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015章 坦白(求收藏!推薦!)

“啊!你是波特利同學!”

書架另外一邊, 透過縫隙看到蘇魯臉龐的莫麗更是嚇了一跳, 結結巴巴地打著招呼:“你……你好!”

‘她很怕我?’

蘇魯皺著眉頭, 有些疑惑:“你過來!”

“不!不要!”

莫麗聲音中已經帶著哭腔, 轉身就要逃跑。

“我有這麼可怕麼?”

蘇魯摸了摸自己的臉, 快步攔在莫麗面前:“艾波同學, 你為什麼要跑?”

“嗚嗚……”

莫麗小臉上滿是恐懼, 眼淚都差點流了下來:“莫麗很乖的……莫麗什麼都沒有說!”

因為是圖書館, 原本一片寂靜的湖面, 仿佛投入了一塊巨石。

不知道多少正在自習的學生投射過來目光, 等到看到這疑似霸凌場景的時候,

好幾個家伙都坐不住了。

靠!

這怎麼看, 都是一個無良惡霸欺負一個純潔學少女的劇情啊!

“嗯?!”

蘇魯格斗術不是白學的, 立即感受到了不少充滿敵意的目光, 整個人忽然環視一圈。

不得不說, 此時的他, 身上已經有了一種兇悍的氣質, 再加上16的精神數據, 的確很能唬人。

至少幾個戴著厚厚眼鏡, 剛剛鼓起一點英雄救美之心的男生一站起來, 就發現面前這個‘惡霸’似乎不太好對付。

甚至, 就連莫麗, 都止住了哭聲。

“跟我走!”

蘇魯可沒有留下打群架的想法, 嚇住了周圍人之后, 立即露出一個抱歉的眼神, 大聲道:“孩子我會負責的!”

“嗯嗯?!”

周圍一群人收回視線, 原來是情侶的糾紛啊, 那他們就沒有參與的理由了。

蘇魯趁機一把拉住莫麗, 飛快離開圖書館, 找了個天臺。

“你……波特利同學, 你到底在說什麼?我哪里有孩子啊?”莫麗眼眶紅紅的, 著急解釋道。

“你先告訴我, 你為什麼害怕我?”

雖然略微放心, 但蘇魯此時還是很警惕, 生怕面前這個少女突然黑化, 放出一團黑影來。

莫麗當然不知道, 以兩人現在的姿勢, 她要是敢有什麼危險動作, 蘇魯一定第一時間用虎式攻擊, 順帶蟒式鎖喉。

“嗚嗚……碧翠……碧翠絲失蹤了……已經兩天……今天已經有警察先生來找我了!”

莫麗一下崩潰了, 淚如泉涌:“我不是故意將你說出去的!”

“意思就是……你還是將我說出去了, 之前圖書館里說沒有, 就是在騙我!”

蘇魯一臉黑線, 這該死的世道啊, 連看起來這麼單純的少女都學會騙人了, 還能不能一起愉快地玩耍啦?

不過他根本不在意這個, 自己與碧翠絲約會的事情一定會被查出來, 白塔咖啡廳那麼多人都可以作證。

自己已經有了后續對策, 根本不在乎這個。

他在意的, 還是那個幕后黑手!

但現在看來, 似乎因為碧翠絲的失蹤, 令對方有些迷惑, 選擇了暫時潛伏觀察?

‘還是……對方也是跟我一樣的神秘愛好者, 不具備真正的施法能力, 除非用生命力代替?’

“嗚嗚……對不起, 我很抱歉!”

莫麗抱著頭, 蹲在地上, 開始痛苦流涕:“我只是……我只是太害怕了!”

看著抱頭蹲少女, 蘇魯心中充滿了無奈。

雖然我能理解, 在法制社會, 普通人別說殺人, 連只雞都沒殺過, 看到一個大活人失蹤, 肯定會驚慌失措, 但關鍵是這個世界馬上就要變得不普通起來了啊!

不, 對于超凡而言, 縱然是諸神黃昏之時, 世界上也保留了一定的神秘能力!

這個世界, 一直都是神秘超凡側的!

唉……少女呦, 你這個樣子, 怎麼能應對未來愈加殘酷的現實啊?

“好了好了, 不哭不哭!”

費了好大勁, 安慰下莫麗之后, 蘇魯終于問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問題:“那天……你給我的便簽, 是碧翠絲親手交給你的麼?”

自己跟碧翠絲去白塔咖啡廳, 并非出于本意, 而是被幕后黑手騙過去的!

這是破案的關鍵!

“是……是的, 在凱瑟琳導師的實驗室里, 她親手交給我的!”

莫麗抽泣著回答。

‘不可能!’

蘇魯在心里搖頭:‘除非……那個幕后黑手迷惑了莫麗, 又或者……她就是真正的兇手!’

如果是前者, 那只黑手比想象中還要危險, 如果是后者, 就憑莫麗的演技還有隱藏能力, 蘇魯覺得世界都欠她一座小金人。

“聽著, 莫麗, 我沒有怪你, 也不是導致碧翠絲失蹤的人!”

蘇魯一本正經地說著謊話:“那天約會之后, 我們就分開了, 這一點不論咖啡廳的侍應生, 還是后來我遇到的人, 都可以為我作證, 即使警官上門, 我也是一樣的回答!所以……你不必擔心, 我來滅你的口!”

“真?真的?”

莫麗摘下眼鏡, 現出水汪汪的大眼睛, 還吸了吸鼻子。

“我保證!但碧翠絲那天跟我說, 她并沒有約我, 而是收到了我的約會邀請, 才去的白塔!”

蘇魯望著莫麗的眼睛。

“那不可能……明明是她,

是她親手交給我的!”

莫麗抽噎著說道, 語氣十分肯定。

“好吧……看來這件事需要交給警官先生們繼續調查了!”

蘇魯遞過一張紙巾:“擦一擦眼淚吧……我相信, 碧翠絲一定不會有事的!”

要是一般的尸姬, 離開施術者一定范圍, 又過了這麼長時間沒有補魔, 說不定都開始爛了。

但那個詭異儀式產生的碧翠絲麼?

蘇魯覺得, 恐怕不會這麼簡單才對。

“是這樣的麼?”

莫麗抬起頭, 臉上驟然多了些希望。

“我覺得……肯定是這樣的。 ”

蘇魯很肯定地回復。

他自己制作的尸姬, 自己還不清楚麼?

倒是可以想象, 馬上就會有警察登門查水表。

畢竟, 從那晚開始算起, 碧翠絲失蹤也有兩天, 足夠立案了。

白鷹聯邦的警探們可不是吃素的, 他們是只比自配軍隊的稅務局差一籌的存在。

‘好在我已經預先制造了不在場證明, 否則恐怕會被當成殺人犯!那只黑手……我一定不會放過祂!’

蘇魯眼睛中一抹冷光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