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無解肥

康特成功的解明安, 面對阿修羅終于優勢了。

這一年來, 解明安一直被這個才十五歲的小孩壓的不行, 今天終于體會了一把哥哥打弟弟的感覺。

一個人頭領先, 單挑的話瑞文已經無法對石頭人產生威脅了, 等級高一級, 補刀多十二個, 裝備純護甲, 一套qa理論上只夠破個皮。

鑒于有e技能減攻速, 一套完整的qa幾乎不可能打出來。

上路已經問題不大, 除非老解自己作死選擇和瑞文對拼, 不然一直保持這個補刀優勢, 沒有一點問題。

中路就更舒服了, 一個出負極斗篷的卡牌, 怎麼也不可能對陳牧的小魚產生威脅。

傷害太低了, 這種走半肉裝很適合排位, 因為卡牌六級有大的時候, 提供點控制就行了。

但是比賽的交流和支援, 比王者局還要強的多。

尤其是落日戰隊, 現在更是巔峰狀態, 卡牌只要有飛的想法, 肯定逃不過陳牧的眼睛。

陳牧的小魚也是傳送, 你飛哪里, 我就可以tp哪里, 如果卡牌落地傷害不夠, 不能快速秒人的話, 是不太可能追著放出第二張黃牌的。

第二, 卡牌如果出了一個爆裂魔杖, 就可以有足夠的法強, 用紅牌加q, 直接秒遠程兵, 從而在中期擁有一定的線上主動權。

但是出半肉, 就需要第二個q或者一個遠程兵a一下才能清后排兵。

這樣清線支援的速度, 就會慢很多。

就連陳牧的小魚, 都為了能清后排兵而有一套專門的符文。

眾所周知, 小兵是會升級的, 第一次升級在九分鐘。

那時候, 后排兵的血量會提升。

小魚人正常到九級的時候, 裝備如果只有惡魔法典的話, 踩后排兵會全部剩一絲血。

為了能直接踩死后排兵, 陳牧的藍色雕文多帶了三個法強。

這種細節, 知道的人非常少, 就連王者也沒有幾個人會在意這種細節。

而對于陳牧來說, 這個細節會讓他的小魚, 比別人清兵快上三秒,

從而擁有更主動的支援權。

所以卡牌這種出裝, 看似問題不大, 卻讓整體節奏完全不對勁了。

清兵慢, 支援慢, 藍量不足, 傷害不夠, 沒有cd。

種種問題帶來的好處, 只有一個, 那就是沒被小魚單殺!

....

其實這些問題, dark也是知道的, 但是知道卻解決不了, 這才是最難受的。

論對游戲的認真和研究, dark在全球范圍內, 也是數一數二的, 做的教學視頻, 在職業玩家里的影響力, 僅次于陳牧和小墨合作的世界第一系列。

很多教練分析師都從他的視頻里學到了不少大局觀和兵線理解, 只可惜他的游戲理解雖然高, 但是他懂得牧晨都懂, 操作還比你好。

就導致每局線上都被壓制, 無法按照他寫的劇本去走。

有寫劇本的能力, 卻沒有導演的能力, 這就是dark春季賽最后被讓二追三的原因。

卡牌被牢牢限制, 這局他眉頭緊皺, 完全沒有教學視頻里的那般云淡風輕。

當時對線國服第一小魚的時候, 卡牌線上把小魚打的如同活尸一般, 線也推不了, 游走也沒機會, 心態都搞炸了。

整局就卡著大招不用, 嚇唬對面。

兩個大招就把整局節奏盤活, 帶領比賽走向了勝利。

這局則是完全反過來的, 他現在推不動線, 又不好游走, 心態不好的那位,

現在成了他自己了。

果然風水輪流轉, 要是艾克不來送那個一血, 反而還好一點。

第二次回家, 做出深淵配件, 總算有了一定得法強和cd。

拿到自己的藍buff后, 也算能推的動線了。

必須抓一波了, 被寄以厚望的阿修羅居然被一個大齡選手的石頭人給壓了, 這要不是親眼所見, dark簡直不敢相信。

在他眼里, 阿修羅就是上單的牧晨, 對線無敵的存在, 只是太年輕, 沒有牧晨那麼老練的心態, 只要改掉被抓的毛病, 那就是妥妥的世界第一上單。

現在他的瑞文不肥, 這局真的不知道怎麼贏。

必須抓一波, 哪怕知道對面小魚也有tp。

卡牌已經到達九級, 穩健不死的打法雖然讓節奏不那麼優秀, 但是起碼還活著。

人嗎, 活著就有希望。

死了就什麼都沒了, 這世界變化很快, 機會很多。

華夏十幾年前, 可能背負個十萬負債感覺一輩子都完了, 結果現在一線城市里幾百萬房貸的人不計其數, 縣城買套房都要百萬負債了。

還有人覺得十幾萬人生就毀了的嗎, 幾乎沒有了。

現在雖然是劣勢了一點, 但是英雄聯盟歷史上, 有落后兩萬經濟翻盤的冰鳥, 有落日的十五血翻盤, 有破三路逆天的沙皇輪子媽。

這種情況, 真的是小場面。

卡牌配合艾克瑞文, 三人齊抓上路。

這個時間卡的是酒桶出現在下路河道視野, 一露頭卡牌便立刻飛大。

走到河道邊緣, 最極限的位置飛, 絕對不浪費一秒走路。

開大的同時切牌, 飛的過程中鎖定黃牌, 精準優雅。

陳牧都不用看到卡牌落點, 就知道肯定抓的是上路, 下路有酒桶在, 卡莉斯塔加塔姆, 又是你可以吸入我的身體, 我可以被你含在口中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組合。

抓下就是浪費時間, 上路的位置剛剛好!

同時瑞文也在欺身向前, 很是清楚明白。

所以陳牧在卡牌確定落點之前, 就喊道:“給眼!”

解明安也意識到了危險, 自家小兵的位置都不太好, 趕緊跑路的同時插下一個真眼, 方便小魚tp。

陳牧tp出現的時間, 比卡牌選擇落點還要快那麼一點點, 但是降臨時間差太多了。

卡牌落地只要一秒, 小魚需要三點五秒。

這段時間, 只能希望解明安這個大弟子能穩得住了。

雖然陳牧不是收費兩百, 包教包會的牧師父, 但是也是毫不保留的把自己理解的上單知識全部教給解明安了。

能不能起飛, 就看他自己了。

解明安這個時候, 腦子賺的飛快, 瑞文在后, 卡牌在前, 艾克在腰間, 龍頭在胸口!

啊呸!都快死了還想什麼亂七八糟的,

解明安知道一個技巧, 那就是利用位移技能頂控制時間。

也就是說, 利用石頭人的大招不可阻擋效果, 硬吃黃牌, 然后撞一個英雄, 用飛行時間抵消黃牌的控制效果。

這樣一來, 可以相對的減少被控時間。

大誰呢?

這是一個關鍵的選擇, 現在是一波二打三, 但是并不是沒有贏得機會, 畢竟小魚跟自己都拿了一個人頭, 戰斗力驚人。

對方縱然有三人, 但是傷害不足。

所以他必須選擇一個正確的人大, 讓自己可以等到魚人的支援。

時間不多, 解明安終于決定, 大瑞文!

因為瑞文開大后, 擁有三段qa加w加二段疾風斬, 傷害非常爆表, 如果大卡牌的話, 一樣要被瑞文打出完整傷害。

還有艾克w已經丟出, 大概率預判的就是卡牌的位置, 因為大部分石頭人這時候應該都是想著跑, 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會回頭吧!

絕地反打, 大傷害最高的那個!

所以在卡牌落地同時, 看準黃牌出手。

在快到身上還沒有打出眩暈效果的時候, 突然回頭一個大。

直接r中開大過來, 正在卡q的瑞文, 讓她直接上了天。

黃牌的眩暈效果, 被這個大招抵消了大半, 瑞文根本沒有辦法趁機利用他的超光速qa給石頭致命打擊。

而艾克的w也出現了圈, 完全猜錯了。

這個石頭, 反身打瑞文了!

卡牌艾克, 兩個人都沒法第一時間給到輸出, 石頭人的血量, 居然連皮都沒有掉干凈。

出半肉的卡牌, 弊端顯現。

“干得漂亮!”陳牧稱贊道, 解明安成長的很快, 距離理想中的頂級上單, 又進了一步。

這下, 魚人落地就成定局了, 石頭人依然很健康。

等瑞文從天上落下, 石頭人已經先一步醒來, e技能拍地板給上, 神仙的瑞文也得感覺斷劍變玄鐵, 重的揮不動。

打不出足夠傷害, 小魚卻已經到了。

大招瞄準卡牌, 卻開著wq瑞文。

陳牧的貪, 讓解明安大喊臥槽。

你特喵這是全都要啊!

這是對傷害的絕對自信, 瑞文必須走輸出, 必須做殘暴。

所以是沒法肉的, 就算有e技能, 也不會超過一個紅水晶的效果。

小魚人身上卻是已經鬼書在手, 傷害驚人, 還有重傷。

配合w的撕裂流血效果, 瑞文死的不要太快。

同時大招魚減速卡牌, 讓他沒法趕過來給其他的技能, 也是非常有用的。

魚人和石頭, 合力絞殺瑞文。

阿修羅微有死前打出全部傷害, rq連招接各種平a, 不得不說這貨的瑞文真的厲害, 被減攻速的連招, 都跟一般玩家的正常qa一樣快。

要是沒被減, 那估計真的有眼花繚亂的效果。

但是不跟你玩花的, 魚人石頭的傷害都沒法走位躲, 瑞文終究還是倒地。

陳牧甚至還省著個e, 方便躲后續技能。

艾克過來給eq打傷害, 卡牌被魚擊飛, 還在騎馬趕來的路上。

兩人轉為集火艾克, 同時靠近草叢。

來了, 來了, 卡牌切著黃牌來了。

解明安現在血量已經很低, 所以不能吃這個牌, 走進草叢讓卡牌丟失視野, 留一個有e的小魚給你暈。

卡牌不想暈啊, 讓靈王趕緊給眼。

但是靈王已經換了掃描, 他從來不愛帶真眼, 真眼哪有裝備提升的傷害高呢?

于是乎, 這個殘血的石頭, 就給不到黃牌了。

這就是指向性技能缺點了, 沒視野點不到!

dark想利用q技能騙出小魚的e, 再暈他。

但是這個操作, 怎麼可能對一個有動態視力的陳牧有效, 你的黃牌到臉上都反應的過來, 別說丟牌和q完全不同的抬手動作了。

陳牧不但不交e, 還q到卡牌臉上, 這麼近, 你丟不丟牌?

卡牌慌啊, 其實他如果不緊張, 直接丟牌的話, 就暈住小魚了, 因為小魚q的過程中是沒法e的。

但是正因為一直執著于殺石頭人, 所以反而忘了這個關鍵的技巧。

小魚q完, 卡牌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陳牧當然知道這個技巧, 并且因為自己的血量安全, 都打算直接吃了這張黃牌,

這樣石頭人還能出來打點傷害。

但是卡牌不丟, 那就貼臉也暈不到了。

平a抬手的瞬間, 和卡牌貼臉的小魚依舊用出了e技能。

卡牌走位是躲不掉這個e的, 只有交閃現。

但是不論他的閃現卡的多接近小魚落地, 陳牧都可以來得及跟閃。

碰!

碰!

兩個相差不到零點一秒的閃現, 結束了卡牌算計的一生, 誰讓他碰上了一個更會算計的人。

艾克追進草叢想殺石頭, 但是石頭q又好了, 再q一下加速拉扯等待著師父解決卡牌來拯救他。

人家西游里都是徒弟救師父, 到了我這兒怎麼天天要師父救我啊。

“師父救我!”解明安喊道。

“八戒莫慌!”陳牧沒忍住回了句。

“.....“解明安很想吐槽, 但是現在生死危機, 不能得罪了大腿。

師父喊的勤, 支援我看行。

艾克終究還是沒有殺掉這個靈活的胖子, 最后一發q技能被小走位扭開。

小魚黏住艾克, 完成雙殺!

瑞文人頭被石頭拿下, 從此石頭人徹底成長為無解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