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648章 代替

神降也可分為很多種形式。

其中以載體或者化身形式降臨, 是最高級的。

次一等的, 就是傳遞神力。

曾經, 黑死社就召喚過月女士的力量, 直接攻破了綠樹堡的塔靈防御。

這一次, 波隆用的是靈感很高的孩童為載體, 希望借助月女士傳遞過來的力量, 一舉拿下肖恩, 甚至直接晉升為六階!

“怎麼辦?”

艾薩克對這一局面毫無辦法。

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肖恩的亡靈大軍節節敗退, 看著那些孩童因為透支靈感, 臉色變得更加蒼白。

上一次的‘神降詛咒’, 黑死社所用的載體是碧翠絲。

現在, 少了那樣一個‘適格’的容器,

只能用大量靈感很高的孩童代替, 效果卻依舊不如上次, 并且給容器帶來的傷害也是毀滅性的。

艾薩克毫不懷疑等到儀式結束, 那些孩童一個都活不下來!

“很簡單……破壞儀式就可以了。 ”

蘇魯望著那座黑色的金字塔, 眼眸中閃爍著復雜的光芒, 主動撤去了‘遮掩’。

艾薩克與哈洛克這一人一狗, 立即呈現在了戰場的中心, 被所有黑死徒注視著。

“沖過去, 利用這張紙上的符號, 逆轉金字塔的儀式。 ”

蘇魯淡然一笑, 將一張描繪了‘無盡之環’、‘靈之環’, 也即是代表他自身‘神靈信息’的符號塞入艾薩克手里, 輕輕一推。

艾薩克不自覺地就上前數步, 沖向金字塔方向。

他竟然絲毫不受神之歌聲的影響!

相反, 那些黑死徒卻因為神威匍匐在地上, 不敢行動。

唯一有行動能力的波隆, 又被肖恩拖住, 讓艾薩克完成了這個幾乎不可能的奇跡。

“格林?”

在金字塔周圍, 他看到了一個九歲的男孩, 正是博格列小鎮上失蹤的孩童。

此時, 對方表情猙獰, 吟唱著可怖的歌謠, 突然轉過頭, 望向了他。

哪怕身上有著高位格的‘庇護’, 此時的艾薩克依舊感覺腦袋一暈, 幾乎要徹底炸開。

他眼前浮現出一片黑的、綠的、紫色的身影, 感覺虛空中仿佛打開了無形的大門,

有各種各樣的不知名恐怖在其中蠕動。

‘果然……是神的影響……’

‘不……僅僅是投影的一絲氣息, 就讓我這樣麼?’

‘我為什麼還活著?’

艾薩克心里浮現出諸多念頭。

按照他的思路, 在他被這儀式力量的籠罩的同時, 就應該死亡了才對。

——這其實是因為他身上有蘇魯給予的庇護。

唯有神靈, 才能對抗神靈!

‘不管了……必須……破壞……儀式……’

艾薩克掙扎著, 四階的身體仿佛變成了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 腳步蹣跚, 慢慢擠到了黑色金字塔邊緣。

‘每……前進一步……壓力就更加恐怖……神威如獄啊。 ’

艾薩克粗重喘息, 感覺下一刻就要栽倒在地。

‘不行……我要破壞儀式……肖恩呢?……他為什麼還不出手?’

‘不……或許就是他在幫我分擔這種神秘……’

艾薩克拼盡全力, 向前又挪動一步, 看到了黑色金字塔前的一道階梯。

那一道道黑曜石組成的臺階, 帶著古樸復雜的花紋, 似乎在述說著某些難以描述的恐怖, 醞釀死亡。

‘上去……展開……神秘符號……’

艾薩克眼中光華炯炯。

就在這時, 他看到格林放棄了吟唱, 平靜地走了過來, 伸出雙手, 輕輕一推。

砰!

艾薩克愕然地向后一倒, 屁股坐在地面上。

‘我……竟然……被一個小孩推倒了?’

他心里苦笑, 望著前方的‘人墻’,

知道雖然哪怕一個普通成年人都可以輕易突破, 但在這種詭異的環境下, 他的力氣比小孩還不如。

‘要……失敗了啊……’

就在這時, 他的身邊竄出一道黑影, 從他手里叼走了那張記錄神秘符號的圖紙, 沖向小孩組成的‘障礙’。

“是……哈洛克?!它怎麼能跑得那麼快?”

艾薩克瞪大眼睛, 望著自己的狗沖過小孩的阻攔, 一溜煙上了黑色臺階, 來到金字塔頂端, 發出一聲咆哮:“嗷唔……汪汪!”

它的嘴巴張開, 那張描繪著‘靈之環’的紙張掉落下來, 落于金字塔尖。

嗡!

剎那間, 縈繞全場的歌聲戛然而止。

那一個個孩童雙目翻白, 昏厥了過去。

黑色金字塔上, 一道道漆黑的液體反向流動, 目標赫然是頂尖的哈洛克!

“這是……怎麼回事?”

艾薩克不自覺地喃喃。

“很簡單……我破壞了這個儀式, 或者說……讓女神的力量換了個載體。 ”

蘇魯不知何時來到他身邊, 輕笑一聲道。

“載體是……哈洛克?它不會有事吧?”

艾薩克緊張地望著塔尖的二哈。

對方此時藍眸深邃, 體形一下膨脹, 表面還有裂痕浮現, 其中孕育著復雜的神秘花紋。

“放心……它不會受到月女士的影響, 你可以理解為……【褻瀆祭司】的一次表演……”

這個墮落的五階職業能竊取神祗的光輝與力量, 增強自身。

艾薩克自然也聽說過。

旋即, 他就看到了蘇魯不懷好意的目光:“這一場儀式下來, 哈洛克說不定能因此晉升傳說……如果你不能跟上的話, 那以前那些悲慘的時代……”

“不……”

艾薩克發出一聲哀嚎。

他又回憶起了過去, 被二哈所支配的恐怖!

……

與此同時, 另外一個戰場也分出了勝負。

“怎麼可能?”

波隆眼睛暴突。

他死也不相信, 女神的儀式會被打斷, 那是六階職業者也無法做到的事情!

在這種恐怖的支配下, 他理所當然地選擇了逃跑。

但這時, 他發現不論是次元、還是靈界, 都已經被‘封鎖’, 讓他想再召喚一個靈體帶他走都做不到。

“厄運……死亡!”

而在他的對面, 重新恢復狀態的肖恩, 頭頂驀然浮現出一重冠冕, 外放光輝。

那光輝化作皇帝一般的華麗衣袍, 一重重虛影籠罩在他身上, 令他發出律令般的聲音。

波隆的靈體在一瞬間被厄運纏繞, 再也無法通過‘即死判定’。

下一刻, 他雙目翻白, 從祭壇上滾落而下。

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