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0724章 保證

徐長青拿起這一枚水晶, 望著其中血肉組成的扭曲符號。

“水晶是一層封禁……這里面的, 似乎是……”蘇魯有些驚喜:“你將水晶打開一絲, 放出一縷氣息看看……”

“好的!”

徐長青五指略微用力, 一道縫隙就在水晶表面浮現, 一絲氣息逸散出來。

“這……似乎是仙界的氣息。 ”

徐長青眸子一動。

在刑天遺跡中, 他也見識過兩界通道, 這被封印之物的感覺, 就跟那個很像。

“小青子, 你走運了, 這的確是一枚仙界符召!”

感受到信息的蘇魯輕笑一聲:“擁有它, 就擁有一次飛升的機會!我說臨風真人怎麼上次沒有直接偷渡去仙界, 原來是有著此物!”

“果然……”

徐長青只是激動了一下, 旋即就平復下來。

只是又珍而重之地施加法術, 將水晶又封印了一層。

從他略微顫抖的手掌中, 蘇魯就可以看出他的心理狀態, 不由暗自一笑。

這種矢志復仇的態度, 他很喜歡。

畢竟, 如果徐長青一門心思準備留在這個世界養老, 那該跳腳的就是他了。

相反, 有著這個念頭, 即使沒有仙界符召, 他也會幫助他飛升深淵。

……

主考房內。

一張試卷微微放光, 徐長青從中爬了出來。

他看了看周圍, 沒有被打擾的痕跡, 不由滿意地點頭。

臨風真人畢竟是仙人, 逍遙隨性, 再加上他失蹤的時間很短, 外面的人還沒有察覺什麼異常。

“大羅朝廷, 我還是要顧忌一下的。 ”

徐長青想了想, 取出一張人皮穿上, 又變成了‘方巖’的模樣。

大鬧一州舉試, 再殺了主考官, 可不是小事。

他雖然不怕, 但也不想惹麻煩。

更不用說, 如果官府抓不到他, 或許會動原本山村的主意, 即使這個可能很小。

“所以……還是做成一樁無頭公案好了。 ”

徐長青隨手燃起一枚火球, 扔在桌案之上。

熊熊!

熾烈的火焰, 一下將他原本的試卷吞噬, 繼而不斷蔓延。

火舌肆虐, 沿著木柱與簾幕不斷向上攀爬, 很快吞噬了整個屋頂, 濃濃黑煙從窗戶縫隙中冒出。

“走水了!”

“走水了!”

外圍考房, 一個考官見到這一幕, 頓時大驚失色。

古代建筑多用木質結構, 一旦失火, 造成的損失十分慘重。

更不用說, 這里還是貢院!還有那麼多的試卷!

“快……抬水滅火!”

“等一等, 主考官大人在哪里?”

衙役與兵丁們飛快抬水滅火, 幾個鎮妖司之人卻十分狐疑。

哪里不失火, 偏偏臨風真人所在失火, 豈不是搞笑?

那樣的人物, 已經是傳說中的仙人一級, 隨手一個法術就可滅火, 怎麼會任憑火勢蔓延?

“恐怕……出事了。 ”

“大事不妙!”

他們對視一眼, 有的上前, 想要施展法術滅火, 有的則是悄悄后退, 準備通知本城鎮妖司。

正當他們準備有所動作之時。

從著火的房間內, 幾個文字明光大放, 清晰可見。

“慫?!”“呆?!”“癡!?”

在幾個有修為在身的修士眼里, 這一個個文字, 筆畫似乎活了過來, 化為小手小腳, 還發出嗤嗤的笑聲。

“不……不要過來!”

一個鎮妖司校尉仿佛看到了什麼極為可怕的事物, 瞬間就瘋了, 手腳并用地向外逃去。

而另外一個修士則是神情呆滯, 完全忘了救火, 甚至就連火焰燃燒到自己衣袍之上, 也是恍若未覺。

“你們……”

一個考官望著這一幕, 不由呆了。

旋即, 他面色一冷, 頭也不回地沖出考房。

心知必然有著什麼恐怖降臨, 連臨風真人都收拾不了, 他一個區區凡人, 還是暫避鋒芒的好。

在這個世界, 越是強出頭, 死得越快!

能活下來的, 都是人精, 知道應該怎麼選擇。

火勢蔓延, 加上救援不力, 很快就燒毀了這片考房, 甚至蔓延到貢院中去。

這耗費巨資, 修建起來的連綿屋宇, 剎那間化為一條火龍。

將來朝廷想要重新修葺, 怕是都未必支撐得起!

在這樣的大災之中, 沒有人注意到, 一個青衫磊落的書生, 不疾不徐地從另外一個方向, 離開了貢院。

……

靈州城外, 荒山之中。

徐長青脫下身上的皮革, 隨手彈了一道火焰, 將它徹底焚毀。

這‘畫皮’之術, 也是老爺爺教給他的, 殺了一個十惡不赦之人, 將其血脈魂魄都封印在這層皮上, 能借助對方, 掩蓋自己的命數與氣息。

甚至, 就連推演之法等等, 都會受到誤導。

此時被焚毀, 更是永絕后患, 再無痕跡。

“老爺爺……”

做完這些, 徐長青道:“我吞了臨風真人, 也得到他的部分記憶……雙玄真人, 果然去了仙界, 我該怎麼辦?”

“有著仙界符召, 你隨時可以飛升, 但我卻建議不必如此急迫。 ”

蘇魯的聲音傳來:“要知道, 仙界之中, 你這等修為最多只能算中層, 十分不保險……還是在這個世界提升到六階再說。

在這個世界, 你的修為已經堪稱絕頂, 只要小心謹慎, 不故意去闖幾個絕地, 就可保無虞。 ”

頓了頓, 又道:“我知道你矢志復仇……但還是得先保存自身啊。 ”

“在本土神話志異中, 仙界都是仙果遍地, 人人長生……為何老爺爺你竟然說那里十分兇險的樣子?”

徐長青沉默了下, 反問道:“莫非你曾經是仙界中人?”

“哈哈……”

蘇魯哈哈一笑:“被你看出來了……還記得我當初與你約定的條件麼?我助你成仙、復仇……而你要付出的代價, 就是助我登臨仙界。 ”

他并沒有承認自己是從深淵來的, 但在徐長青看來, 這就是一種默認。

心里不知道為何, 反而輕松了許多。

一直以來, 老爺爺都是他的師父與底牌, 而他卻不知道老爺爺究竟想要什麼。

這種‘不平等’, 是恐懼的根源。

而現在, 一切似乎都清楚了, 對方也有求于自己。

“你放心, 老爺爺, 我一定會帶你飛升仙界的。 ”

徐長青做出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