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005章 約會

一覺醒來, 精神大好。

蘇魯調出屬性欄, 又研究了一下, 最終決定, 開始攢經驗。

先來一百個仰臥起坐、一百個俯臥撐、再去長跑……

一連串鍛煉下來, 他頓時累成狗, 吐著舌頭喘氣, 經驗值還是死釘在那里, 沒有絲毫增長。

蘇魯當即就郁悶了:“破金手指……差評!”

奈何穿都穿了, 也沒得退貨, 摸了摸肚子, 決定先去吃飯。

學校有專門的餐廳, 里面供應炸雞翅、豬排、水果沙拉、馬鈴薯泥、白面包、肉松餅還有奶油焗龍蝦……那味道, 想一想就流口水。

蘇魯回到宿舍, 擦汗換衣服, 又掏了掏口袋, 看著一把銅爾與幾張可憐的銀元, 不由苦笑。

白鷹聯邦傳統的貨幣是銅爾、銀鷹、金龍, 都是金屬鑄幣, 銅爾是最小的單位, 大致上一百枚銅爾才能換一枚銀鷹, 十枚銀鷹兌一枚金龍。

簡單而言, 銅爾是銅幣、銀鷹是銀幣、金龍則是金燦燦的小可愛。

無論哪個世界, 似乎人類對于黃金的貪婪都是無窮盡的。

不過最近數十年, 伴隨著工業化的進展, 貴金屬貨幣漸漸不足, 聯邦又推行了紙幣銀元, 規定面值為1的銀元可以在任何銀行兌換一枚標準銀鷹幣, 只是城市中還好, 鄉下買賬的人并不多。

哪怕是蘇魯, 作為一個現代穿越者, 相比于輕飄飄的紙幣, 他還是更喜歡貨真價實的金銀幣。

“嗯, 按照聯邦標準, 一個普通三明治價格在三銅爾, 一個人每天最低生活費是十銅爾, 一個月則是三百銅爾, 也就是三枚銀鷹, 3銀元的樣子。 ”

由此可見, 之前綠樹堡給出的薪水有多麼豐厚, 可以說一步就踏入了中產階級的范疇。

奈何此時的蘇魯還沒有入職, 靠著平時打工積攢下來5銀元都不到的身家, 要是敢每天去餐廳大吃大喝, 保證沒幾天就得喝西北風。

“在奶焗龍蝦與熱狗之間, 我選擇了熱狗!”

蘇魯嘟囔一句, 下了樓梯, 準備在路邊的熱狗車上隨便解決一頓。

大學的宿舍下面很熱鬧, 到處都可以看到結對的男女情侶, 給蘇魯這條單身狗暴擊傷害。

‘似乎成為超凡者之后, 跟之前并沒有什麼不同……不!我還算不上一個真正的超凡者, 只是掌握了一個黑巫術而已, 甚至都沒有實踐過……’

蘇魯停在一個熱狗攤面前。

啊, 那香噴噴的黑胡椒烤腸、配合松軟香甜的面包、時鮮的蔬菜、再淋上番茄醬, 徹底吸引走了他的注意力。

什麼單身狗, 什麼情侶都滾一邊去, 哪里有吃飯重要?

他掏出銅爾, 準備開口, 突然間, 旁邊袖子被拉了下。

“你好, 波特利同學!”

一個怯生生的聲音傳來, 蘇魯扭過頭, 就見到一名女學生, 她穿著一條樸素的連衣裙, 圓臉, 臉頰上還有幾粒雀斑, 戴著一副大大的圓框眼鏡, 幾乎遮住一半臉, 眼睛倒是十分純凈漂亮, 有一點可愛的感覺。

“你好, 莫麗!有事麼?”

蘇魯認出來人, 是他的同學莫麗·艾波, 面無表情地問道。

哪怕是女同學, 也不能阻止我先吃飯啊啊啊!

蘇魯深深知道, 自己這種性格, 就是造成他單身至今的罪魁禍首, 但沒辦法, 宅了這麼久, 改不回來了。

莫麗低下頭, 似乎被蘇魯嚇到了, 遞過一張便簽, 結結巴巴地道:“這是碧翠絲讓我交給你的, 再見!”

說完,

立即轉身跑開了。

‘恭喜你, 在成為黃金單身狗的道路上更進一步!’

蘇魯繼續面癱臉, 買了熱狗跟果汁, 一邊胡亂塞進嘴里, 一邊打開了便簽:

【今天下午七點, 白塔咖啡廳303包廂, 我有話想對你說——碧翠絲】

粉紅色的便簽上彌漫著一股香水的味道, 令蘇魯心里一蕩:‘莫非……我的單身生涯, 終于要結束了?’

嗯, 這很有可能。

雖然我貌不驚人, 但肖恩是個大嘴巴, 肯定將我獲得了綠樹堡實驗室offer的消息傳了出去。

作為一個研究助理, 我的薪水已經超越許多工薪族, 未來妥妥可以進入上流社會的圈子。

碧翠絲雖然之前拒絕了我, 但現在后悔了, 想要做我女朋友?這個可以有啊。

蘇魯并沒有看不起對方的反復, 畢竟家里有礦的女生是極少數, 大部分人都必須為自己, 為家庭, 為將來負責。

再說, 聯邦風氣開放, 談男女朋友又不一定非要結婚。

‘嗯, 很值得去看看!’

蘇魯望了望鐘樓, 發現還有一點時間, 立即回到宿舍, 將肖恩的正裝翻了出來。

“白襯衫、外套、長褲、領結、呢絨禮帽……嗯, 看著很不錯!”

打扮完了之后, 他對著鏡子照了照, 整理了下領結, 仿佛去面試一樣, 走出大學, 來到白塔咖啡廳。

白塔咖啡廳位于圣喬治大學周邊, 路途很近,

徒步十幾分鐘就到了, 里面的情侶咖啡很有名氣, 是許多戀愛學生的首選, 并且還有包廂, 隔音性能極佳……對那位親自檢驗隔音效果的仁兄, 蘇魯心中十分佩服。

雖然只是一次普通的約會, 但走在路上, 他心情莫名有些調, 拉上之后保密性極強。

‘接下來, 碧翠絲會找我說什麼呢?祈求我的原諒?想要做我的女朋友……又或者……借錢?’

想到最后一個可能, 蘇魯臉上滿是警惕。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終于, 在七點十五分的時候, 包廂房門打開, 一名少女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