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016章 詢問

第二日, 清晨。

“你好!請問是蘇魯·波特利先生麼?”

拉開房門, 兩名警官打扮的人赫然出現, 胸前別著一枚荊棘簇擁王權之劍的警徽。

“是的, 我就是!”

蘇魯心道果然來了, 確認了下身份之后, 將兩個警官請進屋里:“請問有什麼事嗎?”

“是的, 我們有一點問題, 需要對你進行例行的詢問!”

這兩個警官一男一女, 女的抽出一份檔案, 從中取出一張照片:“請問你認識這位女士麼?”

照片是黑白兩色的, 略有些模糊, 看來拍攝者的角度不太好, 但還是能勉強認出碧翠絲的模樣。

照片中的她, 氣質變得更加冰冷, 不像人類, 給蘇魯一種恐怖的感覺。

那一雙冰冷的眼睛, 仿佛透過照片, 看到了如今的自己!

詭異!可怕!

‘我……到底放出了一個什麼東西?’

蘇魯內心自語。

“波特利先生?波特利先生?”

兩個警官看到他呆滯的模樣, 立即呼喚著:“出了什麼事?”

“沒什麼?我有些失神!”

蘇魯將兩人請到沙發上坐下, 倒了兩杯白開水:“抱歉……我只有這個飲料!”

“沒關系!”

女警官將檔案一合, 雙腿交叉而坐, 拿出筆記本:“現在可以說一說你跟照片中的這位女士是什麼關系麼?”

“她叫碧翠絲, 是我的同學……嗯, 我曾經追求過她!”

蘇魯笑了笑, 一點也不尷尬。

“她的確是個美人……”女警官笑了笑:“對年輕人來說, 這很正常……”

“抱歉……我聽說她失蹤了, 是這樣的麼?”蘇魯開口問道。

“不!不是失蹤!”

一旁的男警官開口:“她目前被指控三宗謀殺、九項故意傷害的罪名, 我們正在通緝她!”

啥?

蘇魯心里一驚, 想不到這個尸姬跑出去之后, 居然搞了這麼大的事。

普通的尸姬創生, 只是簡單的操縱尸體, 一旦距離施術者太遠, 或者失去了能量源, 很快就會失去一切行動能力, 甚至腐爛才對啊。

“碧翠絲……不!她不是這樣的人!”

表面上, 蘇魯還是作出一副難以置信的神色。

“那麼……蘇魯先生, 能告訴我們, 在七月三日下午七點的時候,

你在什麼地方, 做了什麼事情?”

女警官用筆帽敲了敲筆記本, 吐字清晰地問著。

“我……我在白塔咖啡廳, 跟碧翠絲約會!”

蘇魯用手抓著頭發:“是她邀請的我, 但她卻說是我邀請的她……雖然開始并不完美, 但過程總算還行!”

這個疑點, 恐怕莫麗早說過了, 蘇魯沒有隱瞞。

“雙方都以為是對方的邀請?你們到底聊了什麼?不要騙我, 那一晚你做了什麼, 我們都知道!”

男警官忽然開口, 聲色俱厲。

呵呵, 嚇我?

一個唱紅臉, 一個唱白臉, 這都已經玩剩下了好不?

“我沒有撒謊……”蘇魯心中暗笑, 表面上戰戰兢兢, 看到女警官的目光鼓勵:“我只是跟她炫耀, 我拿到了綠樹堡實驗室的邀請函, 她也真誠地祝福了我……然后我們在咖啡廳門口分手, 我順道去了圖書館, 在那里看書到了十點, 回來睡覺……對了, 圖書館里很多人都可以為我作證!”

“就是這樣?”

男警官與女警官對視一眼:“當晚你有沒有覺得碧翠絲很……特別?”

蘇魯裝作回憶了一下:“沒有!”

“那好吧!”

女警官又問了幾個問題, 收起筆記本, 站起身:“如果你想起什麼其它內容, 可以用名片上的方式聯系我!”

她遞過一張名片, 跟男警官一起走出了宿舍。

“等一等!”

蘇魯送出門, 忽然問道:“能不能問一下,

之前碧翠絲在哪里?”

男女警官對視一眼, 女警官以沉重的聲音道:“她在博伊市露過面!然后徹底失蹤了……”

博伊市!

那是位于圣喬治大學所在尼亞市西方的一座城市, 坐蒸汽火車需要數小時才能到達。

‘還真是夠遠的!’

蘇魯將他們送走, 隨手帶上門, 望著手上的名片:“瑪麗蓮·露娜!有意思!”

自己的準備, 或許并不算十分完美。

如果碧翠絲真的失去操縱而死亡, 尸體被發現, 自己仍舊很有嫌疑。

但此時, 她卻成為了通緝犯?

蘇魯真的感覺世事無常。

‘但這也有好處……至少碧翠絲殺人, 跟我有什麼關系?沒有任何證據能將這兩件事扯到一起……因此, 我的嫌疑很小, 否則就是直接將我請去警局問話了……’

‘雖然如此, 不過一些暗中的調查還有監視, 恐怕是免不了的。 ’

蘇魯根本不害怕被調查, 因為他所說的大部分都是真的, 自己清清白白, 不懼怕露出什麼破綻。

至于跟蹤調查什麼的?自己還巴不得呢!

最好那個幕后黑手看到自己有警官保護, 主動放棄襲擊自己, 那就是皆大歡喜。

倒是碧翠絲那里, 令他越發不安。

照片中, 對方冷艷的面容, 一直在腦海中縈繞不去。

‘尸姬絕對做不到這麼自主……我的儀式明顯受到了‘月亮’的影響……而在諸多宗教書籍中,

月亮與黑暗領域息息相關, 代表著‘死亡’, 是諸多邪神、偽神覬覦的目標……’

‘或許……某個存在干擾了我的儀式, 令碧翠絲成了一個全新的不死生命?’

他驀然有了個猜測。

當然, 任何不死生命的成長, 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錯亂的儀式, 只是種下了一顆種子, 所以一開始自己還能控制尸姬, 進行簡單的半智能化操縱。

但伴隨著時間的流逝, 對方一定會飛快成長, 以血肉澆灌出來的花朵, 將會變得無比美艷動人而致命!

‘從長遠來看, 她的威脅, 比幕后黑手還要恐怖!’

蘇魯痛苦地揉著頭:“或許……我應該寫信, 讓羅德盡快到來!”

他實在有很多東西想向這位大哥請教。

不論是有關于諸神黎明, 超凡復蘇, 還是獵魔人的進階, 到如何成為一個真正的超凡者, 乃至最后應對碧翠絲這個全新的問題。

與這些相比, 區區的別扭不適應, 都可以先放在一邊。

反正四年不見, 一個人總會變的, 不是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