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03草包廢材而已,還雄獅

聶蓁蓁見云七對父親如此冷淡, 小心肝嚇得撲通亂跳, 生怕她又得罪了好不容易來看望她的云正風。

她想提醒云七, 又不敢隨隨便便的插嘴。

啞婆婆驚于云七的變化, 也喜于云七的變化, 她隱隱的感覺, 少爺和從前不同了。

云七愛理不理, 云正風就有些訕訕的, 找了個借口走了。

他覺得有些不對勁, 從前云七站在他面前都是避貓鼠似的, 怎麼今兒倒像她是他老子似的。

怎麼說呢?

就好像一頭睡著的雄獅突然醒了。

想想, 覺得自己真是瘋了。

一個草包廢材而已, 還雄獅?

……

轉眼已過了三日, 這三日云七過的甚為平靜,

也甚為忙碌。

這原主的體質雖然廢材到爆, 可身體卻自帶一種特殊的修復能力, 否則很可能在長期被欺負的過程中早死了。

她白天忙著練藥, 晚上忙著修復身體, 好在, 這古代的空氣就是好, 靈氣也足, 她忙了三天也算忙出了成果, 能量值恢復的七七八八了。

第四日, 清晨。

晨曦初升, 耀下淡淡金光, 小院子里花飛滿天, 如蝶舞翩翩。

云七悠閑的躺在春藤椅上乘涼, 雖然是清晨, 一大早的起來就覺得有些燥熱。

大腿翹著二腿, 手里的扇子有一搭沒一搭的扇著。

當小丫頭梨花走進來時, 不由的臉上一紅, 世人都說少爺是個廢材, 他也的確是個廢材, 可少爺的容貌卻是無可挑剔的。

只見他斜躺在一顆梨花樹下, 點點花瓣落于他的發上, 眉間, 他也不拭去, 只輕閉著雙眼。

他似乎睡著了, 很安靜, 黛眉如劍, 鼻梁挺直, 濃密的羽睫輕輕遮蓋住了眼睛, 雙唇輕輕抿著, 如初春枝頭綻放的桃花。

即使她天天都能見到少爺, 也不免會被驚艷到, 閉著眼睛的少爺, 極為俊俏, 不帶一絲凡塵之氣, 一頭略顯凌亂的長發用一根藍色緞帶隨意的扎了起來, 衣服是洗的發白的家常舊衣。

這些非但不讓他顯得不修邊幅,

反而更添一種極致的慵懶貴氣。

看來上天還是公平的, 在奪走你能力的同時, 卻賜了一副驚世容顏給你。

不過, 說實話, 閉著眼睛的少爺比睜開眼睛的少爺好看, 而且好看多了。

閉著眼睛的少爺, 眼睛里總帶著一種卑微的怯懦, 庸俗的討好。

這就讓他的美貌打了許多折扣。

可是就在昨天, 她覺得少爺變了。

唯恐驚擾到云七睡覺, 她端著餐盤輕手輕腳的走了過去, 將餐盤放在旁邊的石桌上, 她想叫她起來吃早飯, 又有點不敢。

躊躇間, 云七忽然睜開了雙眼。

“梨花, 今天你做了什麼好吃的?”

她望了望桌上擺的整整齊齊的小碟, 很是滿意的點點頭, 沖著梨花微微一笑。

要說這府里, 她這音彤院待遇最差, 聶蓁蓁的清風院也好不到哪里去, 通常送來的東西不是餿的, 就是別人吃剩下, 好在梨花和啞婆婆是廚藝高手。

她們總能利用一些不起眼的食材做出一些可口的東西。

尤其是梨花這個小丫頭, 天生做廚師的料, 她做出的來東西就是和別人不一樣。

她不知道, 她一睜眼, 把梨花震呆了。

這雙眼, 早已褪去怯懦和庸俗, 仿佛凝聚了天地之精華, 璀璨明亮, 仿佛凝聚了冰川之雪, 清澈冷冽, 又仿佛是從地獄走出來的,

帶著一種駭人的邪魅。

如果不是連做了三天的心理建設, 梨花幾乎以為她家少爺被人調包了。

還有那抹微笑, 融合了邪肆與純美。

她竟不知道如何去形容她家少爺了。

“梨花, 你發什麼呆?”云七伸手在她眼前揮了揮。

“哦, 少爺, 對……對不起……”梨花紅著臉, 開始磕磕巴巴的介紹起來, “這是拿……玉……玉米粉做的珍珠小丸子, 這是今年收集的桃花, 做的桃花酥, 這是……”

她一一介紹起來。

“還有這一碟, 是老爺命人送來的血燕粥, 很養人的。 ”

“嗯, 不錯。 ”云七嘗了一口桃花酥, 稱贊道, “梨花, 你的廚藝真是越來越好了。 ”

“這……這都是奴婢應該做的。 ”梨花喜的紅透了臉, “不過手藝再好, 也不及這血燕粥來的滋補。 ”

“我卻說血燕粥再好, 都不如梨花做的美食好。 ”

“……謝謝少爺夸獎, 呵呵……”

梨花都不知道如何表達她了。

梨花張著大嘴, 目瞪口呆的看著她。

大盛王朝以瘦為美, 從前的少爺為了保持身材, 吃飯都是要論顆數數的, 也就昨晚看她吃的多了點, 今早她才敢嘗試著做了這麼多, 本以為少爺會罵她, 沒想到竟吃完了。

她好有成就感哦。

云七吃飽喝足之后, 肚子有些脹, 她準備去花園逛逛, 再順便鍛煉鍛煉。

她一向喜歡獨來獨往, 就打發了梨花去做別的事,

自己一個人去了花園。

比起音彤院的小花園, 云府的花園就大多了, 也氣派多了。

花香正濃, 蝶蜂紛紛, 處處姹紫嫣紅。

云七盡情的呼吸著古代的新鮮空氣, 頓覺全身松泰, 一片舒暢。

在末世, 不至食物, 連空氣都是有毒的。

末世的人類已適應了有毒的空氣, 但對于新鮮空氣還是有著無比的渴望, 況且每呼吸一回新鮮空氣, 能量值就會大大提升, 有許多人都會花重金去稀有的沒有被污染的地方去呼吸干凈的空氣。

她獵殺一只喪尸或變異獸, 取得五級藍晶核體, 也只夠呼吸一回新鮮空氣, 可見這新鮮空氣有多麼的彌足珍貴。

終于, 可以毫無顧忌的呼吸了。

正想著, 忽聽到有說話聲傳來。

“五姐, 你不要生氣, 那個賤種不過是個廢物花癡, 不值你動如此大的肝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