈。

趁著這個機會, 他猛地沖到柳樹的主干上, 腳下輕點, 從根部攀爬而上, 來到中高段。

“它的靈性核心,

就是人類的心臟!”

蘇魯道:“徹底釋放你的詭丹, 才能攻破柳樹表皮的防御, 機會只有一次!”

徐長青咆哮一聲, 右手臂探出。

此時, 他的右手上浮現出一條又一條的墨綠色花紋, 令手掌猙獰如同鬼爪。

噗!

鬼爪撕裂樹皮, 抓入樹干之中, 扯出一顆晶瑩剔透, 宛若碧玉雕刻而成的心臟。

在碧玉心臟表面, 還有大量的經絡, 與柳樹內部連接。

“死!”

徐長青飛快跳落, 扯斷諸多經絡。

“啊!”

一聲存在于靈魂中的慘叫出現, 令所有人都腦袋一暈。

徐長青身上諸多眼睛連眨, 似乎看到了那樹人猙獰的臉龐, 耳邊聽到了虛幻的聲音。

“求道三十載, 一朝盡成空……我不甘心!”

余音裊裊, 帶著強烈的怨恨與不甘。

伴隨著那聲音, 巨大的柳樹飛快褪去碧綠色, 化為了一種枯黃。

一頭頭干尸倒了下去, 介于真實與虛幻之間的枝條也在飛快凋零。

“死……死了?”

潘書盯著開始死亡的龐大柳樹, 以及下方傲然屹立的徐長青, 嘴唇翕動, 一時說不出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