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120周姨娘的心思

第二天一早, 清風和煦, 天氣甚好。

云七睡了個飽覺, 梨花和嬋娟都在春風福利院, 春銘也回去了, 她身邊一個侍侯的人都沒有。

她獨來獨往慣了, 沒人侍侯反而覺得舒服。

起床之后洗漱完畢, 隨便吃了點早餐, 就打算出門了, 出門的時候遇到云雪柔, 云雪月, 云雪佳, 云雪霜姐妹四人, 這四人正要去看望被氣的臥床不起的韓智蘭。

云雪佳和云雪霜見到她如見了鬼一般, 一溜煙的就跑, 云雪月蔫蔫的和云七打了聲招呼, 云雪柔一直沉默的站在云雪月身邊, 單沖云七點了點頭。

云雪柔與云雪霜同為薛姨娘的女兒,

性格卻大相徑庭, 云雪柔就像木頭樁子, 在府里存在感極低, 就連她的親娘也完全忽視她的存在, 好像只生了云雪霜這麼一個女兒。

云七與這些姐妹本沒有什麼情份, 打過招呼就直接走了, 出了府, 上了馬車就準備到城東去接端木憐星與趙燕染兄妹二人匯合。

馬車噠噠, 走了不到一小半路, 后面就有輛馬車追了上來。

有一雙小小的手, 掀開帷裳不停的叫喚。

“七哥, 七哥……”

云七聽到有人在叫她, 她轉頭掀簾一看, 就看到一張清秀稚嫩的小臉蛋。

“阿忠, 停車!”

阿忠從前是唐繼元身邊的馬夫, 自從唐繼元死了, 他就離開了唐府來到云七身邊。

“吁!”

馬夫阿忠趕緊勒停馬車。

云雪婷還是從理上都說不通。

從情, 她一直阻止女兒與云七接觸太多, 怕招致橫禍, 從理, 她讓一個少爺弄一個姨娘離家出家, 徒惹非議。

不僅如此, 這件事弄不好還會給云七惹上大麻煩, 因為她真正的意圖并不是永遠待在春風福利院, 她想找一個合適的機會, 帶著女兒離開興都城。

一旦云正風歸來, 發現小妾和女兒都不見了, 云七不可能能置身事外, 可是除了云七, 她又不知道要去找誰幫忙。

聽云七這樣說, 她無法接口。

側夫人終歸還是要回到云府,

而她是再也不想回去了。

“娘親, 你怎麼又不說話了?”云雪婷搖了搖她。

“……我。 ”

“姨娘, 你是不是和我娘不一樣, 她只是暫時離開云家, 而你不是?”

“……”

周姨娘咬了咬牙, 點頭默認了。

“這件事讓我好好想想, 三天之后就給你答復。 ”

給周姨娘三天時間, 夠她來告訴自己她到底為什麼要離開云家, 她出去之后又靠誰而活?

若沒有一個能說服她幫她的理由, 她不可能就這樣稀里糊涂的把人弄走。

“奴婢多謝七少爺。 ”如果云七真的不肯答應, 她也沒有可埋怨的, 只能怪造化弄人, 她身不由已, 她又轉頭摸了摸云雪婷的頭, 叮囑道, “娘親去寺里燒香了, 你跟你七哥好好游玩, 回來時, 娘親還在這里等你。 ”

“嗯。 ”

云雪婷用力的點點頭。

周姨娘又跟云七辭行之后就離開了。

“……哈哈, 我終于可以自由自在的跟著七哥云玩嘍了。 ”云雪婷小孩子心性, 想的沒有那麼多, 她伸展開雙手, 歡脫的像只逃離囚籠的小鳥兒, 兩只眼睛晶晶亮的看著云七, 甜兮兮的笑道, “七哥, 如果可以, 我想一直一直跟在你身邊, 你說好不好?”

云七笑著看她:“傻丫頭, 等你長大就嫁人了, 怎麼會一直一直跟著我。 ”

云雪婷嘟些了小嘴兒:“你這話怎麼說的跟我娘一樣。

”頓一頓, 天真道, “我娘還說, 如果嫁人, 最好能嫁給自己喜歡, 也喜歡自己的人。 ”

云七揉了揉云雪婷的包子頭, 笑道:“你娘說的沒錯, 嫁人就嫁彼此相愛的。 ”

“可是七哥, 這天下這麼大, 婷兒要到哪里去找自己喜歡, 他又喜歡自己的人呢?”

“等你長大了, 你就會遇到了。 ”

“那七哥你有沒有找到這樣的人啊?”

“我?”

云七腦海里忽然閃現出一個人的影子, 那人傲慢又自以為是, 還是個動不動就喜歡搶人錢財的強盜, 現在又莫名其妙的失蹤了那麼久, 連一點消息都沒有, 想來就來, 想走就走, 真的很過分。

若非要說他有什麼優點, 也就長得好看一點。

忽然, 一個激靈, 她甩了甩頭, 在這個時候, 她為什麼會想到他。

嗯, 一定是因為他救了端木憐星, 她一直都找不到機會謝謝他, 她才不會喜歡這麼自以狂帥酷霸拽的男人。

想到此, 她堅定的搖搖頭:“沒有。 ”

“那等婷兒長大了, 就嫁給七哥好不好?”云雪婷眼睛更亮, 笑的更甜了。

“……噗。 ”云七幾乎要絕倒, 抄手看著她, “傻瓜, 我是你哥, 哪有妹妹嫁給哥哥的。 ”

除了她是她哥, 她還是個女人好不好!

“哦。 ”

云雪婷失望的垂下了眼瞼。

她的失望很快就淹沒在向往出游的快樂之中, 很快, 云七就接到了端木憐星,

原以為是江夫子送她下山的, 結果她屁股后頭跟的是李通, 站在端木憐星身后的李通, 臉都笑成了一個大大的向日葵花。

又走了不到一刻鐘的路就到了匯合地點, 本來人多, 要坐兩輛馬車, 趙玉姝一見云七, 就像橡皮糖似的粘住不肯放松, 非要同云七同乘一輛馬車。

云雪婷對其他人都不甚熟悉, 自然也要跟云七坐在一起, 至于端木憐星, 云七把她當成了蕭青朵, 肯定希望和她待在一起。

端木憐星當然也更希望和云七在一起, 李通好不容易才逮著機會能陪端木憐星出來玩, 不舍得有片刻的分離, 強烈要求不如大家擠擠, 同乘一輛馬車就行。

這樣的想法, 和趙燕染不謀而合。

雖然到清泉山莊的路途不算遙遠, 但也至少要半個時辰以上, 他可不愿意和李通這個傻大冒兩人大眼瞪小眼的坐在一起。

于是, 一輛馬車烏烏泱泱擠滿了人。

三個小姑娘很快就混熟了, 端木憐星還好些, 她本來就話少, 趙玉姝和云雪婷就不一樣了, 這兩個人活像完全放飛的小鳥, 一路上嘰嘰喳喳個沒完沒了, 直吵的云七腦仁疼。

“云七, 你頭疼啊, 來, 我給你揉揉。 ”

在云七面前, 趙燕染從來都會忘記他的楚王身份,

討好的伸手就要來替她揉太陽穴。