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32天下第一美男

“你這丫頭, 怎麼一口一個老子?”

“什麼丫頭, 老子是純爺們。 ”

他看了看她, 若有所思的上下打量一番, 點點頭道:“從某些方面說, 你的確像個純爺們。 ”

“哪方面?”

“一馬平川。 ”

“……”云七氣結當場。

“好了, 七七。 ”他站起了身, 身子微微傾向她, 云七頓感一陣壓迫的氣息傳來, 他冰涼卻又帶著磁性的嗓音在她耳朵邊淡淡響起, “這樣吧, 既然我看了你的腳, 那我就請你吃飯吧, 讓你的朋友一起來也可以。 ”

云七本來想堅貞的拒絕, 轉念一想, 不吃白不吃, 而且還要狠狠的敲一頓竹杠以報今日之辱, 哼!吃死他!

又只是剎那, 所有人都恢復了原來的動作。

“咦?阿七人呢?”唐繼元清醒過來, 一眼就瞧見旁邊的坐位空了。

“對呀, 我家云七呢。 ”趙燕染眨巴著眼睛, 一肚子疑惑, 剛剛他有種不對勁的感覺, 好像自己睡著了一樣。

“阿七, 你剛跑哪兒去了?”唐繼元正要起身去找, 就見云七笑瞇瞇的走了過來。

“湯圓, 小十三, 走, 跟我吃好吃的去!”云七一揮手。

“去哪兒吃好的啊!”趙燕染云里霧里。

“反正有個冤大頭要請我們吃飯, 今天一定要吃這店里最貴的, 吃死他。 ”

“好好好。 ”唐繼元天生吃貨, 一聽有好吃的, 樂的眉開眼笑, 腳一頓笑道, “我聽我爹說, 這里的武夷山大紅袍最貴, 小小一杯就價值千金, 還有一種用魚翅, 燕窩做的什麼一品鍋也貴的要命……”

唐繼元說著就要流口水了, 他家雖然有錢, 可他跟云七一樣都是窮人, 這些好東西平常連想也不敢想的。

“好, 就先來個十壺八壺大紅袍, 然后再點上十鍋八鍋的一品鍋……”

“啊?”趙燕染咂咂舌。

他對吃的不大感興趣, 不過他知道這大紅袍和一品鍋的價錢, 每樣來十份, 這價錢連他都吃不起, 那冤大頭能付得起錢嗎?不忍掃了云七的興致, 忙笑問道:“云七, 那冤大頭是誰呀?”

“不認識。 ”云七搖搖頭, 又道, “不過有一個人你肯定認識,

就是天縱國的晉王姬遇。 ”

“哦, 他呀。 ”趙燕染放下了心, 晉王可是個有錢的主, 他在天縱又權勢滔天, 連太子哥都想巴結他, 不愁他付不起帳, 不過他還真有些好奇, 這晉王是如何得罪了云七?

按理說, 這兩個人八竿子也打不著呀, 難道晉王和他一樣也有了結交云七的心思。

嗯嗯, 他眼光就是好, 看中的兄弟果然非同凡響, 輕易不出手, 一出手就宰的那晉王大出血。

很快, 三人就來到紫衣男子所在的包間。

當趙燕染和唐繼元看到蘇蓮月時已驚為天人, 再一看到紫衣男子, 兩個人的下巴差點磕到地上去。

這男人是吃什麼長大的?

怎麼能生出這樣一副令人神共憤的樣貌。

妖孽啊妖孽。

比娘娘腔云七……哦, 呸, 比他們家風流瀟灑, 玉樹臨風的云七生的還要好看三分。

他們沒什麼文化, 自然找不到詞來形容, 只覺得此男好看的天上有, 地下無。

若非要挑出一點毛病來, 就是這個紫衣男人給人的感覺太陰冷了些, 臉色帶著一種病態的蒼白。

難道這紫衣男子是軒轅榜上排名第一的美男蘇蓮月?

可傳聞說蘇蓮月生的不是像仙人一般嗎?可這個紫衣男人不像仙人, 像妖孽!

他旁邊的這個白衣男子倒像個仙人, 其實論五官白衣男子也不比紫衣男子輸到哪里去,

輸就輸在了睥睨天下的氣度上。

“來來來, 云公子, 快讓你的朋友一起坐下啊!”姬遇熱情的招呼起來, 還十分殷勤的替云七拉開了椅子, 看的趙燕染一臉懵逼。

聽聞晉王為人十分傲慢, 不要說太子, 就是父皇跟他說句話, 他也是愛搭不理的, 沒想到他竟然替云七拉椅子。

厲害了, 云七。

云七對姬遇可沒什麼好印象, 她沖著他翻了一個大白眼, 冷淡的說了一句:“不勞你費心!”

“費什麼心呀, 來來來, 我來介紹一下!”姬遇笑指著蘇蓮月道, “這是我家蘇蓮月蘇公子。 ”

“什麼?”趙燕染和唐繼元驚的無所不以, 真的是軒轅榜上天下第一美男蘇蓮月哎!

傳聞蘇蓮月是藥圣的徒弟, 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醫術高超, 能生死人肉白骨。

他們何其有幸, 活著的時候竟然能見到軒轅榜天下第一美男, 果然名不虛傳。

他們客氣的跟蘇蓮月打招呼道:“蘇公子好。 ”

蘇蓮月溫和笑道:“你們好!”說完, 又看向云七, 清淺一笑, 很有禮貌道, “云公子好。 ”

云七撇撇嘴:“好個毛線!”

不是云七不懂禮貌, 而是蘇蓮月惹她在先, 剛剛就是這個長得一臉無害的蘇蓮月點了她的穴位, 將她拎到這破男人身邊, 害得她莫名其妙的被人脫了鞋襪,

她沒揍他已經很給他面子。

當然, 就算她想揍, 她也打不過他, 否則還等到現在, 她早就下狠手了。

蘇蓮月知道云七心里有氣, 只笑笑不再說話。

打完招呼, 趙燕染和唐繼元雙雙都看向云七, 二人心里都在嘀咕, 這一下云七不會又看上蘇蓮月或者這紫衣公子了吧?又或者兩個一起看上了?

這兩個可都是一等一的絕色美男啊!比排名第五的太子強多了。

啊, 呸!

他們怎麼能用這樣齷齪的思想去他們家云七, 他們家云七絕對不是好色之徒。

正想著, 姬遇又開始介紹。

“這是我們家……九爺。 ”

兩人又看向紫衣男子, 雖然不知道這人的身份, 光看他的長相和渾身氣度, 再加上能令晉王恭恭敬敬叫聲爺的人, 其身份絕對高貴的難以想像, 憑他們兩個沒見過多少世面的眼界, 自然是想不出來。

也不知怎麼回事, 在和九爺說話時, 這兩人明顯感覺到有種強大的壓迫感, 他們立刻變得拘謹而敬畏起來, 恭身施禮道:“九爺好。 ”

九爺淡漠的“嗯”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