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1109.第1109章 無人能攔

公儀無影隱藏在暗處, 寢院內的一番對話全落在耳里, 此刻辰哥竟將鉅子山的責任源頭歸咎到葉飛尚雨二人頭上, 他以違抗命令之由嚴懲心腹, 鐵血之下卻是一個眾人皆明白的用意, 他要堵住有關風寧于宸王府真實內幕的東西。

她看著陽光下他亮晃晃的身影, 辰哥還沒有用膳, 卻待在陽光直射、視線寬闊的院子里, 誰敢說他不是抱著一絲希冀, 想見到什麼?

她心里錯綜復雜, 難以言喻, 說不出是暗暗歡喜, 還是無法深想的悲哀。

辰哥傲驕, 第一次知道他對風寧的在意, 還是葉飛因為他家王爺整日未曾用膳,

暗地里去告訴自己的, 自己深中幽尾毒, 原來是辰哥不顧身份, 親自為自己拔毒, 一日一夜不眠不休地照顧自己。 這兩人對他家王爺就像易宇他們對自己一樣, 根本不顧一切, 那種忠心可鑒, 義不容辭的情懷不是短時間能夠造就的。

公儀無影深知此刻看上去一臉淡然的辰哥, 其實心中有多麼的難受。

上官玉辰站在院子中間, 四面的空氣似井里的水, 冰冷而毫無波瀾, 細碎的浮萍浮在井口, 割裂出暗影, 他將目光看向上官子然, 臉上慢慢浮出一絲極淡的笑意。

“八哥說撤了王府的暗衛?”

上官子然見他神色正常, 而眼里卻無一絲笑意, 那淡淡勾起的唇角像錯覺般詭異, 瞬間猜出他問話的深意, “嗯”了一聲, 視線疑惑卻又不死心地掃向寢殿上方, 小風會來麼?

時間一分一分推遲, 公儀無影似乎聽到有冷汗或是眼淚滴落在地的聲音。

葉飛尚雨的頭一直往低了垂, 恨不能鉆進地縫里, 承受這緊張又壓抑的氣氛, 比死不知要難受多少倍。

上官玉辰聲音微倦, 又問:“拓長老, 你說昨晚雷必力阻止她要見我?”

月烏拓抬頭, 見他神色清淡, 眼底卻似有一絲不確定劃過, 而語氣分明開始不耐, 遂低聲應道:“是。

站在一旁的巫晉月抬眸看他, 像忍不住的樣子道:“風寧的性子, 族上應該清楚。 她若有了思想, 任何人怕都攔不住, 族上何須……”

話尤未完, 上官玉辰已從一個侍衛身上吸出一柄長劍, 揚手一甩, 那劍如灌滿怒火飛馳而去, 只聽“擦”的一聲, 不遠處, 那棵茂盛的紅梅樹攔腰而斷。

這一幕發生得極快, 任誰都反應不過來。

紅梅樹緩緩垮下來, 紅色覆蓋了院子一大片, 碎枝打在跪在近處的一眾侍衛身上, 眾人沒敢起身, 卻驚愕地抬起了頭。

上官玉辰唇角勾起一絲淡苦的漠然, 悶聲道:“下去。 ”

那些侍衛從地上起身, 惜別的目光看了尚雨、葉飛二人一眼, 然后恭敬地退出寢院。

劍似長了眼睛, 再次飛到上官玉辰手里, 他抬起手, 卻似握不住地放下, 再抬起, 看了跪在面前的人影, 手又無力地垂了下去。

他再次不動, 卻將視線的方向朝向寢院外。

本來自 &# :///

https://www.xiaoshuozu8.com/shu/28811/16767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