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723章 飛劍

“七情者, 喜、怒、憂、思、悲、恐、驚!六欲者, 眼、耳、鼻、舌、身、意!對方所修的詭仙之道, 就是這七情六欲……”

“他在放大你的七情……不要被自身情緒影響。 ”

蘇魯輕笑道:“可惜……他還只是五階, 并未晉升六階, 否則你要面對的, 就是視覺、聽覺、嗅覺等等的六欲剝奪了……”

對方的道路到六階這一步, 必然十分可怕。

畢竟, 最后一項, 可是意識剝奪!恐怕能擊殺同等級的仙人!

但現在, 臨風真人只是五階傳說, 停留在七情階段。

“喜怒之后, 就是憂?”

徐長青克制住怒火。

果然, 在下一刻, 他心底就不可遏止地產生出對村子、對朋友的擔憂。

他害怕這次行動失敗,

遭到對方的報復。

到時候, 整個山村不免付諸一炬。

這憂思甚至引動了之前的怒火, 熊熊燃燒起來。

它并非真實的火焰, 而是心靈之火!從內而外, 在他身上燃燒。

由虛化實的火焰!

見到這一幕, 被黑色鱗片覆蓋的怪物大喜, 身體表面的鱗片上遍布各種符文, 凝結成七個詭異的字體。

其中最后兩個‘恐’與‘驚’略微放光, 每一個筆畫都似乎飽含著驚悚、恐懼的情緒。

一旦徐長青被‘恐懼’俘虜, 恐怕不用臨風真人動手, 自身就會徹底失控, 被自己的‘法相形態’吞噬, 變成怪物。

不過此時, 臨風真人仍舊飛撲上前, 準備趁勝追擊, 將徐長青徹底置于死地!

他的嘴巴張開, 從嘴角浮現出一道裂痕, 越來越大, 最終甚至囊括了半個身體。

這一幕看起來十分驚恐。

一個渾身附著鱗片的黑色怪物, 半個身體都變成了大嘴, 里面是密密麻麻的鋸齒與獠牙, 似乎想要將燃燒著的徐長青一口吞下。

但就在這時, 徐長青突然抬頭, 臉上浮現出一絲冷笑。

他身上的‘心靈之火’, 正在飛快熄滅。

有著蘇魯的提醒, 他早就收攝了自身情緒, 之所以裝成被震懾重創, 完全就是為了誘敵。

“嘶嘶!”

此時, 八條觸手嚴陣以待, 從觸手頂端裂開,

形成布滿牙齒的大嘴, 從各個方向向中心咬合, 仿佛對待落入羅網的獵物。

咔嚓!

幾條蟒蛇一樣的觸手, 直接咬住了黑色怪物的四肢, 從傷口出發出嗤嗤的聲響。

“啊!!”

黑色怪物發出一聲慘叫, 大嘴同樣咬住一條觸手。

噗!

海碗粗細的觸手從中而斷, 一頭落在地上, 還在簌簌抽動。

與此同時, 大量墨綠色的液體從傷口處濺射出來, 落在黑色怪物身上, 大量白氣冒出, 發出腐蝕的聲響。

徐長青的法相傳承自‘相柳’, 而相柳最出名的就是水毒!

臨風真人所化的黑色怪物, 甚至有整體融化的趨勢。

“七情為劍, 去!”

黑色怪物連連掙扎, 在毒素作用下, 力量顯然在不斷被削弱。

最終, 臨風真人發出怒吼, 一柄無形的飛劍在眼前形成。

這是他的神識之力所凝聚, 劍刃之上有七個倒刺, 代表著喜、怒、憂、思、悲、恐、驚的七種情緒。

七情飛劍!

這飛劍速度極快, 發出破空的音爆聲, 眨眼就來到徐長青面前。

“發甲術!”

徐長青心念一動, 頭上茂密的黑發盤踞于面前, 形成一面黑色的盾牌。

但七情飛劍來到盾牌面前, 只是一個虛幻, 就穿越了盾牌, 直接來到徐長青眉心, 沒入進去。

這是無形之劍, 不是有形之物能夠攔截。

一位詭仙最后的拼命手段,

豈容小覷?

……

意識海內。

徐長青化出法相, 嚴陣以待。

臨風真人駕馭七情之力, 轟然降臨, 每一道情緒都化為了一柄恐怖的利劍, 似乎想要撕裂他的識海。

“第一劍, 喜劍!”

一柄飛劍落下, 斬斷徐長青的一條觸手。

“第二件, 怒之劍!”

飛劍接二連三, 將徐長青的八條觸手一一斬斷或釘死在虛空中, 本身也不斷折損。

“我說過……你不過是個新晉詭仙, 如何與我等相比?!”

臨風真人嗬嗬喘著粗氣。

他的狀態本來就不好, 此時又是在人家識海中客場作戰, 完全是憑借一股銳氣。

好不容易才占據上風, 當然要趁勝追擊。

他持著最后一柄‘驚之劍’, 緩緩上前。

此劍劍身之上, 無數人臉浮現出來, 驚聲尖叫。

臨風真人行動頗為滯澀, 感覺如同沉重的大山壓在身上, 卻仍舊一步步前進, 緩慢地舉起劍尖, 刺向徐長青。

徐長青觸手被封禁, 臉上的神色也變得呆滯起來, 如同雕塑一般, 任憑宰割。

望著劍尖一寸寸遞進, 臨風真人的臉上不由泛起一絲獰笑。

只要這‘驚之劍’刺入要害, 現實中的徐長青必然被‘驚’之情緒所操縱, 真正失控。

這場斗法, 最后還是他技高一籌。

“唉……”

就在這時, 他耳邊似乎傳來了一聲低低的嘆息。

這聲音微不足道, 不蘊含絲毫力量。

但徐長青聽到這個聲音后, 原本被數柄飛劍固定的身軀, 立即激烈掙扎起來。

“不好!你識海之內, 怎麼會有第二個人?”

臨風真人大驚失色。

但此時, 徐長青的眸子已經恢復清明, 張口一吹。

噗!

一蓬黑液落在飛劍與臨風真人身上, 飛劍悲鳴一聲, 從中斷折, 臨風真人臉龐腐爛, 發出一聲高亢的慘叫。

……

文字空間內。

徐長青劇烈喘息著, 八條觸手將已經失去抵抗的黑色怪物包裹, 不斷蠕動, 腐蝕與咀嚼聲接連傳出。

“臨風真人……竟然這麼強?”

他本人則是驚訝地低語。

這一次是伏擊, 本來就占據地利, 而臨風真人明顯有傷在身, 可謂占盡優勢。

但戰斗過程卻是異常驚險, 如果不是有著老爺爺提醒, 敗的那個一定是他!

“這就是老牌詭仙的優勢麼?不過現在……我也是了!”

徐長青臉上浮現出愉悅的表情。

由于深淵生物的特性, 他擊殺臨風真人之后, 自然可以掠奪對方身軀內的‘詭物之力’, 一下就多了一個老牌詭仙的所有積累。

到最后, 八條觸手縮回, 原地只留下一枚漆黑的水晶。

“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