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053章 惡魔肖像(求收藏!推薦!)

“這麼突然?”

正在用餐巾擦嘴的蘇魯一怔。

周圍的保鏢更是如臨大敵地警惕四方。

羅德拿起筆記本, 飛快問道:“它是什麼樣子的?”

“紅色!紅色的眼睛!黑色的皮膚, 山羊的犄角……”

咔嚓!

玻璃杯落在地上, 摔成粉碎。

希玲夫人手臂狂亂地揮舞, 好似下意識地夢囈:“它……它在找我!會死的!我一定會死的!”

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結局, 痛哭失聲, 整個人都快崩潰了。

“怎麼回事?”

蘇魯警惕地張開了靈感, 卻一無所獲。

“到底怎麼了?”

羅德掀開保鏢, 上前抓著希玲的肩膀:“告訴我……怎麼回事?”

“它……它就在我的記憶里!”

希玲夫人崩潰地說道:“一旦回想起它的模樣,

它就會真正找到我, 我一定會死!救救我!女神的仆人, 救救我!”

“這只詛咒之靈的殺人規律是, 回憶起形象, 就會建立坐標, 被找上門?”

蘇魯心里一驚:“那一開始的遺忘, 與必須回想起來, 這很重要……實際上是詛咒之靈種下的暗示, 讓幸存者自己找死?”

很顯然, 這只詛咒之靈的形象, 是一個禁忌。

但這些幸存者心里, 卻偏偏有著一個暗示, 讓他們不斷回想起厲鬼的模樣。

一旦真正完全回憶起來, 就是詛咒之靈殺人的時刻!

“這是將人心……當成什麼來玩弄了?”

蘇魯心里憤怒, 靈感不斷擴張, 形成一個半圓, 將希玲夫人守護在內。

“我能感受得到, 它就在畫廊里, 是那副油畫……它……它過來了!”

希玲夫人蜷縮成一團, 瘋狂地嚎叫著:“凱蒂, 保護我!”

“是!”

女保鏢上前一步, 想抓著雇主的手安慰。

突然間, 她眼神一凝。

只見希玲夫人的右手臂上, 并排浮現出四道爪痕, 血肉翻開, 鮮紅色的血液肆意橫流。

“這是……什麼時候?”

羅德與蘇魯大驚。

特別是蘇魯!

“詛咒之靈已經開始傷害了, 為什麼?為什麼我感知不到?”

蘇魯飛快思索:“除非……對方是從更高層的靈界降臨, 直接攻擊希玲?”

靈界分為很多層。

作為新晉的【靈媒】, 蘇魯最多接觸第一層靈界。

更關鍵的是, 必須靈魂出竅, 以靈體的形式, 才能在第一層靈界中自由行動。

此時的他還在身軀之內, 靈感至多觸及半層靈界, 面對更高維的打擊, 根本無計可施。

“難道……必須施展靈魂出竅?”

他心里飛快計算:“但這個時候, 一旦靈魂出竅, 反而更加危險!”

靈體可以遨游靈界, 但他一個一階的【靈媒】, 如果在靈界中直面詛咒之靈, 恐怕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就在蘇魯還沒有下決心的這一剎那。

突然間, 他的靈感終于捕捉到了什麼, 整個身體都開始顫栗起來。

那是一個無法言喻, 強悍無比的‘存在’。

他深刻地感受到了對方的氣息, 更知道此時的自己恐怕不是對手, 那是本質上的差距!

對方從更深層次的靈界而來, 連連突破空間與維度的限制, 來到了第一層靈界。

它就仿佛一個龐然大物, 帶著可怖的‘存在感’, 向著現實世界的希玲夫人伸出了手!

下一瞬。

癱軟著的希玲夫人瞬間消失。

第一層靈界中, 再也沒有了對方的存在!

留下的, 唯有女仆與保鏢們的尖叫。

“啊!!”

“怎麼回事?”

凱蒂呆呆愣愣, 望著面前空蕩蕩的椅子:“夫人呢?”

“她……被抓走了!”

蘇魯沉聲道, 懷疑是因為自己與羅德在, 產生的變故。

否則的話, 光是隔著靈界的打擊,

已經足以殺死一個普通人。

“畫廊!在那個畫廊內……那是最終的處刑場!”

羅德立即開口。

“我們走!”

兩人對視一眼, 飛快跑出別墅, 上了馬車。

車夫得到催促, 狠狠抽了兩匹拉車的黑馬幾鞭, 車輪滾滾, 速度飛快。

“好了, 現在告訴我, 你有把握對付這次的詛咒之靈麼?”

車廂內, 羅德的聲音十分嚴肅。

“不知道!”

蘇魯的臉色難看, 剛才只是氣息的交鋒, 就令他知道, 自己如果想像上次那樣, 用靈刺限制惡靈, 恐怕連對方一秒都定不住。

而詛咒之靈不死不滅, 只能被隔離或封印。

以羅德的水準, 對付靈體恐怕只有那兩下子, 好在知道了對方的殺人規律, 有漏洞可鉆。

“那麼……恐怕我們這次只能當‘收尸人’或‘洗地者’了。 ”羅德神色陰沉地回答。

“收尸?洗地?”

蘇魯感覺到了很不好的東西。

“對付詛咒之靈, 除了封印之外, 剩下的只有封鎖……一旦確認對方的殺人規律, 或者活動范圍, 就立即啟動針對性的封鎖……這也算某種程度上的封印!”

羅德解釋道:“比如這個詛咒之靈, 它的殺人規律, 似乎是看過某張油畫, 那張油畫一定在畫廊內, 說不定它就寄宿在那張油畫上面……為了減少損失, 封鎖整個畫廊, 不準一個活人進去, 就很有必要……這樣的話,

等到那詛咒之靈殺光了所有看過它的人之后, 或許會安靜一段時間。 ”

“這種做法, 真是無奈啊。 ”蘇魯搖頭:“不能燒了那油畫麼?”

“沒有用, 油畫只是載體, 如果燒了, 可能會導致詛咒之靈逃走, 以更加詭異的方式出現……”

羅德搖頭:“我們這種超凡者, 或許某種程度上不懼詛咒之靈, 但對于普通人而言, 那簡直無解!”

“真是絕望啊……”

蘇魯嘆息一聲, 看著羅德筆記本上手繪出來的某個模糊形象:“這就是……惡魔的形象麼?”

有時候, 即使是惡魔留下的一個影子, 也有可能成為詭異的詛咒!

或許, 那副油畫, 惡魔肖像圖!就是詛咒之靈的根源?

“雖然這次的詛咒之靈很可能是‘惡魔’制造的, 但它并非真正的惡魔!”羅德搖頭道:“真正的‘惡魔’是唯心存在, 具有人類形象的惡魔只有一種可能, 那就是惡魔職業者!”

“【墮落者】途徑的高階形態!”蘇魯低呼一聲。

“他們自稱人形惡魔, 還分出下位、上位的序階……越是上位的惡魔, 它們的形態就越發唯心, 往往會掌握一些可怕的能力!比如……制造詛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