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022章 挑戰

“麻煩了……”

走出圖書館, 蘇魯的臉色驟然陰沉下來。

尋找古拉姆語, 竟然被莫麗看到。

這女人雖然嫌疑不大, 但終歸有嫌疑, 搞不好與幕后黑手有著聯系。

萬一對方與那個下水道的尸體有舊呢?自己豈不是成了自投羅網?

“還有那個女警官——瑪麗蓮!居然也不懂得保護證人麼?”

經過這幾天的查探, 蘇魯很肯定地知道, 對方并沒有派人保護自己。

否則的話, 就是保護的人實力太高, 超出自己的警覺, 這明顯不太可能。

“難道……偷偷去給瑪麗蓮寫信, 或者貼大字報?”

作為一個穿越者, 某些習慣已經成為本能。

蘇魯自認為是遵紀守法的良好市民,

有問題當然想到去找警官——在此, 他選擇性地忽略了自己之前褻瀆尸體的行為。

不料, 剛剛走出沒一段路, 他就發現自己被一幫人堵住了。

“查理?巴隆?還有……安吉麗亞?”

蘇魯環視一圈, 發現都是搏擊社的學員, 不由笑了笑:“你們好啊!”

“我們不好, 很不好!”

查理沒開口, 巴隆冷聲回答:“社長已經決定, 要約你進行一場公開賽, 你敢不敢來?”

之前, 搏擊社差點被一個學員挑翻了, 造成了很大的名譽傷害。

唐納德作為社長, 當然要想辦法彌補。

但是, 蘇魯這個人實在很神秘, 令他有些忌憚, 因此發動人脈關系, 進行調查。

一來二去, 就拖了這麼長的時間, 才來挑戰。

“唐納德……真是一個謹慎的人啊!”

蘇魯眼珠一轉, 大概猜到了對方的舉動, 瞥了眼屬性欄:“時間?地點?”

“明天中午, 搏擊社!”

安吉麗亞深深望了蘇魯一眼:“到時候, 還會有其他人旁觀, 作為公證人!你覺得怎麼樣?”

有賭注麼?

蘇魯很想吐出這句, 再將自己獲得的金龍全部壓上去。

畢竟, 那個唐納德的實力, 之前他已經見識過了, 或許lv3的馬伽格斗術不是對手, 但晉升lv4之后, 一個【猛虎之力】的增幅, 已經令他接近非人的界限。

不過……

自己好歹是從搏擊社學的格斗術,

結果再翻臉把別人挑翻了, 這算什麼?

‘之前打敗幾個教練還好說……如果再把唐納德也擊敗了, 搏擊社就開不下去了。 ’

蘇魯嘆了口氣, 望著安吉麗亞等人:“我……答應!”

不答應不行, 這幫人不會善罷甘休的。

不過, 私下里, 還有機會補救。

“我們等你!”

巴隆狠狠瞪了蘇魯一眼, 帶著一幫小弟離開。

這場景, 就好像黑幫尋仇一樣, 令普通學生避之不及。

當然, 也有不少學生雙目放光地盯著這一幕, 一個‘酷’字就要喊出口。

……

‘明天的格斗, 不能真的去……否則當著觀眾的面擊敗唐納德, 太打臉了。 但不接受又不行……只能晚上偷偷地去一趟, 讓唐納德知道實力的差距了……’

蘇魯望著搏擊社眾人的背影, 摸了摸下巴‘由唐納德取消比賽, 是最好的結果……當然, 如果他給的錢夠豐厚, 我也愿意打一場假賽!’

在臉皮厚度方面, 面癱一向是很有優勢的。

他覺得這真的是一個不錯的賺錢機會, 甚至想到了肖恩。

如果針對明天的比賽有盤口的話, 自己跟他合作, 絕對是要贏就贏, 要輸就輸, 并且給小費的話還能配合著擺姿勢……咳咳……想多了。

蘇魯思維發散著, 來到學校餐廳。

最近他手頭寬裕, 點了一份牛排、一份炸薯條、佐餐的面包與蔬菜湯也少不了。

‘唉……我想念以前……’

蘇魯飛快吃喝著, 雖然已經擁有了一顆異國的胃, 但他還是更想念之前祖國的美食。

畢竟西餐什麼的, 偶爾嘗鮮就算了, 天天吃, 實在有些受不了啊。

回到宿舍, 繼續琢磨羊皮紙與菱形鐵片。

期間, 肖恩回來了一趟, 將后續工作的薪金, 一共3銀元結清。

據他所說, 那個奸商對他很滿意, 還想給他介紹幾分工作, 不過被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按照肖恩的說法——只有腦袋被驢子踢了, 才會繼續跟那個奸商合作!

但蘇魯總感覺, 以這家伙的性格, 總有一天會說真香的。

……

夏日的晚風吹拂, 帶來舒爽的氣氛。

夜幕降臨, 蘇魯沿著河邊散步, 不知不覺, 就來到了搏擊社附近。

他來這里, 是為了‘點醒’唐納德, 不要繼續做丟人現眼的事情了。

當然, 對于對方可能給出的經驗, 他也是十分期待。

之前不說, 此時對方絕對對他有著敵意。

‘紅名怪的話, 首次擊敗的經驗, 肯定比巴隆要高!’

蘇魯來到搏擊社的大門, 幾個學員就警惕圍了上來:“你要做什麼?”

“嘿!伙計, 放輕松!”

看到他們幾乎要動手的模樣, 蘇魯立即道:“我來找唐納德, 我們需要談談!”

“你們先讓開!”

就在這時, 安吉麗亞走了過來, 對幾個學員說道。

打發走他們之后,

她望向蘇魯, 神情頗為復雜:“你還回來做什麼?”

“我覺得, 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是個誤會, 不能讓錯誤繼續下去了!”

蘇魯真誠地望著安吉麗亞的眼睛:“聽我說, 教練……我想跟唐納德社長好好談談, 就兩個人!在湖邊的小樹林里!麻煩你幫我轉告他!”

唐納德說不定此時還信心滿滿, 必須正面失敗一次, 腦子才會轉過彎來。

但是, 又不能在這麼多人面前動手。

必須是私密的, 沒有第三者見證的格斗。

蘇魯覺得, 自己還真是用心良苦呢。

就是不知道, 對方領不領情了。

“……”

安吉麗亞一陣無語。

你一個擊敗了三大教練的學員, 現在再來說誤會, 是不是太晚了一點?——她將這當成蘇魯的服軟了。

不過, 一點善良, 還是令她說著:“我會轉告社長的, 至于去不去, 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

“謝謝!”

蘇魯鄭重道謝, 轉身走出搏擊社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