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004章 整理記憶(新書求推薦、收藏)

圣喬治大學興建于聯邦歷187年, 座落于風景如畫的尼亞市郊區, 隸屬光明女神教會, 主要資助一些家庭貧困、高中成績優異、對光明女神抱有好感的學生。

它占地廣闊, 男宿舍兩人合住, 有兩個單人間, 一個盥洗室, 以及一個小小的公用客廳。

蘇魯一回來就反鎖了門, 躺在自己的床上, 閉上雙眼。

今天激活屬性面板的同時, 同樣激活了原本蘇魯·波特利的隱藏記憶, 令他恍然驚覺, 原主身上有著故事。

屬性欄上面, 那【古希伯語】以及【獵魔知識】的被動, 可不是開玩笑!

只是原主似乎受過什麼刺激, 選擇性地將其遺忘。

而自己穿越來的這段時間, 對于原主的記憶也沒有深究。

直到今天, 自己徹底融入這個世界, 才發現原主的來歷十分不簡單, 甚至可能來自一個超凡者世家!

再聯想到來信的這個身體的哥哥所提及的‘諸神黎明’、‘超凡浪潮’等等詞匯, 蘇魯覺得自己很有必要, 重新整理一下原主的記憶了。

似乎是因為今天來信的刺激, 大量原本塵封的記憶浮現, 令蘇魯更加深入地認知了這個世界。

“教科書上說, 我們的世界有著五塊大陸, 七處大洋, 實際上并不全面……這個世界無限廣闊, 人類迄今為止所探索的, 或許連世界的一成都不到……”

“波特利家族, 是超凡世家, 世代獵魔人, 從屬于光明女神教會……”

“在這個世界, 似乎超凡之力一直存在, 只是有著波峰與波谷的區別, 在低潮時期, 諸多超凡生物隱匿, 諸神陷入沉睡, 稱為諸神之黃昏……與此相對應的, 則是超凡之力復蘇的諸神黎明!在歷史上, 這個周期已經循環了許多次!”

諸神黃昏, 并非超凡之力絕跡, 只是陷入低谷而已。

因此, 諸神黃昏之時同樣有著超凡者的存在, 甚至七神的教會, 就是最好的證明。

“上一次諸神黃昏, 從三百多年前開始, 七個舊神教會對世俗的掌控落入低谷,

白鷹聯邦趁機崛起。 ”

“蘇魯從小就接受了正統的獵魔人教育, 似乎是父親想將他培養成職業【獵魔人】, 不過由于諸神黃昏, 各種靈異、恐怖、超凡類案件急劇減少, 實際上很多獵魔人都失業了, 并且, 要成為真正的超凡者, 需要進行特殊的儀式, 這需要超凡之力參與, 對環境有著要求……蘇魯的父親嘗試過一次, 失敗了, 甚至因此害死了蘇魯的母親, 造成父子決裂, 蘇魯離開故鄉古斯塔州的鄉村, 來到尼亞市, 一東一西, 幾乎橫跨了整個白鷹聯邦!”

“然后, 就遇到了我的穿越……”

蘇魯豁然睜開雙眼:“這麼重要的記憶, 之前我竟然都忽略了……是原主的執念麼?”

實際上, 有關超凡知識的部分, 只是原主小時候學習的東西, 基本沒啥用, 作為獵魔人, 妖魔鬼怪都不見了, 還能干啥?

在蘇魯小時候, 只是經歷了一部分基礎訓練, 至于傳說中的魔物什麼, 那是一個都沒有見到, 連他自己都不信。

并且, 相對于龐大的記憶而言, 這一部分只占百分之一都不到, 又似乎與原主的執念有關, 被蘇魯華麗麗地忽視了。

畢竟, 他對之前原主的家庭一直抱著逃避的態度, 大略整理出一些家庭信息就不想深入了。

直到今天,

受到了刺激, 才一股腦地爆發出來。

“或許, 真正的原主, 還有一份執念, 寄托在這些超凡記憶之上, 但今天, 終于徹底被我擊潰……從今天開始, 我就是真正的蘇魯·波特利了!”

蘇魯長長吐氣, 腦海中飛快思索。

“從今天的來信看, 羅德, 也就是我的大哥, 似乎卷進什麼很了不得的事件當中, 有向我求助的意思, 與那張書頁有關麼?”

至于他的打算?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 縱然知道超凡世界的存在, 但蘇魯還是想繼續之前的計劃, 先在凡人社會中混個功成名就再說。

什麼超凡之力?當然還是得暗中研究啦。

蘇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白鷹聯邦作為世界級的大國, 常備軍與火炮槍械的威力, 絕對不容小覷。

縱然是超凡者, 也未必能徒手接子彈啊。

甚至, 這種國家級的力量, 怎麼可能不對超凡有研究?

最直接的證明, 就是七神教會!

蘇魯之前就有些奇怪, 信仰的力量, 在白鷹聯邦的影響似乎太大了點, 但現在終于清楚了, 人家背后有真正的神祗, 這點影響, 還是因為之前的三百年諸神黃昏, 削弱了不知道多少倍呢!

是以, 縱然有了金手指, 還是得先茍一茍啊。

“不過也茍不了多久, 波特利家族是世代侍奉光明女神的獵魔人家族,

于第一次神圣戰役時期, 跟隨一部分光明女神教會成員來到白鷹聯邦定居, 這基本都記錄在案的, 一查就可以查出來……”

蘇魯臉色一黑:“如果真的靈氣復蘇……不, 諸神黎明到來, 官方想必會很快反應, 很麻煩啊, 難道要馬上暗中提高實力?”

他又在屬性面板上找了良久, 沒有發現什麼【獵魔人血脈】之類, 不由有些失望:“是我沒有這個才能與資質麼?”

蘇魯總結了一下, 原主小時候學習的主要內容, 就是古希伯語以及獵魔知識。

古希伯語是如今通用希伯語的古代版本, 艱難晦澀, 獵魔知識則講述了一些常見的魔物與應對方式, 當初的原主是當成恐怖故事來聽的。

至于如何通過儀式, 晉升職階, 成為真正的超凡者之內容, 那就是兩眼一抹黑了。

縱然原主的父親, 也只是一個業余獵魔人而已, 唯一一次想要強行晉升, 還是以大失敗告終。

“超凡者……”

蘇魯摸了摸下巴:“原主此時的家庭, 只有一個父親唐克斯, 一個哥哥羅德, 看起來, 似乎這四年中, 羅德在超凡的道路上進步不小啊……他要來找我?”

一種期待與畏懼的感覺, 驟然浮現在心中, 令蘇魯神色復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