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86章 但余鐘磬音

臨淄城西面有一座城門, 叫做稷門, 此門附近的方圓數百里平原, 被朝廷征用圈禁, 建造起一座規模宏大的學宮, 招攬天下豪杰, 故而得名“稷下學宮”。

學宮殿宇連綿, 不計其數, 無不是巍峨雄壯, 彰顯出威嚴的氣派。 這般恢弘景象, 即使跟齊國王宮相比, 也不遑多讓。

清晨時分, 住在城里的考生們紛紛動身趕來, 途中車水馬龍, 絡繹不絕, 氣氛很是熱鬧。

在田爽陪同下, 楊崢帶著田甜和李斯驅車而馳, 來到稷下學宮的大門外報道。

此地矗立著一座高大牌坊, 以漢白玉雕成, 表面鏤刻著無數花紋, 上端掛著一副牌匾,

書寫“森羅萬象”四個大字, 筆跡潦草, 頗具豪放氣概。

牌坊后是座廣場, 極其遼闊, 一望無際, 地面鋪著方正的白石板, 在朝陽映照下, 散發出淡淡的白光, 跟遠方彌漫的薄霧相得益彰。

站在如此空曠的地方, 凝望著前方尚未散去的晨霧, 人們難免會生出渺小之感, 對隱在霧里的學宮充滿敬畏和向往。

楊崢來到這里時, 不少青年才俊已聚集在此, 排成數條筆直的長龍, 等候接受學宮的身份核對。

學宮招收門徒的要求非常嚴格, 凡是有資格參加冬試的考生, 均出自名門豪族, 而且資質不俗, 那些不學無術的紈绔子弟, 連應試的機會都沒有。

即便如此, 學宮的威名實在太大, 作為八大圣地之一, 備受天下人推崇, 每到開試之際, 列國的青年俊杰們都會慕名而來, 渴望躋身其中, 與強者為伍。

因此, 規矩雖嚴苛, 達標的考生仍然眾多, 競爭注定會很凝重, 再也不認為題目簡單。

“萬籟此皆寂, 但余鐘磬音。 我要提醒你們, 磬音是唯一的路標, 你們若想用別的手段作弊, 那要失望了, 陣道能屏蔽所有法器。 ”

聽聲識途, 這題目不算新穎, 卻很有效, 即使學宮內部有人想徇私舞弊, 也并不容易。 畢竟, 所有人聽到的聲音都是一樣的。

話又說回來, 那些被賦予厚望的天才們, 如果連這一關都需要作弊, 沒法順利通過, 那麼, 他們也就沒資格再被當成棋子。

在眾人注視下, 老者悠悠說道:“我知道, 有些人拉幫結派, 帶有明確的立場。 你們若想斗毆, 我不會阻攔, 但是, 耽誤出林的時間, 可別怪我沒提醒!”

楊崢聞言, 心頭暗凜, 聽出這話里的不尋常意味。

冬試關系到明年的祭酒之爭, 這是眾所周知的規矩, 因此, 各家提前開始博弈, 把對手培養的天才擠出冬試, 也是必然會發生的情形。

這是場冬試, 同時也是黨爭。

濃霧一起, 這片密林就是最理想的刺殺場所。 趁著視線被掩蓋, 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追蹤磬音上, 他們就可以靠近目標, 把已經確定是敵人的考生除掉。

“雖然大家心照不宣, 但考官一說出口, 就徹底變味了, 等于讓考生們放心, 趁機殺人不算違規, 官方默許這種行為, 這輪考試又怎麼會太平?”

他甚至開始懷疑, 之所以出這道題目, 就是為那些團伙提供便利, 讓他們有機會火拼。 先把敵人殺完了, 后面的考試才相對純粹一些。

“我已經跟道家翻臉, 明確表示不會投靠他們, 那麼, 道家很可能把我當成目標, 派人在這一輪暗殺我。

等會聽到磬音后, 我得撒腿就跑。 ”

田甜跟他并肩而立, 也想到這點, 低聲說道:“樹大招風, 你既是冬試的最大熱門, 也是對方攻擊的最大目標, 咱倆一定不能分開!”

楊崢搖頭, 以神念回復道:“不, 咱們分頭行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