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116打死他,替天行道!

“聶蓁蓁, 你給我閉嘴, 你算個什麼東西, 主子說話, 哪有奴才插嘴的份!”

朱逸群大聲喝斥。

“二夫人……”

論身份, 她雖是側夫人, 其實在府里比姨娘都不如, 她一張美貌無雙的俏臉立刻漲的通紅。

“娘親, 你勿要和一頭豬生氣, 不值當。 ”

“云七, 你說什麼?”朱逸群臉色氣的鐵青, 伸手指著云七道, “再怎麼說我也是你嬸嬸, 你敢出言辱罵長輩?”

“哦, 不……你怎麼是一頭豬呢?”云七不怒反笑, 深若幽潭的眼睛在朱逸群身上掃了一圈, 哈哈笑道, “你叫朱逸群, 可不就是豬一群麼?你可真夠厲害的, 一個人就是一群豬。 ”

“……”朱逸群一開始還愣頭愣腦沒反應過來她名字有什麼不對,

后一想, 頓時氣的臉如豬肝, 一雙眼睛像金魚似的鼓鼓瞪著, 額上青筋暴疊, 怒到五官扭曲, “放肆, 你敢休辱我的名字是豬!”

看著她氣的七竅生煙的樣子, 云七覺得十分好笑, 她挑挑眉毛道:“看來嬸嬸你還不覺得自己是豬, 也是……”云七點點頭, 清淺的雙眸閃過狡黠, 輕笑一聲, “你挺有自知之明的, 知道別人說你是豬, 其實是侮辱了豬, 我看你干脆改個名字吧, 就叫豬不如, 挺合適你的。 ”

“噗嗤……”啞婆婆忍不住笑了出來。

聶蓁蓁很是擔憂的看了云七一眼, 在她耳邊小聲道:“七七, 休要真的惹惱了你嬸嬸, 我怕……”

“娘, 你就不要杞人憂天了嘛。 ”云七知道聶蓁蓁膽小, 勸道, “一個連豬都不如的東西, 有什麼好怕的。 ”

“你你你……咳咳咳……”朱逸群從小到大哪受過這等休辱, 氣的全身顫抖, 咳嗽不止, 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 她暴跳如雷, 大喝一聲, “去死吧!云七!”

她只聽說云七變得怎麼怎麼厲害, 可是從來沒有真的相信云七的玄力會超過她, 打敗了唐繼思算什麼, 唐繼思的玄力只達銀玄七品, 根本不夠她一指甲蓋彈的。

再說, 在挑戰賽上根本沒有看到云七出手, 說不定就是傳聞中那個姬遇暗中相助的,

她怕他做什麼!

今天, 她來找他只是氣不過他突然從一個被墊在腳底任人踩踏的草包廢物變成了天才少年, 而她的兒子云飛涯還是那個草包。

回了娘家, 就連一向疼愛她的父親都怨怪她教兒無方, 她那個尖酸刻薄的二嫂更是出言譏諷, 說什麼飛涯再不濟, 也比云七強了不知多少倍, 怎麼一個身份下賤的姨娘都把本以無藥可救的草包庶子教好, 她堂堂一個出自名門的正派夫人, 連個兒子都不會教, 傳出去讓人聽了笑話。

當時, 氣得她與二嫂大吵一架, 接連幾天都沒有說話, 只到傳來了云七被打入天牢的消息, 她才揚眉吐氣的主動找二嫂說話:“二嫂, 你不是說聶蓁蓁會教育兒子嗎?結果把兒子教育成了殺人犯, 被關進了天牢, 哈哈……”

二嫂被堵的啞口無言, 她心里痛快之極。

現在好了, 云七被放了出來, 她哪里還有臉再回娘家, 回家還不被二嫂嘲笑死。

她找云七, 只是逞一時不忿想教訓他一頓, 沒想到反被云七出言休辱, 今日她這個都嬸嬸的就是打死他也不為過。

周身金玄之色暴漲, 金色的光迅速充斥朱逸群全身, 殺氣騰騰, 欲直取云七性命。

“七七, 當心……”

聶蓁蓁驚恐的想要去擋。

“……”

啞婆婆臉上笑容一僵,

駭的面色全無, 一把拉過聶蓁蓁, 自己擋到了二人面前。

“唉——”

云七無奈的搖搖頭, 娘和啞婆婆為她好是真, 可是不相信她的實力啊, 她云七有這麼low麼?

忽然, 一陣強悍的金玄之氣如狂風疾雨般直掃而來, 啞婆婆眼一閉, 心一橫, 直接伸手去擋。

沒有預想的中手骨震斷, 心肺震碎, 只是感覺到頭上碎發飄了一下, 然后, 睜眼一看, 不知何時, 云七已經從她的身后走了出去。

只看到云七一個干凈利落的回旋踢, 直接踹向朱逸群的腹部, 朱逸群被一腳踹中肚皮, 周身金玄之氣剎時煙消云散, 她疼的身子一縮, “啊——”的慘叫一聲, 然后呈弧形飛啊飛, 飛啊飛, 直飛了將近了幾百米遠, 朝著云府前花園砸去。

“轟!”的一聲巨響, 屋漏偏逢連夜雨, 朱逸群直好砸到了花園種植的一小片仙人掌上, 被扎成了一個大刺猬。

能?!

院外躲著想要看好戲的薛姨娘, 云雪霜以及韓智蘭屋里派來探聽消息的丫頭, 一個個驚的張大到能塞下一枚大鵝蛋的嘴巴, 呆怔在那里。

云七就算再厲害, 怎麼可能一腳踹飛金玄二品的朱逸群, 就算是老爺云正風也不能有這樣的實力啊!

玄力如此強大的云七, 就算想在云家橫著走,

也沒有敢攔。

“下次誰敢找老子的麻煩, 朱逸群就是下場!”云七收回腳, 素手纖纖, 撣一撣衣袖, 然后雙手環臂, 睥睨了院外一眾跳梁小丑, 冷喝一句, “都給老子滾吧!”

薛姨娘抖抖豁豁的拉著云雪霜就要逃走, 臨逃之前, 云雪霜大著膽子偷偷往云七的方向一瞧, 發現她略顯單薄矮小的身形瞬間高大無比。

“七少爺, 七少爺, 你回來, 你終于回來了……”不遠處, 急急跑來兩個丫頭, 梨花更是, 她一直替原主記得。

寧睿卿不為所動, 聲音剛直:“卑職不是誰的鷹犬, 卑職只是做好份內的事!”

“你?”

云七揚起拳頭想打他, 想想, 又放下了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