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714章 化身之戰

光!

白色而耀眼的光芒, 直接在惡靈之潮中心炸開。

諸多靈體行動停滯, 仿佛一下變成了雕塑。

旋即, 一絲絲裂痕在它們的額頭浮現, 蜘蛛網一般蔓延。

最終, 所有的靈體都炸成了粉末, 消散于虛空。

這幾乎可以湮滅任何除靈大師的惡靈之潮, 在神跡之下, 簡直如同曝光在夏日烈陽下的薄雪, 飛快消融, 沒有絲毫留存。

“感謝吾主!”

白易虔誠地道謝。

在他身后的不少成員, 以前雖然表面上信奉靈主, 實際上對這位存在還有懷疑。

但現在, 他們表情狂熱, 不少直接成為了真信徒甚至狂信徒!

‘這麼做……可真是掉價啊……’

半空中, 蘇魯的化身望著這一幕, 搖頭嘆息。

真正的神靈, 根本不需要多少信仰, 對于祂們而言, 信仰只是一種補充, 卻并非必須之物。

因此, 哪怕主世界的七神教會, 神跡展露的次數也是屈指可數。

像他這種教宗呼喚, 直接神降的, 更是極少數。

‘不過……我畢竟是新神、教會初創麼……’

實際上, 還有一個最大的原因, 當然是為了狩獵月女士而作出的誘餌!

下方。

白易已經煽動起狂熱的信徒, 對幸存的死亡教派成員發起猛攻。

“在神的注視下……”

他們興奮地高喊著, 與之相比, 對面的死亡教徒則是面色蒼白, 目光游移, 仿佛信仰崩潰……

“不……偉大的月女士啊, 請聆聽你信徒的呼喚, 我們遭到了邪神的攻擊……”

克爾渾身皮肉潰爛, 仿佛融化的蠟像, 此時掙扎著, 在做最后的祈禱:“請您降下力量, 讓死亡降臨這個世界!”

……

‘很好……月女士恐怕不會管一個世界的教會如何, 但出現‘邪神’, 必然會注視一二……’

蘇魯靜靜等待。

沒有多久, 他就感受到一道十分熟悉的目光掃過。

暗黑色的花紋在虛空中形成光門, 一名膚色蒼白, 宛若死之化身的少女走了出來:“蘇魯……又是你!”

“的確是我, 美麗的月女士。 ”

蘇魯按胸彎腰, 略行一禮, 微笑回應。

月女士充滿幽光的眸子掃了蘇魯一眼,

露出濃郁的驚訝之色:“真神?這就是你敢挑釁我的資本?”

她竟然從化身強度, 就看出了蘇魯的本尊位階!

“你曾經也是八階, 但由于被光輝女士重創, 現在恢復了多少呢?”這在蘇魯意料之中, 并且也是很好的挑釁行為的解釋。

他沉默一陣, 似乎是默認下來, 反問道。

月女士就是他這次最大的目標。

至于下面的凡人, 只是螻蟻與誘餌, 現在更是不必關注。

蘇魯表現得就好像一個剛剛晉升八階, 迫不及待要來找回場子的神明。

要是在這里又覆滅一個月女士的化身, 對于還在恢復的月女士而言, 必然不是一件能輕易承受之事。

更不用說, 這位女神還有凡人的一面。

“你會知道……你犯了一個多大的錯誤!”

對于蘇魯的晉升, 月女士實質上非常吃驚, 但這時, 俏麗的臉龐上浮現出冷笑。

她手一揮。

嘩啦啦!

一條無始無終, 貫穿生死的龐大冥河出現。

死亡教派既然在這個世界生根, 冥河自然早早地扎下了泉眼。

而月女士七階之時的唯一性職業, 就是【冥河擺渡人】!

她雙足踏入河水之中, 那沖刷死靈, 消弭一切的河水, 對于月女士似乎沒有絲毫作用。

“在歲月斑駁的古老時光之下……”

“多少傳說與神話被埋葬……”

“進入那通往死亡的冥河……去往世間一切之歸宿!”

月女士櫻唇輕啟, 似哼唱又似吟誦出了一段歌謠。

嘩啦啦!

冥河延展, 浩浩湯湯的河水之中, 一個個英靈仿佛從過往的歷史中攀爬出來。

他們面容蒼白、衣甲破碎、身軀都有不同程度的腐爛, 但在傷口處, 無數扭曲的神秘符文, 宛若蛆蟲一般鉆進鉆出。

‘至少神話級職業者……或許還有半神的虛影?’

對面的蘇魯表情凝重。

冥河與死亡!

這兩道權柄之中, 蘊含了多少過往隕落的六階、甚至是七階、八階?

‘當然……以如今月女士的位格與權柄, 根本無法召喚八階真神為她所用, 哪怕只是歷史長河中的一絲虛影……’

蘇魯凝望前方的神話大軍, 以及三個半神虛影, 突然開口:“靈性……支配!”

這是他自身的權柄!

支配靈性!

以此時八階的位格推動, 范圍至少是一個世界!

轟隆隆!

下一刻, 天地大變!

“這是……怎麼回事?”

地表, 好不容易斬殺大敵克爾的白易愕然發現, 自己所掌握的力量, 正在飛快消散。

仿佛這個世界中, 完全失去了神秘力量的基礎!

不僅如此, 灰蒙蒙的天空也在飛快放晴, 屬于靈界的迷霧瞬間消散。

這個世界, 正在迅速由諸神黎明, 向黃昏轉變!

“我說……那腐朽的一切,

必將歸于沉寂!”

蘇魯輕笑一聲, 如同掌握黃昏的神祗, 發出致命的宣言。

在諸神黃昏的世界, 即使五階六階的職業者, 也無法活動, 必須封印自身。

甚至, 諸神化身都需要壓制力量!

在他對面, 冥河支流迅速枯竭, 其中的諸多職業者虛影正在飛快黯淡、消失……

這是世界的靈性, 無法支撐如此多的職業者!

“靈性權柄?”

對面, 月女士震驚的聲音傳來, 帶著點瘋狂的嗤笑:“哈哈……不知道會有多少神靈覬覦你的權柄!你絕對會遭遇比我更加悲慘之事, 并且……沒有重來的機會。 ”

“我不需要重來……”

蘇魯表情冷冽, 一個靈界穿梭, 來到了月女士面前, 踏碎了纖細的冥河支流:“湮滅吧……”

他眸子中似有七彩光芒閃爍。

而在這光芒之中, 月女士的化身表情一滯, 不斷虛化……

……

世界之外。

一條‘真正’的冥河降臨了!

它化為一襲黑紗, 披在一名面色蒼白的少女肩上, 似乎要一步踏入世界, 滅掉蘇魯的化身。

但下一刻, 一道七彩流光瞬息間在祂面前炸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