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163

“舅舅……”

太子定眼一看, 原來是二舅唐勝, 他立刻委屈的快要哭了出來, 只是礙于眾人在此, 有損他一國太子威嚴, 就強忍住了滿腹的悲憤和委屈, 將頭湊到他耳邊交待了幾句。

“太子殿下放心, 臣一定不辜負太子所望。 ”

不要說今日太子受了云七這番折辱, 就是沒有, 他也一定不會放過云七。

若不是云七, 唐家何至于從名門望族變成人們口中的笑柄, 先是繼歡和繼思, 現在又是繼薇, 她在煉藥師大賽上慘敗, 還被炸的毀了容貌, 靈幽宮宮主不僅不肯為唐繼薇出頭, 反而派人來將她痛斥一頓, 氣得繼薇大吐血,

陷入昏迷, 人到現在都沒能醒過來。

這一切都是拜云七這個賤種所賜, 他一定要殺了他!

……

另一邊。

清風吹, 陽光照, 小鳥兒站在枝頭嘰嘰叫。

云七搓著手來回踱個不停, 緊張的好像里面的人在生孩子一樣。

踱了半天, 里面一點動靜都沒有, 云七急了, 勾著脖子朝茅房的方向看了看, 這小紅毛八層是便秘了, 這都過了一刻鐘了, 還沒個動靜。

不會腿蹲麻了, 掉進茅坑了吧?

她想跑進去看看, 又男女有別, 想了想, 她對著茅房大聲問道:“喂, 小紅毛, 你怎麼回事啊, 到底拉沒拉出來?如果拉出來了, 你一定要弄干凈給我。 ”

“那……那個……云七, 我……我……我……”茅房里傳來小紅毛甚為艱難的聲音。

“哎呀, 你說話怎麼跟牙膏似的, 到底怎麼啦?”云七恨不能沖進去。

“我實在拉不出來!”

“你等著, 我去給你弄點藥。 ”她隨身攜帶了好多藥, 就是沒有瀉藥和開塞露, 開塞露效果最快, 她得臨時現做去。

“好——”這一聲幾乎是憋著很大的力氣說出來的, 又叮囑道, “你一定要早去早回啊!”

“知道了, 啰嗦死了。 ”

云七急的飛也似的跑了。

他剛一離開, 茅房后面就飄來一個蒙著黑布的灰衣人, 他本來想先除掉云七的, 想想, 還是先不要打草驚蛇的好。

他聽太子說, 云七身邊的一個紅發小子開出了黑魂石,

說不定黑魂石還在他身上, 他才不會相信有人會傻到如此地步, 用黑魂石去換紫魂石。

如果真是這麼傻的人, 又怎麼可能輕易就暗算了太子, 害得他丟了一萬兩黃金不說, 還丟了太子的體面。

不如趁著云七不在, 先搜了這紅發小子的身, 搶了黑魂石再說。

一個飛身, 他躍上了房頂, 悄悄揭開一塊青瓦向下瞧了瞧, 只看見一個滿頭紅發的人正埋頭蹲在那里, 他根本看不見他的樣貌。

他原也對他的樣貌不感興趣, 只是想近距離探一探他的玄力, 若是玄力不濟之人, 那事情就好辦多了。

就在他準備凝起玄氣探小紅毛玄力之時, 忽然, 一道鋒若利針的紅光如閃電般自下而上直襲他而來, 他急忙往旁一躲, 紅光已穿過屋頂直擦他的鬢角, 削下他一縷頭發, 鬢邊也劃破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